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维勇/abo/生子)成长那点小事(完)

水色伊然:

维勇女儿中二期的故事


完结撒花~


下周更论坛体和2500粉点文~


哈哈哈哈我终于又完结了一篇!




前文走链接→(维勇/abo/生子)成长那点小事(上)(中)




………………………………………………………………


6.


维克托惊讶于安菲娅的想法,十分心动然而否决了。


“有你就够了。”他是这么解释的。


安菲娅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有你就够够的了,再也不想多出一个人来分享勇利的关注了,亲生的也不行。


或者说,这句话由维克托对勇利说比较合适:有你就够了。


可不是嘛。


 


但是这会儿安菲娅却非常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有着维克托那样烟灰色头发或者水蓝色眼睛,可以被她牵着在冰场上转圈圈,她会努力当一个好姐姐——就算他或者她将来很有可能长成一个味道难闻的alpha而不是香香软软的Omega。


她开始缠着勇利,如果是勇利想要个孩子的话,维克托怎么可能拒绝,是吧?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勇利满脸通红地看着一脸认真找他要弟弟妹妹的安菲娅,怀疑是某个坐在沙发上闷笑的男人给她灌输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思想。


“他们都有兄弟姐妹的。”安菲娅一口气说出了几个好朋友的名字,以表示身为独生女的自己才很异类。“连光虹叔叔那儿都可以生二胎了,我为什么不能要个弟弟妹妹?”她回忆着自己曾经缠着勇利要养兔子的样子,摆出了一副十分期待地表情。


勇利有点头疼,不不不,亲爱的你难道以为养个小孩子会和养兔子一样吗,不要用这种眼神看他了,他最怕这个,完全抵抗不了,只好向另一位家长求助:“维恰……”


维克托忍住了笑——如果不是他肩膀还在抽的话,正色道:“那是你女儿的主意,不是我教她那么说的。”


所以她现在就变成了“我的”女儿了,是不是?昨天她期末成绩拿第一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而那边突发奇想的女儿还在一个劲儿地保证自己会做一个好姐姐,会好好地照顾弟弟妹妹。


我还没打算生呢!


那一瞬间勇利觉得马上飞回日本带学生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她有点敏感。”维克托和勇利单独相处着说起这件事,“分化期加大了她的敏感程度,过去了就会好的。”


而勇利则显得有些愧疚:“我们对她的关心还是太少了,当年……”


当年,安菲娅自然不是一个意外出生的孩子,她是在合理计划与满满的期待中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只是当年,维克托满世界飞着比赛,勇利也在为专职做教练而做准备,两个毫无经验的爸爸忽视了女儿的感受,他们简单地以为养孩子就是那么一回事,后来发现完全不对。


好在还很及时,在她一岁的时候他们调整着收缩了自己的事业心,开始抽出时间和精力在可爱的小女儿身上,然而敏感的玻璃心已经养成,这让他们一直不敢要第二个孩子,怕安菲娅会多想。


而且把一个孩子养成材是需要太多心血和责任感的事,在安菲娅成年之前,他们没有信心再教养一个。


但是现在看起来,或许可以考虑考虑?


 


在安菲娅的期盼中,她终于在第二年得到了她想要的生日礼物:一个好消息,她就要做姐姐了。


维克托买了一大堆书,胎教的,婴幼儿知识的,和安菲娅一起研究。


“你出生那年他也这样,”勇利对眼前的场景丝毫不陌生,“附近的书店要被他买空了,他坚持认为孩子生下来之前做家长的就要多学习。”然而女儿出生后,他们俩过的那段鸡飞狗跳的日子深刻地说明了,纸上谈兵是没有用的。而那时候信誓旦旦地觉得自己掌握了养孩子的技巧的维克托在那段时日里大受打击。


大概算他为数不多的挫败。


“但是有准备总比没准备的好。”安菲娅这次和维克托站一条战线,他俩翻着书讨论着,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对于做爸爸和做姐姐这件事,他俩紧张得太明显了。


 


7.


即使过去很长的时间,安菲娅都要承认自己那段日子有点傻。


她向维克托讨教着,商量着宝宝出生之后的生活细节,从他那里听来了很多她刚刚出生或者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的事情。没有去思考过,如果她不是维克托的女儿,那么他的关注点应该更多的在勇利的身上,而不是她。他甚至能回忆起她被护士从产房里抱出来的细节——以一种甜蜜的叙事口吻。


而当护士从产房里抱出了她的弟弟,那个看起来虽然红通通皱巴巴,但是却好像在背后插了一对小翅膀一样的婴儿,当她看到他的时候,终于能够明白维克托的语气为什么能那么甜蜜了。


因为那就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孩子。


维克托和勇利的小儿子,她的弟弟,他们血脉相连,真真正正的一家人。从这一天起,她和维克托也将因为他而紧紧维系起来。


勇利被转到了病房里,他看起来累坏了,但还是强打起精神望着床边的父女俩:“你们看见他了吗?”


“当然。医生说他很健康,现在正在你旁边的小床上睡觉呢,你还好吗?”维克托握着他的手,说的话有点语无伦次。


勇利也握紧了他的手,转而看向注意力都被小床上那软软的一团吸引过去的女儿:“安菲娅?”


