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鶴一三】眠咒

萌耽:

題目來自於精神汙染三十題(點擊可連至原創作者頁面)
其實我不知道該怎麼寫這篇的配對QQ


精神:一期三日、鶴三日


物理:鶴一期


大概...是這樣吧?。゚(゚´ω`゚)゚。(到底是怎樣啦# 


可以接受的話請往下






(正文)






當鶴丸國永第一次踏進那幽黑無光的御庫時,映入眼簾的就是一期一振熟睡的姿態。


整個空間暗沉且充滿了壓迫,身邊的人戒慎恐懼地捧著他的本體,神情莊嚴將鶴丸國永推進人造的監獄裡安穩擺好上鎖。一邊不耐煩地揮著看不見的雙手驅趕這位無趣人類一邊撇過頭張望,看見沉眠於黑暗之中的刀身寧靜地躺落於架上毫無生氣。



鶴丸討厭無聊,偏偏自己待的這個地方無聊得要死,他先是東看西看四處走動,將整個房間摸過一輪後了無生趣地來到這個熟睡的男人身邊肆無忌憚上下打量。男人有著天藍彷彿屋子外頭遼闊青空的頭髮與纖長睫毛,華麗尊貴的衣著緊緊包覆身軀,隨著清淺的呼吸規律地起伏,垂下眼望見一旁擺著的說明,上頭寫著「一期一振吉光」。



一期一振,鶴丸多少聽過這名字,統一天下人的那位大名所愛的貼身太刀,他的存在代表了豐臣家一切輝煌歷史。不過這裡什麼人都沒有真的好無趣,可以醒來嗎?快點醒來啊!不管你是不是多有名的刀,快點醒來嘛!鶴丸撲通一聲坐下,碰到了對方身體晃得厲害人卻沒有絲毫動靜。他想著自己可以等,搞不好晚上就醒了,於是開始晃著腳啦啦地哼著歌,也許唱了三百首後天就黑了,雖然在這裡頭也不知道時間,嘛,反正他說了哪時是晚上就是晚上吧。



可是一期一振並沒有醒來。



哼的曲子重複了不知幾次後開始有些不耐煩,他身出手推了推對方,拉拉人家的衣服領子,在耳廓邊喊著餵~醒醒啊,聲音在密閉空間裡彈跳碰撞回到自己耳裡,鶴丸覺得自個兒像個白癡,在這悶得要死的鬼地方陪著一個睡死的附喪神!



但這裡也只有一期一振。


意識到這點後他像洩了氣的皮球似地攤坐,疲勞與倦怠感一股腦兒襲來,伏下身望著對方連睡眠中也抿緊的唇發呆。自己也來睡一下吧,他想,醒過來後要做什麼,到時再說。



他們總算安穩地度過了初遇的日子,睡夢之中鶴丸聽見自己跟一期的呼吸聲重疊在一起,安安靜靜。



====



一覺醒來發現一期一振依舊毫無清醒跡象後鶴丸國永就放棄了喚人的念頭,取而代之的是每天喋喋不休的單方面對話。他翻遍了這裡的每個角落無奈專門放置物品的庫房裡連卷書冊也找不到,自己這不愛靜下心的人難得想閱讀的奮發興致就這麼被抹滅了,鶴丸覺得失落。於是他只好重新坐回一期一振身邊,開始哇啦啦說起自己的故事。



其實鶴丸喜歡說話勝過於看書。



恩...今天頭有些痛,就來抱怨好了。


「我跟你說,你弟弟藥研一點都不有趣欸,然後長谷部也是,老皺著眉頭。」噘起嘴辦了個鬼臉,輕輕拉扯著對方衣袖。


啊,講得有些累了呢,對不起讓我休息一下,嘿嘿。



哈囉我醒來了喔,睡得飽飽心情不錯,來說說我的後輩吧!


「大俱利伽羅那個小子啊,總是開不起玩笑,不過雖然版著張臉依舊是個體貼人的好孩子,太乖了。」雙手捧著臉身體晃啊晃,笑得很是開心。


好像因為太興奮講了有點久?唔...還有好多嚇到他的事跡沒講耶...只好等下次了。



哇!其實我很早就醒了,有沒有被嚇到啊!今天爺爺講個你小孩子還沒出生時的故事。


「那時真的蠻生氣的,兇巴巴地就把我搶走了呢,沒點武家風範,貞時好討厭喔,對不對?啊我忘了你這傢伙不會說話。」白皙食指戳著對方臉頰,意外柔軟的觸感透過肌膚傳遞過來。


