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髭膝】EGO

-451-:

*给纪人太太的G文,黑手党PA.

---------------------------------------------------------

       最近城市的天气变得异常闷热,连干劲都快要被蒸发干了。灰暗的云层黑压压地顶在头上好几天,但是却怎么都不下雨。

       “没找到Boss吗?”

       膝丸看着自己的属下摇摇头,他一皱眉头,其他人就紧张起来。Boss那么轻易就不见了可是大事,膝丸对他们的指挥官说:“我不知道你平时是怎么训练你的士兵的。”

       这一句指责实在让人抬不起头,膝丸径直从他们身边走过,然后吩咐司机送自己出门。

       车子在城市的街道中行驶,膝丸看着车窗外阴沉的天色不禁叹了一口气。他的兄长偶尔就会这样忽然不知道去了哪里,那些护卫没有一个可以跟得上他。日常的话膝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最近是非常时期,膝丸不能让他的兄长遭遇任何不测。

       车停在了图书馆后门,膝丸让其他人在外面待命,顺带搜索一下有没可疑的人物在附近徘徊,然后独自一人从后门进入图书馆。他轻车熟路地走上三楼,图书管理员已经见怪不怪。看到膝丸后对方安静地点头打招呼,膝丸也特意放轻了脚步,走起路来几乎没有一点声音。

      这里是市内最大型的图书馆,拥有数百年的历史。前身是教堂,改建后依旧保留着过去的建筑风格。圆形的穹顶由玻璃组建而成,交错的黑色桅杆和系索就好像一张网覆盖在头顶。若是日常的话还能从这里看到霞光和云层,但现在只有一片灰云而已。

       膝丸走到阅览室,那是一个在图书馆内比较隐蔽的阅读地点,因为离书架较远所以一般人很少过去。膝丸推开门,髭切果然在里面。对于自己猜中的这个事实,膝丸实在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无奈。

       “兄长。”

       髭切正在阅读着手上的书,他身边还放着好几本厚厚的书籍,看起来是打算一整天泡在这里了。髭切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自己的弟弟后不禁微笑:“啊是你啊……名字是叫……唔……”

       “兄长啊……”兄长老是不记得自己名字这件事令膝丸备受打击,他无力地垂下了肩膀。一向受人尊敬而且很有威望的顾问唯独在自己的兄长面前总是无可奈何。膝丸说:“兄长,回去吧。”

       “我记得今天没有会议。”髭切看了一下手表的时间。“现在才下午一点,时间还很早。”

       “最近老鼠比较多,形势紧张,得多加小心才行。”看着髭切歪着头回忆的样子,膝丸就知道他估计早就忘了是什么事。近日另外一个新崛起风头正盛的家族希望能与他们合作,但是膝丸一派的原则是绝不贩卖毒品,所以这个合作被他明确拒绝。于是谈判破裂,最近地盘的冲突变多,台面上风起云涌,大家做事都非常小心慎重。

       髭切忘性太大,也懒得去记那些复杂的东西。作为顾问,这些都是膝丸负责处理。“兄长不必担心,护卫方面我会再加强一下的。也请兄长日常多注意。”

       “来这里还带一堆人实在太煞风景了。等会读完这本书,我就回去吧。”髭切抬起眼睛看到膝丸纠结的表情,他想了一下后合上书本说:“算了,现在回去吧。”

       膝丸总算松了一口气,髭切把书本交还给图书管理员。临走时,思考了一下之后髭切还是把那本没看完的书借走了。膝丸记下了其他书名,说:“如果兄长喜欢,我让人买回来吧。”

       “有些书在这里阅读感觉会比较好。”办理完借书手续之后,髭切转身离开。膝丸连忙跟上,听着兄长小声地自言自语:“这里是个好地方,待在那个小角落能令人感到内心平静。”

       膝丸点点头,他其实也很喜欢这里。这座图书馆从他们出生开始就已经伫立在这个城市,小时候他和兄长就很喜欢来这里借书。那时候两人捧着一本厚厚的书放在腿上阅读。看不懂的生僻字髭切会读给他听。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童年时光,长大之后因为要处理黑手党家族内外的事情,他很少来这里了,反倒是髭切会经常过来。

