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刀剑乱舞][一期鹤] 白猫 (完结)

自娱自乐:

短篇完结。


算是现paro……




-




一期一振打开家门,就看到自家猫窝前伏着个白发青年,撅起的臀又翘又挺,满分一百的话可以打一百二十分。


青年看到他时也是一愣,反射性的就要站起来,结果一脚勾到猫爬架上,踉跄着摔在地上,看起来很疼,一期走上去,白发青年想躲,但是没能躲开,一期伸出手轻轻的揉着他的膝盖,低声问道:


“你是谁?”


白发青年看他没有恶意,眼睛一转,轻快的说:“我是你养的猫,为了报恩所以变成人了,吓到了吧?”


他说完后就有些忐忑的看着一期一振,青年有一双金黄色的眼睛,和柔软的白色头发,看上去真的和他的猫有几分相似之处,所以一期也用对待猫的办法对待他,先安抚性的揉了揉他的头,清爽的白发被揉得有些凌乱了,手指便从额角摸到唇边,挑起白发青年的下巴,轻轻的挠着。


一下。


两下。


三下。


自称是一期的猫的男人坐在地上,手撑在身后,从一期的角度能看到他衬衫下深陷的锁骨,猫看到他的视线后似乎有些紧张,这种情绪对猫不太好,容易掉毛,于是一期从善如流的收回手,揽着腰把猫从地上抱了起来。


“吓到了,变成人的话猫粮就不适合你了,有想吃的东西吗?”他是个有礼貌的男人,就算对方是猫也用着敬语,白发青年猫犹豫着,似乎想挣脱他的怀抱,一期尊重他,放开了手,青年便像个人类一样站立着,看起来削瘦,站直了竟然也和一期差不多高。


是只大猫啊。


“……鱼、鱼吧。”猫青年有些犹豫的说着,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紧张,但是这种时候还是让猫单独待着比较好,一期点点头,盘算着他的分量,猫不能吃调料太多的食物,虽然不知道变成人的猫是不是也是如此,但是做得清淡点总没错。


“厕所在那边,猫砂盆现在不适合你了,人类的厕所不能埋,所以稍微忍耐一下吧。”一期仔细叮嘱着,青年连忙点头,“恩,我知道,你快去做饭吧饿死了。”猫推着他的肩膀把他往厨房赶,一期觉得有些好笑,到底谁才是主人,但这就是猫的性格,他也没多说什么,顺着他的力气进了厨房,开始给鱼解冻。








鹤丸长吁了一口气。


他盯着正在厨房里忙活的一期一振,打了个手势让藏在餐桌下面的清光和安定赶紧从窗户跑,不知道情报科那群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说好的一期一振今天不会回家呢?他们这群特工迟早被情报科坑死,没人说过当特工还要学会装猫啊。


鹤丸把掏到一半的枪重新藏回去,这周围都是粟田口的人,杀了一期一振那他们三个谁都跑不掉,打晕估计也很悬,他一看就知道一期手上的手表是专门监控体征的那种,只要一期一振昏迷了,立刻就会向他信任的粟田口高层发送信息,高科技真可怕,鹤丸没想到他会回来,所以也没带专用的电波干扰器,现在只能干看着他,有枪都不能开。


他一边留意着一期的背影,悄悄的用余光看了眼同僚,清光拿着小型望远镜轻轻的朝他摇头,外面估计有巡逻的人,鹤丸皱起了眉,他本来都没指望一期相信那个猫变人的谎言,只想抢个先机掏枪再说,没想到一期一振居然真的信了,真是一个有童心的男人,一期如果和他们对抗的时候也有这么傻白甜就好了,能省多少事。


“是不是肚子饿了?猫咪零食不适合人类的味觉,我削个苹果给你吧。”一期忽然转身说话,清光吓得连忙蹲下来藏在沙发后面,鹤丸转头飞快的扫了一眼桌上果盘,不行,不能让他过去,那个位置肯定会看到清光!