年輕人的皮膚真好耶,緊致又有彈性,跟剛被埋入土裡時貞泰的臉一樣軟。




鶴丸國永愛上了這樣的生活,想說什麼隨便說,累了就噗通一聲躺下呼呼大睡,醒來對一期一振說聲早安,他們的一天又朝氣蓬勃地開始了。鶴丸突然覺得好像人家也不用醒來,反正自己現在過得挺好,而且可以說些秘密給他聽,因為對方睡著了嘛,會替我保密的。




「跟你說,我有一個喜歡的人。」這天不曉得是他們碰面後的第幾個日子,鶴丸睜開眼身子有些懶索性直接翻個身把頭靠在一期一陣溫暖的頸子邊低低說著。「不過其實很久沒有看到他了...小時候在三條家相遇時刮了好大一陣風把櫻花都灑在他頭髮上,美得像春天的精靈」他偷偷笑著輕蹭對方肩膀「那個人眼睛跟頭髮都是藍色的,啊,但是跟你的天藍不一樣,是像大海般沉蘊如黑的顏色,眸子裡還有可愛的三日月。」



「那時我還好小好小可以被他抱在懷裡,他體溫偏高,是小孩子喜歡的溫度。然後啊......嘿嘿,不可以跟別人說喔,有一次我趁睡午覺時偷偷親了他,微微張開的唇很軟呢,淺到幾乎難以查覺的氣息惹得我鼻子癢癢,忍不住打個噴嚏把人吵醒了。」


鶴丸國永嘆了口氣一臉遺憾:「好可惜.... ..好機會就這樣浪費了。」





「三日月宗近,這是我喜歡的人的名字。」把嘴湊到對方耳邊,說出的話語都是氣音。





「我只偷偷告訴你喔,一期一振。」





====



鶴丸第一次發現對方夢囈的那天應該是下著傾盆大雨。



那時他剛起床正伸著懶腰,突然外頭一陣轟隆透過沉重的牆壁直衝進來,他跳下置物架將臉貼在門板上,隱隱約約可聽見稀哩嘩啦的潮濕聲瀰漫入耳。



有些煩躁地抓著頭回到一期身邊,鶴丸驚訝地發現這位睡姿容顏永遠端正的男人額邊不知何時浮現了汗珠,延著緊緊皺起眉的臉龐往下滑滲入筆挺的衣領裡。


嘩!我第一次看見你有第二種表情耶!鶴丸興奮地推著對方身體大聲地喊笑著,聲音跟間歇的雷聲混在一起顯得非常刺耳。



可是一期一振仍然沒有醒來。



那個人就這樣痛苦地讓滲出的冷汗爬滿全身,緊閉的嘴漸漸開啟,一張一闔地大口呼吸,像是頻死的魚一般攫取氧氣。鶴丸看見他的眼皮一顫一顫,在這無聊透頂的屋子裡顯得很是生動活潑。


咦,你終於要對我說些什麼了嗎?撇見對方蒼白的唇微微地掀起,鶴丸國永興致勃勃地將耳朵湊上去,他很開心,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聽見對方的聲音。




「三日月宗近...三日月殿...我...我很想你。」



「好熱...這裡好熱好痛苦...三日月殿」



「沒辦法去接你了...」



「對不起。」雷聲再度震耳欲聾,鶴丸國永的頭軟軟地靠在對方喘著氣的胸膛上。



「一期一振吉光,你真的......很喜歡那傢伙啊。」黑暗中只能喃喃自語。




這時若眼前能有一面鏡子,配上外頭可能閃爍刺目的雷光,是不是就能看見如今自己的表情是怎麼個模樣了呢?




隨著雨聲減小,最終一期一振再度悄悄陷入安靜的睡眠。


從頭到尾沒有對鶴丸國永說過任何一句話。



====



鶴丸漸漸開始發現這樣的場景大概伴隨著降雨出現。



屋子內部的器具包括地毯布料等沾上莫名水氣顯得潮濕黏膩的日子裡,一期一振煎熬的冷汗一顆顆滴落於地板上彷彿外頭的不斷降下的雨水。這時鶴丸國永會用自己那白色的和服袖子替對方抹去細密的汗珠,拍著怎麼樣都不肯清醒的男人的臉頰,輕輕唱著歌,直到對方重新安穩入睡。



他偶爾會想起自己當初在織田家時聽過的南蠻人口耳相傳的童話故事- 『當王子親吻仙杜瑞拉後,公主就會從百年的沉睡中醒過來。】



鶴丸國永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什麼王子,真要說的話,眼前的一期一振也許比他還多了幾分皇家氣息,這也難怪,人家確實曾經是那般身分過。



