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维勇】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沧蓝生烟:

*想了很久的标题最后还是用了被用烂的那一个


*第11话衍生&偶遇梗全程意识流……6800+的字我也不知道摸出了个什么(顶锅盖跑


*其实都来自那个向kubo老师询问第十二集剧透的twi


【你们会在十二话中看到他们的未来和今后的偶遇】


*大奖赛四年后,中间大段记忆穿插,对于滑冰是外行,有错请指出




————————————————






“接下来是来自日本的选手,胜生勇利。”


“这一季的比赛以爱为主题,知晓了爱而突破自我的男人,在最后的自由滑上能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


 


上冰,站定,乐起。


最后一次的yuri on ice。


 


“啊我们可以发现,最后的一场比赛胜生选手没有和教练尼基福罗夫先生一起出场呢,就连现在的围场外也没有反而是坐在了观众席上。”


 


维克托意料之中的答应了,但却感受得到那种沉默里透出的惶恐和惊讶。


真是……傻死了。


 


后外点冰四周跳和后外点冰两周跳成功。


后内结环三周跳成功。


后外界环三周跳成功


……


 


场内的掌声和呼声越来越响了,可是自己的感官却越来越模糊,耳边是滑行时带起的飒飒风声。


 


“后内点冰四周跳!成功!太棒了胜生选手成功完成了,把这种动作留在最后的关头这可是连他教练都没完成的壮举!”


 


音乐戛然而止。


成功了吗?


 


完成动作的定格,勇利顺着手臂延伸出去的曲线,再次锁定了那个位置。


可是没有人在了。


 


鞠躬完毕后画出冰场遇见了尤里一脸凶相的表情,然后才等来匆匆从观众席跑下来的维克托,宝石般的眼睛里缀满了浩瀚星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抱了个满怀。


 


这是否是能让你说出“我最喜欢的人是勇利”的表演呢。


 


 


 


“嘀嘀嘀——嘀嘀嘀——”闹钟不合时宜的响起惊扰了一场好梦。


勇利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手拍停了闹钟,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晨曦的光绕过厚缎的窗帘横贯过昏暗的空间把它割裂开,碎成两块。


 


为什么突然地又做了这个梦呢。


 


那是四年前的事了啊。


那年他爆冷成为冠军,当然也不能说是完全的没胜算,毕竟他身旁的教练无异于是一块让人心安的招牌,他自己的状态也越来越好。只是在最后谁也没想过他的fs能绝地反击,总分赶超尤里吧。


那可是破了维克托sp记录的可怕的十六岁啊。


 


现在的尤里在去年维克托正式退役之后成为了首席,刚刚二十的他比原来更耀眼了,俄罗斯的妖精变得更蛊惑人有了俘虏人心的力量,无论是他的agape还是他崇尚的wild。在再一次缺少维克托并且是永久的的情况下,压抑的潜力全部都迸发出来,从这届大奖赛的第一场地区赛开始的势头就直逼第一而去。


 


说来,这四年里真的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啊。


 


先是他在夺得金牌的第二天宣布退役。日本人的美学,像是国花樱那样,盛放为了凋零,在最美好的时候走向终结,无异于是一件很美的事情。这是他后来才想到的或许和自己的血统有关的理由。当时只是觉得够了,已经很知足很知足了,无论是圆了自己的梦想,还是维克托相伴的八个月。


所谓黄粱一梦,终有梦回故里的一天。他不能再独占他了,他的冰场他的未来真的太大太大了,大到自己无法缩短,所见的永远只是冰山一角。


 


再是同年维克托归队,积极筹备下一赛季。


 


一开始的地区赛sp,fs分都没有原来那样惊人,一些人说是没调整好,但更多都是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朝代气数已尽”。


勇利看到这种的时候都会没来由的生气,明明维克托的身上有了新的光,那些人却全都看不见。还是说英雄暮年,戚戚然矣,怀着有些惴惴的心情看完他的每一场比赛,为他欢呼喝彩,一如当初。


一切舆论终止在复出第一个赛季的sp,刷新了尤里在去年创下的118.56。毫无疑问的冠军。


勇利在屏屏幕外突然觉得,他的神明大人又回来了,以这样的方式。


 


