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一期鹤一期】一期七振

洞!洞!洞!:

他是这个本丸的第七把一期一振。


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呢?


大概,也许,他想:是那天和鹤丸国永田当番,对方抱着一筐红彤彤的苹果走过他身边时:


“真好呢,一期!这次的苹果都很甜呢,你和弟弟们最喜欢吃苹果了吧。”


不。


他讨厌苹果。


讨厌他它红的不均匀的表皮,讨厌它甜中带涩的味道。


 


然而他仍然微笑地向对方道谢。


鹤丸国永总是会搞错他的爱好。他并不厌恶与别人谈起大阪之阵的故事,失去的记忆也是他刃生的一部分,而这个话题往往被鹤丸打断;他并不怕热,相反却讨厌冷,鹤丸总是把他的厚被子收走;比起和弟弟们玩闹,他更喜欢安静地坐在一旁,然而他还是会被拉入那个活泼的大军;他喜欢青花鱼,他讨厌玉子烧,他喜欢夏天,讨厌落叶腐烂的味道……


他讨厌苹果。


于是他说了出来。


他们那时并排躺在夏日的廊下,手心沁出的薄汗把他们紧紧黏在一起。鹤丸扭过头来看着他,眼睛亮亮的像是不会熄的烛火,“是吗?是我记错了呢。”


他的妄念都扑死在了那烛火里。


“鹤丸殿下把我和谁记错了呢?”


“是和你呀,一期一振,和不同的你。”


他冰凉凉的手抚上一期一振的脸颊,那也许是曾经的“自己”喜欢的动作。


 


某一天鹤丸带着他走进本丸后面的竹林,在池塘的一旁,竹影森森之下,他看到了他的六个前身。


“这是之前六个一期一振的墓冢。”鹤丸指指面前六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土包。


“里面只有你们部分的残骸,刀尖,一截断刃或者刀拵,每次碎裂后总是没法收集完整。最右边的被炼结了,所以连残骸也没留下,”


 


第一个一期一振最不爱说话,虽然我总觉得他有很多话想说。


第二个一期一振很擅于家务,我喜欢他做的玉子烧和味增汤。


第三个一期一振做爱时喜欢蒙住我的眼睛,他进来时呼吸都在发着抖,却热烈地灼烧着我的皮肤。


第四个一期一振脾气不好,我们曾经吵过一架,差点把短刀们吓哭,我的胳膊都被打断了。


第五个一期一振却非常温顺,我抱他的时候他的眼睛像受惊的小鹿,会紧紧环着我甚至揪痛我的头发。


第六个一期一振啊,我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太长,他很喜欢吃苹果,我们接吻时他的唇齿间都是苹果的香气。


……


啊,说起来第一个一期一振也爱吃苹果呢,还有第三个?我记不清了。我的香包是哪个一期一振送的呢,也许是第二个吧,毕竟他挺擅长家务的……


那些与他有着相同名字的人都被掩在泥土之下,没有呼吸,不会回应,除了鹤丸的话里,哪儿也没有他们存在的痕迹。


 


一期一振站在一旁,看鹤丸国永笑着,如数家珍一般地讲着他的前身们的故事,他白色的衣袖飘过尖尖的墓碑,仿佛着一个守陵的幽灵。


 


 


“你想知道关于本丸的秘密?”


一期一振俯身跪在审神者的门前。门缝间渗着燃烧的香火味道。透过门上蒙着的纸,一期一振只能看到审神者模糊的身形,她举起袖子似乎在掩着嘴轻声地笑着。


“付丧的神明也想知道人类那不可告人的手段吗?真是有趣。”


他恭敬的低下头:“是的,请您务必告诉我——”


“我究竟是什么?”


 


从一期一振的墓场回来,他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自己究竟是什么呢?他是第七个一期一振,或者七分之一个一期一振?


他们有着相同的样貌,相同的经历,分享着共同的爱人,却是彼此不同的“我”。如果他们生活在一起,可能会有不同的愿望,不同的习惯,也许会相互依存,或者是彼此厌弃争吵。


这么说来,在其他的本丸也存在着不同的一期一振,还有在现世存放的一期一振,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我”?如果不是“我”,我还能是什么呢?


 


“付丧神的人格,究其根本来说与人类是相同的:所谓意识的构成,即其记忆、性格、情感。而身为“一期一振”的你,不是已经都拥有这些东西了吗?”


“然而我拥有的,其他的一期一振也都全部拥有。记忆会被销毁,性格可能颠覆,情感也会腐朽,到那时,我剩下的还有什么呢?” 


“剩下的,当时是你称己为一期一振的这份觉悟。”


 


“那么如果,你放弃作为一期一振的话,也就不会爱我了吗?”听到一期一振的烦恼,鹤丸托着下巴问道。


“我爱您吗?鹤丸国永殿下。”一期一振摇摇头,不是否定,而是无法确定。


“如果我爱您,是我的意识在肯定着这爱情,还是被死去的六位一期一振的亡灵所驱使呢。”


“这很重要吗,一期一振?”