“他……太软了。”安菲娅嘟囔着,“爸爸刚刚让我抱来着,但是他太软了,我不敢碰他……”


看样子并没有很排斥,勇利彻底放下心来,虽然安菲娅一直对这个孩子感到很期待,但是勇利不确定当他真的生下来之后安菲娅会不会感到开心。然而现在安菲娅显然没有向勇利所担心的那样,接受不了家里的新成员。


事实上她高兴坏了。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她这么保证着,握住了维克托和勇利相握的手,一双眼睛亮闪闪地,偷偷地打量着维克托:“所以我们终于成了一家人了是不是!”


没头没脑的话让维克托一愣:“嗯?什么?”


安菲娅这会儿已经高兴地没法思考了,她开心地宣布着:“就算我不是维克托的亲生女儿,但是现在我们也是一家人了是不是!”


维克托有几秒钟的茫然,不确定是不是前几天和披集一起来的季光虹是不是对自家女儿说了些什么,比如说“你是你爸爸们从门口捡回来的”之类的。但是从安菲娅四岁那年非要去门口蹲守等“亲生父母”之后,他们就不再那么逗她了。


“你觉得你是谁家的孩子?”勇利问。


“不知道,你想要告诉我吗?你和谁生的我,不,我不想知道。我爸爸就是维克托,我不想知道我是谁和你生的。”安菲娅不假思索地说。


勇利,和谁,生的。


这几个词儿光是在空气里晃一下就让维克托感觉自己的神经被狠狠的牵扯了一下。


 


空气里突然的安静了让安菲娅有点不安。


她忽然反应过来,刚刚她好像不小心说漏了嘴,那个她一直放在心里的秘密,在这个时刻被她说了出来。


然而,没有关系的,她想,随着这个孩子的出生,她的弟弟终于将她家庭里残缺的一块补齐了,他们将会是完完整整的一家人。


她会告诉他们,她真的爱他们。


当她深吸一口气,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她听见勇利的声音传来:“维恰,我现在实在没力气揍她了,你来吧。”


什……什么?


 


安菲娅·尼基弗洛娃在第16岁的时候挨了人生中第一次打。


她的父亲,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毫不留情地把她按着揍,她的另一位父亲,胜生勇利,生气地坐在病床上看着,她的弟弟,还没有取名的·尼基弗洛夫在旁边睡得正香。


她父亲身体力行地教育她什么叫一家人,以及,中二病什么的要早点治。


这个教训可真是够深刻的。


 


8.


“我该庆幸他们没揍你脸么。”尤里绷着脸给安菲娅扎辫子,“不然那可就好玩了,大奖赛金牌得主肿着一张脸去滑表演滑。你可以像你老爸那样给全世界一个惊喜。”


安菲娅捂着耳朵:“哦,别说了,尤里奥叔叔……”她已经觉得够羞耻的了,昨天被两个父亲拎着狠狠教育了一个晚上,她劝勇利去休息也被拒绝,天知道刚生完孩子的他怎么有那么好的体力。


“可惜我没看到维克托当时的那张脸。”尤里努力想象着维克托当时可能会有的表情,对于自己居然没有亲眼看到并且嘲笑对方这件事感到非常的遗憾。


“他气坏了。勇利爸爸也是……”安菲娅还从没看过一向温和的勇利这么生气过,“我不该怀疑他的……”现在想起来自己真的是傻透了。


尤里对此嗤之以鼻:“你不会以为他生气的是你怀疑他出轨这件事吧?”


“难道不是吗?”安菲娅疑惑。


“那个炸猪排饭生气的只是,你居然敢把维克托想象得那么可怜。”尤里的表情十分地不满,“他连别人说维克托会赢不了比赛都受不了,结果亲生女儿却怀疑维克托会被人戴绿帽子……如果真的有人敢的话,炸猪排饭是第一个上去抽死他的你信不信。”


安菲娅眨眨眼,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她需要好好消化。


尤里戳了戳她的额头:“你难道不知道你家墙上到处挂着的,恶心死了的维克托的照片是谁挂的吗?你还敢在炸猪排饭面前把那个维克托想得那么可怜?”


那难道不是因为维克托自恋吗……安菲娅感觉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欺骗。


 


“所以呢?”尤里终于给安菲娅扎好了辫子,“你那个奇奇怪怪的脑袋瓜子里,所想的,‘血缘的另一半’,是谁?”


安菲娅给了他一个可可怜兮兮的,又意味深长的眼神。


尤里get到了。


“好的,很好。”尤里干巴巴地说,“你现在最好快点去换衣服,不然我想大奖赛女单冠军被教练揍到没法出席表演滑大概就会是明天的头版头条了。”


安菲娅抱头鼠窜。


她昨天挨的打已经够多了!


而且她昨天才拿了金牌!


有比她更悲催的冠军了吗!


 


什么?她从来没有说过她拿了冠军的事?


那不重要,反正她也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花滑冠军而已啊。


对比起家中展示柜里的金牌来说,她要走的路还很远呢!



评论
热度 ( 1455 )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