第二赛季,fs个人记录再次刷新也就意味着世界最高纪录再次向上。第二是JJ,第三是克里斯。


比赛结束后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宣布退役,克里斯他说的很轻巧,什么不服老真的不行了呢,现在小孩子越来越厉害了。整场记者发布会都很安逸带着包容和理解的气氛,克里斯还抱怨了一下维克托。说那个俄罗斯人不让他登顶就算了,连教出来的徒弟也这样。勇利没来由的红了眼眶,他曾真正和那些人站在同一个地方,期待同一个梦想,可是真的快要步入末尾了,这个他们的时代。


 


他这个时候已经受邀前往东京担任官方体育电视台的解说和顾问,大概是因为太久了,竟然也渐渐地能理解一点点当时维克托最后流露出的对冰场的渴望。有时做一些报道和解说,在直播间里也能瞥到底下冰场露出的一角白色,莫名的干渴喉咙发紧也泛着痒,渴望被风包裹席卷,渴望跳跃旋转,渴望冰刃冰面的摩擦,


渴望站在冰场上。


 


工作期间得到空了的时候会跑到附近的冰场滑一滑找找感觉,同事说都亏他的福现在日本的冰场是越来越普及了,他也还之一笑。没想到到最后滑的最熟的,是自己的《yuri on ice》也是维克托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分别的第三个赛季。维克托fs的选曲让人大吃一惊,是那个被捧上至高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赛前投递的时候和委员会交涉过,即便因为先前重新编过舞,但由于没有先例激烈讨论过很久,所幸最终还是允许了。


 


这场比赛的直播,勇利受邀担任嘉宾兼解说。赛前主持人还不忘调侃一下已经熟稔了的勇利。问他:“再一次看自己的教练滑这首有没有很激动?”


他笑着回答了“很期待”。


“那勇利还有没有和尼基福罗夫选手联系啊?他怎么会又选了这首歌?”


 


他怔了怔,然后摇了摇头“不知道呢,他一向都是这样出乎大家预料的。”


……不知道,真的不清楚,可有答案呼之欲出。那枚圆环还在他的指尖,熠熠生光。


 


事实证明,远超于期待。


音乐一起,勇利的脑子里就瞬间变的空白。飞快嘈杂的闪过那些他以为已经被尘封起来很久的往事。那样的十一年,那样的八个月。如果一个人的生命被概括成平均的八十岁。那么八个月只是其中的浮光掠影,除了惊鸿一瞥也再没有了其他意义,但也有一种说法叫做一眼万年。


从维克托向前伸手仿佛要抓住什么的第一个动作起,勇利的心就漏了一拍。就像是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剧烈的鼓噪着充斥上耳膜。和当初十二岁的第一眼不一样,如今的他就像是二次打磨过的瑰宝,从呈列柜冰凉的玻璃罩里走了出来。在琐事和生活中渐渐染上人间烟火。但这首曲子这样却也更让人心疼。


 


一向优美流畅的步伐依旧夺人眼球。身旁主持人时不时发出赞叹,用着日本女孩子特有的柔软的语调同另一位嘉宾进行偶尔的对话。


 


“真厉害呢!尼基福罗夫选手今年刚好三十岁。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发挥太可怕了。”


维克托,也已经有三十岁了啊……


“是的,所以舆论一直有传言说这赛季将是他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个赛季。”


“啊,真的好可惜。我从接触花滑开始就很喜欢他。”


 


前半段刚刚完毕,其实相比较于原来的版本,前半的改动并不是很大,跳跃也保持了原来的结构,除了开场的动作和前段的收尾突然变得缓和温柔起来的连续步。


主持人看不出,可勇利猛地心一揪,哪怕是相比较温柔愉悦的连续步里是深深的迷茫。这像是跌落凡间的神明,有了人的七情六欲,九罪八苦。推进到后半,愈发愉悦温柔的舞姿仿佛背景音乐流淌的不是低沉苦闷的不要离开,镜头拉近,很清楚的看到维克托在笑。那是他见过许多次的颜色,所以勇利知道,维克托是真正开心着的。


剥离了华丽与冰霜,这样近人的维克托几乎没有在冰场上出现过。


终于在越来越高涨的氛围内,后内点冰四周跳,成功着冰。


 


一瞬间低迷下来的身影划过整个冰场,双手缓缓平举,眸间又是刚开头的神色,孤高,苦闷,无法说出口的恳求。


冰上的帝王眼神扫过四周,然后慢慢暗淡下去。


 