鶴丸單手支著身子側臥在一期身邊仔細端詳,從髮緣延著臉型輪廓,自覆蓋著從未見過顏色雙目的眼皮來到稍薄的嘴唇。伸出手輕輕按壓著,不同於三日月宗近的手感卻有著同樣飽滿的色澤,沒有雨的日子裡一期一振沉睡的模樣就像一幅畫般美好。



一腳輕輕跨過身著西服的軀體,鶴丸國永雙手撐在對方頭部兩側半跪著伏在一期一振身上,安安靜靜湊過去,停在不到一公分的距離裡吃吃笑著,笑得很是開心。他吐出的氣直接灑在人家臉上,就像當初好幾千年前,他偷偷親吻三日月宗近時一樣。




唇瓣貼合時那感覺很是奇妙,鶴丸國永堵著一期一振的嘴輕輕吸吮,有些茫然地想到這是他第二次親吻別人,放開對方那瞬間可以看見幾滴淚似於唾液的水珠閃閃發亮。這個吻不長也不短且毫無意義,至少鶴丸國永是這麼認為的。他俐落靈巧一個翻身重新跪坐回男人身邊,饒富趣味地等帶著接下來的發展。






一期一振稍稍蹙了蹙眉,眼皮微微抖著,鶴丸可以想像底下的眼珠正無意識地轉動。喉嚨咕嘟一聲嚥下口氣,伴隨著顫抖的手指讓眼前的身軀開始活動了起來。他先是扭了扭脖頸而後抬起雙臂遮住臉部伸了個懶腰,當深色衣袖在次移開時,鶴丸國永看見了對方與自己同樣閃著金色光輝的眼眸在黑暗中亮得不可思議。



「居 然成功了!」他拍著手對著一臉迷茫的一期大笑「你這個人...可真是嚇到我了...哈哈!」


哈囉,我是鶴丸國永,是跟你一起被關在這裡的人喔,他伸出手說著,扯開嘴角笑得歡快。



眼前的男人揉揉眼,柔軟的神色中透出溫潤如玉的氣質,一期一振瞇起眼看著他爽朗的表情看了幾秒,終於露出了笑容。






「您好,鶴丸殿。請多指教。」





這是一期一振第一次對鶴丸國永說的話。



====



『當王子吻醒了公主後,兩人就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鶴丸國永跟醒來的一期一振成了好朋友,這樣講好像怪怪的,其實從第一次見面起就是朋友了啊,我跟你說過這~麼多話了,只是一期只顧睡覺都不理我而已。


他們一起並肩坐在一起聊了很多事,一期興奮地跟他介紹自己有幾個弟弟而他們都有多優秀多可愛,唯獨不再從他口中聽到三日月宗近。




鶴丸心思其實挺細的,當他直鉤鉤地盯著一期一振清澈無暇的眸子時,瞭解到這個男人已經不再記得夢中的自己是用怎麼樣哀傷的語氣喊著那個人的名字。



『王子吻了公主後組咒就被解開了,可是從來沒有人知道公主在眠咒之中是不是看見了他最重要的人。』



後來過了不久另一把刀被送來了,他有著茶綠色的微捲髮絲叫做鶯丸,一問之下原來人家的年齡比自己這老骨頭還大!鶴丸的生活變得更有趣了,三個人常常圍著圈子坐下說著自個兒聽過的鬼故事想嚇唬對方,原本靜謐只有鶴丸國永聲音獨自響亮的御庫裡開始有了三人的笑聲,他的日子開始鮮活彩色起來。




這樣的日子真好!




睡前鶴丸笑嘻嘻地跟另外兩人說聲晚安,雙手枕在頭下望著空蕩蕩的天花板笑得滿足。




一期一振不再痛苦了,真好。



日子不再無聊了,真好。




他伸出白色袖子遮掩住了不可抑制上揚的嘴角,不被任何人發現。


















「只剩下我一個人喜歡著三日月宗近了,真好。」






(END) 






嗚其實我本來只是想寫一期、三日月、鶴丸這三個人的關係,結果就變成了這篇不中不洋有著西方童話的日本刀們的故事www(核爆




鶴丸跟一期在我的觀念裡關係很微妙,他們遇見彼此時都已然經歷了人生的風風雨雨,因此彼此心裡最重要的那個位置大概都已經被其他人佔據了,可是我認為他們對對方來說還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而且如今依舊在某個角落裡永恆地陪伴著對方。



我非常喜歡這種心裡有著其他人(甚至是同個人)但卻因為現實而互相依存的關係,這股微妙的平衡感是一期一振跟鶴丸國永之間特別的魅力呢XD



最後非常感謝看完這篇有些不知所云文章的你!(鞠躬

评论
热度 ( 35 )
  1. 栗栗栗栗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