他视死如归的往一期的胸膛一蹭,学着情报上的白猫一样,温顺的靠在了一期的肩头,声音放缓放慢,就像猫一样傲慢的说:“不要。”手紧紧的拽住一期的衬衫,胸膛贴得紧紧的,这个姿势下他能保证如果一期一振发现了什么,鹤丸也能立刻钳制住他,一双金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一期的后颈,就怕他察觉到清光和安定的存在。


虽然没过多久,但是实在是度秒如年,鹤丸只感到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脊背,一期的声音有些无可奈何,“还是这么挑食。”他抱着鹤丸,就像抱着猫一样,用额头轻轻的碰了碰鹤丸的额头,“好了,别撒娇了,我继续去给你做饭。”


鹤丸松开手没说话,少说少错,一期也没有继续往客厅走,而是转身回了厨房,这关算是过了,鹤丸稍稍转过头瞥了眼探出头来的清光安定,两个小朋友憋笑憋得脸都扭曲得不成人样,安定还用口型无声的说了句撒娇,鹤丸在心里冷漠的呵呵了几声,嘲笑队长真是好样的,要是有命回去,这两就准备吃一个月的芥末吧。




但首先是要有命回去。


粟田口的组长回家后领地周围的戒备越发森严,巡逻的一波接一波,清光盯了半天没找到离开的间隙。鹤丸在一期打开门的瞬间就把和本部联络的耳机丢到了猫窝里,现在也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何,安定朝他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他联系一下本部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不能派几个接应的人,鹤丸不着痕迹的点头,没有掩盖脚步声,啪嗒啪嗒的就蹭到了一期身边,脑袋搭在他肩膀上,防止他有任何转头的动作。




“怎么了?”一期一振疑惑的问,鹤丸没吭声,就摇了摇头,一期也任由他这么黏着自己,过一会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得,疑惑的问:“衣服是从我衣柜拿的吗?”


来了,果然来了。


鹤丸紧张起来,表面上还是散漫的蹭了蹭一期的肩膀,镇定的说:“不是,变成人之后就是这样了。”


没问题的,他从衣服到鞋子全部都是定制款,一期一振绝对没见到过,而且一身白刚好对应白猫那一身白毛,应该能混过去。


“原来如此。”一期果然没有多问,鹤丸简直要被粟田口组长的傻白甜惊呆了,这都能信?早知道就说清光和安定是他同样变成人的野猫朋友不就得了。这里面肯定有阴谋,不管是什么阴谋,一期一振现在相信了就行,他不相信的话鹤丸真的没办法保证自己能成功挟持他离开这里,直接杀掉更加不行,粟田口组的高层全是一期一振的弟弟,鹤丸个人倒是不怕报复,但肯定会连累不少的人。


他借着蹭肩膀的动作悄悄的回头看了一眼,清光还在窗口的沙发后面观察情况,安定那边不清楚,一期一振真正的爱猫有散步的习惯,根据情报科的情报它应该不会回来得这么早,鹤丸希望情报科搞错了人的情报不要连猫的情报也搞错,太坑了,负责人到底是谁。










一期感到靠在肩膀上的白发猫青年有些萎靡,只当他是饿了所以没精神,本来想摸摸他的头安慰一下,只是手套早就在决定做饭的时候已经摘下,现在手上沾了水,不太方便,他思索了一会,索性偏过头去,亲了亲白猫的额发。


猫瞪大了眼睛,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若他现在是猫身的话,恐怕一身毛都炸起来了,白色的睫毛也微微颤抖着,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一期,好一会,才将目光转回了菜刀上。


反应很可爱,一期都有点想让他躺在自己的膝盖上,揉揉肚皮,不知道会不会发出安心的咕噜声,想想就有些心动,于是暂时放下了订大号猫窝的想法,主人和宠物睡一张床也很正常,个子变大了也不用再担心会压到宠物,挺好的。