联合跳跃成功。


耳畔又是一声惊呼。可勇利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像是什么东西狠狠扼住了心脏,再一寸又一寸的死死勒紧。


气闷,无法忍受的钝痛,难以呼吸。


棕红色的眸眦睚欲裂,眼球辛辣的刺痛让他不禁想闭上眼。做不到的,勇利自己心里很清楚。眼球传来的感觉一直在刺激痛觉神经,让人痛到几乎麻木的地步,他觉得他或许该有眼泪的。


 


节奏在伴唱的高潮里变得愈发压抑,维克托在冰场上的动作极快一晃神便又是下一步的跳跃。


跳接旋转,跪地滑行,直立旋转……


维克托慢慢再次伸出手却又在快要伸直的时候猛地缩回。镜头里他眉间微颦,银灰色的睫毛轻轻颤抖着。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滚过脸颊瞬间变得冰如刀割。


 


最后的后内点冰四周跳保持了原来的样子,落地后没有了先前那么哀伤到想让人哭泣的情感。一切又在一种失落的情绪包裹下重回缓和。


维克托双腿交叉站在冰面上,双手从胸膛缓缓举过头顶,十指向上仰头凝望。录播拍到那依旧在指尖的戒指,在体育馆的光亮下璀璨着。


 


水雾浸透了整颗眼球,终于支持不住负载一颗颗重重砸落。勇利才像是后知后觉似得抬手去摸,触及一片濡湿。


他哭了……吗?


 


后半开始主持人和另一个嘉宾也在没有了交流,现在两个人也好像没有反应过来似得。喘过气的女主持人一边转头一边道:“真是场让人揪心的fs啊……不愧是尼基福罗夫选手,那么……!!!”


说罢赶快向另一侧转头和那位嘉宾交谈并示意导播先不要切给勇利镜头。


毕竟舆论是会捕风捉影的。


 


然后啊?维克托当然赢了,fs的记录刷上了更高的境界。情感分直逼满分的表演也恐怕无所能及了。然后以30岁的年龄一身的荣耀光荣退役,几个月后突然爆出消息说给了尤里做教练,原因是雅科夫觉得力不从心。


对于这一点,勇利是不信的。


 


不过现在想来,虽然会很抱歉在直播上突然哭出来,但是那种疼痛还是细密的渗透进方方面面让他措手不及。


 


而今天,就是第四个赛季的决赛fs了。北海道很有幸的当做了比赛地点,勇利也被邀请在直播现场解说。


 


公式的刷牙洗脸吃早饭,下了电梯就见到电视台的车已经在外面等候了。作为电视台的人又是东道主,一早就要去场地做好预备工作,所以勇利他们到场馆的时候也不过才上午九点半。


 


前天的sp勇利因为有一些受寒就没有参与解说内容,上车时同事都关切的问了声,得到好多了的回答也就笑着点了点头说一句今晚加油。


 


加油吗……加油的其实不该是我才对。


前面听他们说起,尤里的sp得分稳居第一,如果没有问题金牌已经是收入囊中了。


这一赛季的主题是「相遇」,看得出来尤里也在一步步的成长,一点点沉淀变得更加夺目。20岁的尤里金黄的发留的略长,在脑后挽出一个小小的马尾。很多报道都评论他为下一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但本人所持的意见却是尤里·普利赛提只是尤里·普利赛提。


真相尤里会说的话啊,勇利不禁哑然失笑。长长吁了一口气,一直都这么自信啊,他。也只有这么耀眼的他才会成为能接替维克托的太阳,俄罗斯冬日的阳光。


 


其实不止一次的想过那首现在还在被外界津津乐道的,维克托上赛季的,新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很明显的,维克托心里有一个倾诉这场表演的对象。勇利曾天真的想过是否还能再见他一面。


分开时两人互相留了通讯号,但除了除了一开始几通的国际电话,后来只剩下了没有消息。勇利不是不想联系,只是不敢联系。还是怕惊扰他的事业,怕惊扰他的未来,所以选择退到维克托视线之外的角落里,默默注视。


 


很可惜,他以为会有一丝丝改观的又等候了一个年头,一个毫无收获的年。


 


一个下午忙忙碌碌的筹备工作终于完成。时间一到,勇利和另一位解说已经坐在了直播间里。


陆陆续续的,按照顺序进行着从第一个出场的总分第六位开始。勇利偶尔会因为一些精彩的跳跃和动作突然显得很激动,旁边的搭档带着打趣颇有些无奈的说:“勇利还真是喜欢花滑,一看到这么漂亮的动作,就会改变平时腼腆的样子呢。”又笑了笑,“很怀念吧?”