 


当然很重要。一期一振想。


所以在黑得看不见月亮的夜里,他又一个人悄悄前往那片竹林,亲手刨开了六个坟墓。结果是,那时六个空空如也的坟冢,没有断刃,也没有任何事物留下的遗骸。这像是一个笑话,那些一期一振的存在,是被泥土吞噬了还是被时间磨灭了呢?一期一振精疲力尽地躺在泥土间,想象自己死去,四肢俱骸,躯体被泥土的凉意渗透,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不,大概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感不到寒冷的了。想到这里,他突然难过地流出泪来。那个时候的鹤丸国永,是不是在等待下一个一期一振的到来呢?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却听到身边簌簌地传来了脚步声,一只冰凉的手盖住了自己的双眼。


“鹤丸殿下……”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发抖,“我害怕死去,也害怕被亡灵所覆盖。”


鹤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坐到了他身边:“我们都是死去过的人,一期一振。如果你还记得,曾经我躺在墓穴中,或是你身处大阪城的烈火时,你有过惧怕什么吗?”


“惧怕着死亡吗?”


“或者说,惧怕着身为‘我’这个意识的消散。我们惧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后面的东西。如果真的有亡灵存在,他们大概也不会再有如以前一般有着清晰的对自己的认知。”


“一期一振。”鹤丸的手慢慢从他的眼睑前滑落,最后停在了他的胸口,隔着钢筋的骨骼,那里传来了咚咚的心跳声,“正因为你害怕着,所以才要更用力地活着,活得像是现在的一期一振。不被过去束缚,也不被未来牵绊。”


“如果有一天我们消失了,那就是消失了;所以才要肯定现在的存在”他说着,把头靠了过去,“用你现在的意志告诉我吧,一期一振,你是不是爱着我呢。”


“那么您爱的是哪一个一期一振呢,鹤丸殿下?您肯定的存在又是哪一振的存在?”


“我曾经呐喊过,如煎熬一般的等待过,一期一振,我想要逝去的每个你回来——我注视着煅烧炉,或者在战场上苦寻着直到踏血而归,如果你否认了自己,对我来说会不会太残酷了呢?”


“残酷的是您啊,您用那些不属于我的回忆和感情塑造了我,否认了‘我’的明明是您才对。”一期一振紧紧揪住自己的衣领,仿佛喘不过气一般嘶吼着。


“我从没有想过否认你,”鹤丸扳过他的脸,让他直视着自己,“你不是可以看得到我吗?不是可以自由的思考吗?你现在的这个灵魂不是一期一振还能是什么?我为什么不能爱上这样的你?”


一期一振睁大的眼睛:“您……实在是太过狡猾了啊。”


“那么第七个一期一振,你可以告诉我了吗,你爱着这样狡猾的我吗?”


 


所谓本丸的付丧神,不过是数据流的复制罢了。”审神者手指间挑着烟管,正长长地喷出一口烟,“根据你们过去经历所虚拟的人格,虽然有着相似之处,倒是也有可能会根据不同的环境产生改变。如果这个数据被消除了,复制另一个原始数据过来就好了,相同的数据生出不同的结果有时候也很有意思呢。”


您在说什么呀?”一期一振抬起了头。


人类常说灵魂的重量是21克,身为数据的你们也会有这个重量吗?”门后传来了轻轻的笑声:“不要想的太多啊,我的刀剑,刃生只有一次,请好好珍惜吧。”


 


从审神者的房间走出,鹤丸国永正站在廊下等他。


“今天的月亮很漂亮啊。”他赞叹着。


一期一振抬头看向夜空,浅金色的圆月洒下了饱满明亮的月色:“若您喜欢,每月的满月时节我们都可以出来赏月。”


他摇了摇头:“那些月亮都和今天不同,我们所看到,所赞叹的只是今日里此时此刻的月亮。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喜爱每一个月亮。”


“……”


“明天我就要出征,等我回来再一起看明天的月亮吧,一期一振。”


“我会带着酒的。”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鹤丸微微地偏头看着他,似乎等待着什么:“你还没有给我你的答案。”


“等您归来后我们再一起赏月,一定会告诉您答案的。”一期一振笑了起来,“祝您武运隆昌。”


 


三天后,鹤丸国永被锻造了出来。


他在夜晚降临,一期一振带着他穿过长长的走廊去往审神者的房间。鹤丸伸出头看了看外面:“今天的月亮不太圆啊……但是也蛮好看的。”他笑得很满足的样子。


“如果您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每天都出来赏月。”


“哈?那有什么好看的呀?”鹤丸国永有点不解地看着他,“看久了月亮不都是一样的吗?”


一期一振笑笑,没有说话。他看着鹤丸国永亮亮的眸子,还和许久以前的一样,只是在这一刻,他第一次想要掐灭那目光中仿佛生生不息的烛火。


 


【Fin】


 


“你爱着我吗,一期一振,然而你透过我又好像在看着其他什么东西。”


“我爱着您,每一个您。”


 


 


 


一点说明:


下划线的地方是审神者和第七把一期一振的对话。一期一振并不能完全理解审神者的话;数据源相同,但还是会生成不同的自我意识,没把刀断刃时,数据就相当于被抹除了


 


鹤丸是二振目,所以才会抱怨一振目的一期一振不爱说话;二振目的鹤丸折断,七振目的一期一振迎来了第三把鹤丸国永,一种循环。


 


没有答案,逝者不可追,刃生短暂,只要爱眼前的人就好。



评论
热度 ( 108 )
  1. 栗栗栗栗子洞!洞!洞! 转载了此文字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