他很喜欢这只白猫,就算变成了人也乐意养着,猫青年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有点痒,这个偏过头去就能看到他白色的前下光滑的额头,他总是忍不住,想把唇贴上去。








鹤丸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伸手把一期一振的脑袋推开,真的不懂他们猫奴,他平常也这么亲自己的猫吗?那猫居然没意见?猫没意见鹤丸有意见,他不负责色诱的,被不熟的人一直亲真是鸡皮疙瘩掉一地。


他瞥了眼客厅,安定似乎还没消息,倒是清光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和一期一振,鹤丸先是冲他翻了个白眼,随后眼神像刀一样飞过去催促他不要发呆能跑赶紧跑,生死攸关的时候还看八卦,像话吗。


清光被鹤丸一瞥,倒是收敛了许多,找不到时机就先完成他们要做的工作,他穿着高跟鞋,但是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比起鹤丸,清光更像猫一样,脚步轻盈,找了几个隐秘的地方把微型监视器黏上去,这次的任务本来是要找粟田口组的犯罪证据,结果翻了半天没找到,还刚好碰上了他们组长回来,清光心里和鹤丸一样也是把情报科翻来覆去骂了个遍,手上的动作却也没停,装完监视器装反干扰处理器,还钻回桌子底下和安定通了个气,安定比划了几个手势,清光了然的点头,又回到窗口拿起微型望远镜查看起了情况,碰到鹤丸回头,连忙用口型说出接应两个字。




鹤丸看到了,继续把一期一振缠得死死的,清光真的很想提醒他猫并没有那么黏人,他们鹤丸队长只见过大俱利逗猫,并没有自己养过猫,不懂猫也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只要那个一期一振不察觉就行,也许粟田口组长家的猫就是这么黏人也说不定。


不过鹤丸队长真的和那只猫很像啊,一样白毛黄眼,猫脸旁有两块对称的毛翘起,这点也和鹤丸很像,鹤丸也有乱翘的头发怎么都压不下去……清光一边漫无边际的想着,一边盯着窗外,忽然,眼见的发现巡逻的人似乎有那么一点眼熟,他调整了一下望远镜,刚好碰到那人抬起头来,是堀川!接应的人到了!


他转头看向安定,安定点了点头,堀川能出现就说明本部已经处理好了他们来时的那个摄像头,窗户上早就被安装了专用的消音装置,清光放心的打开窗跳了出去,手套上的装着的吸盘弹出,迅速爬下楼去,躲在暗处和堀川打了个手势,堀川不着痕迹的点点头,指了指角落,清光会意的躲开了周围的监视器,跑到那里,发现堀川已经把原本巡逻的人打晕了丢在那,清光立刻换上衣服,算好时间,刚好能与堀川交替巡逻。




清光出去了,安定也方便,他示意鹤丸看窗户,鹤丸动了动手指,示意他和清光赶紧离开粟田口根据地,不用等他,安定迟疑的点点头,也如法炮制的从窗户跑了出去,鹤丸松了口气,小朋友们送走了就好,他就不用这么黏着一期一振了,一放松下来就发现自己出了一身薄汗,首先回收丢在猫窝里的联络器,他干脆的收回手朝客厅走去,一期疑惑的转头看着他。


“怎么了吗?”


鹤丸没有回答,蹲下身就往猫窝里摸,摸到联络器后不着痕迹的塞到衣袖里,一期只当他是想回窝休息了,擦干净手摸了摸鹤丸柔软的头毛,说:“这里不适合你了,先到沙发上睡一下吧。”


“恩。”鹤丸盯着他的手,盘算着该怎么在一期眼皮底下玩大变活人,忽然看到安定居然还没走,正在窗外搂着一只白色长毛猫朝他打招呼,一期一振刚好要朝那边转头,吓得鹤丸赶紧搂住他的脖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一期一振,说:“你快点做饭,我有点累了。”