 


勇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了一句“是啊,毕竟很难忘。”,但对于后一个问题只字未提。


他看见尤里上场了,妖精散下头发,一身纯白的表演服,左臂到蝴蝶骨,右腰侧绕过后背到肚脐的位置采用了透视设计,露出姣好的曲线。从左肩到指尖由密到疏点缀湛蓝的宝石状的碎片,也在右腿的地方散开一片。乐起后的气质明显的让人觉得不同,在缓缓流淌的钢琴曲下,于是妖精成了天使。


 


尤里的表演可谓是美轮美奂,勇利又在直播间里瞠目结舌了好久。在搭档缓和气氛的“看到原来对手的改变有些吃惊。”的说辞下圆了回去。


天赋异禀的少年终于蜕变成完美的样子,他能蛊惑众生。


 


余光扫到围场外食指托着下颌一脸满意的维克托。维克托就像是打破了俄罗斯的诅咒似得,没有发胖,没有衰老,没有凋败。受光阴之神极度眷顾的宠儿,依然是去年退役时期的样子,优雅而清冷。


 


勇利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干涩,心底又翻出绵密的钝痛。深吸了两口气努力维持自己的情绪,投入进解说。


 


一旦融入进工作勇利就真正惊叹起尤里的突飞猛进,时间很快,一场fs不过几分钟。剩下的就是等分。当然那个第一的位置已经没有丝毫悬念。


 


勇利眼前出现的是尤里在领奖台的最高点举着金牌笑着挥手,哪怕画面里的维克托很小,但勇利也看得出来他在笑着鼓掌以及向尤里挥手致意。当然摄像机也给了这位传奇人物不少的镜头。


他的视线不在只停留在我身上了。


一闪而过的念头后勇利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哂笑,这项约定早就终止在四年前,现在才好好审视是否太晚。


 


颁奖仪式结束后,电视台的大家也都从自己的岗位上撤了下来,设备也基本收纳完毕。会场以一种可见的速度安静下来。他们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剩下的就是电视台的记者们的事了,于是在一个人缘很好的女子的主意下,一伙人突然性情高涨说任务圆满完成去吃夜宵庆庆功,勇利和解说的搭档一起走过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那女孩子回头一看是他们,立刻挥手示意一起去。


即便这些年过去了勇利还是不太会参加这样的活动于是选择了拒绝,而身边的人欣然同意。


 


所以他要一个人打车回宾馆,看着那群人勾肩搭背的往正门出去,混了四年电台和那么多年的比赛。勇利觉得这个节骨眼儿上走正门的都是好汉,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门外是怎样的阵仗在等待胜利者的出现。凭着不知道多少年前训练的记忆找到了偏门,走过一些弯弯绕绕的路大概就能成功出去了。勇利这么想着。


 


 


尤里走出几步离那群跃跃欲试的记者又近了几步,但可能是因为首金的缘故,尤里一直显得很兴奋,对于原来惧怕的yuri angels和不耐的记者也表现出了英勇无畏的态度。


雅科夫满脸欣慰的陪在身边,对着尤里说了句称赞的话。维克托看着眼前的画面于是选择了停步。


像是突然发现跟着的维克托不见了,尤里猛地回头,就看见银发的青年站在不远处挥了挥手,笑成桃心的嘴做了个“яуиду(我先走了)”的嘴型然后一转身头也不回的往旁边的偏门走去。


 


雅科夫这次竟然很稀奇的没把他抓回来,只是点了点头掰过尤里的肩和他继续往正门的方向走。


其实他很清楚维恰这样做的意思,倒不如说身为他的教练,帮他参谋fs不知道才真的有问题吧。


这一赛季维克托都鲜少暴露在镜头下,上赛季的最后那场fs望尘莫及的分高,跌宕起伏的情感和新的世界纪录,无论哪一项都是可以被津津乐道好一整子,快一年了的媒体热情丝毫不减就能看的出来。况且这场比赛一定会载入史册。他不是没见过维克托应付记者的样子,一副我很无辜我说的全是真的的表情,他不信这次他不会应付。所以他在逃避,逃避那份心情,逃避那个名字。


 


他只是不明白而已,心却已经很清楚了。如果有朝一日你能直视它,那就遵从心吧,维恰。


“所以说,你玩什么教练游戏啊……”雅科夫喃喃道。


 


在错综的廊道里行走四周空无一人安静得很,维克托却没来由的焦躁,关于他的报道不降反增,关于近一年来较少出现的镜头和空缺反而更加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心。最开始sns下总能看到其他职业选手不还好意的和善微笑,再是被媒体捕风捉影越闹越大。在最后竟然都看得到“前冰上传奇维克托恋情疑似曝光”然后是他和米拉的几张照片,也是哭笑不得。现在相比起当时的声势已经消停了很多,报道牵扯勇利的也层出不穷。


我是不是妨碍了他的生活?


 


一个人影擦肩而过,鼻尖绕过一丝温暖的气味,太熟悉了,熟悉的几乎忘不掉或许是可以形容成“家”的气息。


 


勇利在耳朵里塞了耳塞,低头走路并没有发现那人。走出几步像是反应过来什么。立马停了脚步,棕红色的眼猛的收缩颤抖不敢再近也不敢回头,身后的脚步声也随之而落,停了稍稍侧过脸,几缕银发在眼角的视觉范围内一闪而逝,像以尾轻佻的鱼儿,惹得人去追寻去尝试一次两次三次,然后被伤的一败涂地。


 


手机里放的正好是《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若我能见到你,永恒将从希望中出生。”


 


可是能见到这样的你,你好好的,你现在很好,很好,足够了。勇利轻轻牵起一抹微笑,水膜却迅速蔓延过瞳孔眼角,眼前一片粼粼。


 


“我害怕失去你。”


大口深呼吸几次,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脚步迈得很开一步步铿锵。心里有个声音疲惫的扯着喑哑的嗓子喊叫着,肯求着回头,求你回头。脖颈像是肌肉僵硬了,连扭动都做不到。


泪水顺着轮廓而下,滑过唇角溢入唇齿间。


咸的泛着苦味。


脸上斑驳的划满了泪痕,如果说那场fs是勒紧了胸腔,那现在是勒紧了心脏,跳动的脉搏几近撕裂。全身控制不住的轻颤。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身后脚步声越走越远,几乎偶尔能听出一两声压抑着的呜咽。


他在哭吗?


那一瞬间维克托像是下定了决心,不去计较未来也不去计较得失。


转身,奔跑。


 


勇利觉得自己被被拉进一个怀抱,脊梁撞上胸膛发出一声闷响,交错叠在他喉间前胸的胳膊力道大得像是要把他融进身体。细软的发丝轻轻蹭着肌肤带着一阵酥麻。


感知到这一点的勇利再也忍不出,小声的发出哭声,类顺着下颌滴在维克托的手腕上。感觉的抱着自己的人的力道紧了紧,就像是在说,别怕,我在。


 


等情绪稍稍平复,维克托锁在勇利喉间的手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伸进领口,捏出被穿好贴身佩戴的另一枚圆环放到外面。然后帮他系好扣子。


 


“勇利。”温热的气息呵在耳畔,手被执起抚上戒指,“你还记得约定吗。”


 


“让我们一起离开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你可曾听说过,若是诚心诉求神会听到,然后降临在你身边陪你左右。


你可曾听说过,这自甘堕入凡间的神是回不去的,他的一生只能被你左右。


你是开始,你是终点。


而你们是路上的风与雪,花与月,草与木。寸寸不离,生生不息。








——————————


-关于碎碎念:


本来想画画结果板子傲娇(老子要你何用(摔 就变成文了,本来只有最后相遇的脑洞没想到前前后后写了这么多。


YOI最近的舆论真的看得挺难过的,无论怎样对番本身还是自由心证吧。其他的水太深了qwq


看我第十一话我和基友的反应都是(啊妈的我快不行了……搞事搞事!


想过几种结局,但发现还是希望他们好好的,毕竟有种修辞手法叫先抑后扬,有个成语叫殊途同归(把脸伸过去给官方打


给爱着小滑冰的每个人比❤

评论
热度 ( 1192 )
  1. 余月玖昭沧蓝生烟 转载了此文字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