“好,你好好休息。”一期又是习惯性的低头亲了口他的额头,鹤丸的神情都麻木了,猫奴真可怕,一天到晚闻猫额头到底是什么习惯,大俱利也是,一期一振也是,对象是猫的时候还能调笑几句,换成了自己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安定你笑什么?你再笑小心掉下去摔死啊。


等到一期转身回厨房,鹤丸立刻打开窗户跳了出去,他似乎有所感应的回过头时,只见到一只漂亮的白色长毛猫站在沙发上,一脸骄傲又无辜的神情,看到一期时发出几声喵呜喵呜的声音。










堀川把车开了过来,安定坐在副驾驶上,鹤丸和清光一起待在后排躺尸,这个任务简直像是要了他半条命,身体不累,心太累了,他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专门调任过来负责处理粟田口组的事情,没想到这次竟然给情报科坑了一把狠的。


清光安定的脾气也不像他们外表一样好,一路上两人摩拳擦掌的要给情报科那群人一点颜色看看,堀川听着他们讨论情报科的事情,露出了一个苦笑。


辛苦是辛苦,不过好歹监视器还是安上去了,只要能找到证据,就能把粟田口组一锅端,这已经不属于鹤丸的工作范围,他总有些不详的预感,本想立刻坐飞机离开这个城市,借了堀川的手机查了下发现订不到机票,最快的也要明天,鹤丸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喊大俱利开直升机过来的打算,便听了安定的建议,订了明天的机票。


他们绕了好几圈才绕回临时据点,里面的工作人员见到他们回来便起身问好,清光熟练的打开主电脑,将自己的联络器插了进去,大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一期一振家中的情况,鹤丸有些好奇自己走后发生了什么,就接过堀川递来的汽水,也坐在旁边看了起来。




还是那个房间,据点里占据整面墙的大屏幕被分割成许多小屏幕,多种角度直播一期一振的住所现状,声音清晰的通过监听器里传了出来。


那个蓝发青年正摸着爱猫毛茸茸的脑袋,猫咪喵呜喵呜了几声,在一期的膝盖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骄傲的扬起下巴,示意铲屎官给自己挠挠,一期好脾气的伸手摸着那顺滑的长毛,不一会,猫咪就发出了开心的咕噜声。


一期看着自己的爱猫,声音带笑:“公主今天怎么那么晚?又跑到谁家去玩了?”,骄傲的小白猫根本不理他,翻了个身,露出柔软的腹部,一期话语一顿,看着白猫,神情微妙的说:




“你是个女孩子,要更文雅一点知道吗?”




鹤丸正在喝汽水,闻言喷了一地,不敢置信的指着监视器屏幕上的一期和他的猫说:“怎么没有人告诉我他养的是母猫???”


他问完觉得不对,和清光对视一眼,直接拔腿就往后门跑,结果还没跑到门口,铁门被人一脚踹开,弹到墙上又反弹回来,被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牢牢握住,缓慢的推开。


“所以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鹤丸殿下。”


门口的一期一振穿着黑西装逆光而站,身后粟田口组的干部们手中枪支齐齐上膛。鹤丸盯着那个当了自己半天主人的蓝发青年,缓缓的举起了双手。嘴上却也不服输,讥讽的说:“给猫取名叫公主,一期组长真有少女情怀。”


一期没接话,说话的是他的弟弟,乱藤四郎穿着一身黑裙,俏皮的一笑,“一期哥一直被人叫王子,所以他养的猫自然要叫公主啦。”


“乱,那个称呼不要再用了。”一期开口,乱吐了吐舌回到队伍里,鹤丸往哪跑都会被射成筛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期走到自己身边,蓝发青年低声说了句失礼,然后伸出手捏着鹤丸的下巴上下打量着,像是安抚猫一样轻轻的挠了挠,然后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我是来接家里的第二位公主回家,走吧,鹤丸殿下。”



评论
热度 ( 407 )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