       “兄长真的很喜欢阅读。在不断学习这点上我实在是不如兄长。”膝丸边走边佩服地说:“持之以恒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点我要向兄长好好学习。”

       “哪有那么夸张,我只是喜欢阅读的感觉。非要说的话,对书本内容也没什么特别的喜好。”髭切看着自己的手指,刚才翻书的触感似乎还残留着。他感慨地说:“不过书本真是一样好东西。把各种各样的想法和故事书写在上面,成为了不会被忘却的智慧保存下来。”

       “若是不当黑手党,做个作家说不定也不错呢。”

     膝丸马上不安地看着自己的兄长,生怕他真的忽然兴起说要去当作家。髭切目睹膝丸这个表情后不禁捧腹大笑,他拍了拍膝丸的脑袋说:“骗你的,别怕。”

       膝丸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掩饰了一下自己刚才的动摇,说:“我也没有怀疑兄长的意思。我知道兄长做事一直有分寸。”

       两兄弟在闲聊的时候,走出图书馆的膝丸注意到开在附近的车有点不对劲。这时在对面马路那l辆汽车上走出了两个人,膝丸第一时间觉察到不妥,在听到响亮的一声前他马上挡在髭切面前,髭切感觉膝丸的身体震了一下。他伸手扶着膝丸却发现自己的手掌黏黏的,低头一看发现掌心全是血。

       听到枪伤的时候人群爆发出惊恐的叫声,膝丸马上拉着髭切上车。

       膝丸一踩油门,撞向了想走过来的袭击者。两三个人被撞飞,膝丸也不管不顾。其他手下一边开枪掩护一边上车跟随。背后那群袭击者尾随在后,膝丸从镜子里看到有人瞄准了其中一台车的轮胎。一枪过去之后,车子忽然轮胎打滑往这边撞过来。幸好膝丸反应也快,他一踩油门快速开过去,右边的车失控与左边的车相撞。膝丸眼看着自己的属下发生车祸,此时枪声再次响起,其中一枪打中了车窗,幸好是防弹玻璃,好歹没出事故。

       髭切坐在副驾驶座,他看到膝丸的手臂在流血。刚才的子弹打中了膝丸的手臂,他此时流着冷汗开车,对髭切说:“兄长,请坐稳。”

       后方又冒出几部车追出,把他们一直逼入其他路段。尽管努力摆脱却还是被人紧追着,膝丸“啧”了一声,对髭切说:“兄长,请小心!”

       枪声接二连三响起,他们现在身处的路段近工业区,这个时间点人不算多,不过这样的冲突也吓到了附近的工人。对方成功逼停了他们之后下车鸣枪示警,于是两边人马开始火拼。

       “兄长你是Boss,绝对不能有事!”他们人数比对方少,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利。刚才在车上的时候膝丸已经打电话要求支援。在场的护卫都是跟随了膝丸很久的人,就算不用膝丸指示也很有默契地保护着他们,并努力引开敌人。膝丸看准了机会,趁着空隙一踩油门,粗暴地撞飞了包围的人群冲出去。

       膝丸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手臂在活动的时候疼痛不断传来,但膝丸还是有条不紊地打电话要求尽快支援,那边的护卫虽然人少但好歹是膝丸的左膀右臂,算是勉强挡住了大部分想要追上来的敌人,只有一部车突破重围追上了。

       “停车。”

       听到这低沉的一声,膝丸好像料到髭切想怎么做,不过这次他没有听从兄长的话。“不行,现在让你离开这里是最重要的。”

       此时膝丸听到枪声,髭切马上回过头去。他们的支援到达,成功逼停了追踪的车辆。膝丸总算松了一口气,他马上让其他人去支援被困的同伴,然后和髭切上了另外一辆车。他吩咐道:“直接开回去,不去医院,让医生来。”

       这场骚动引发了附近人民的恐慌,在膝丸接受治疗的时候电视就已经在大肆报道。髭切接过仆人递来的热咖啡,在大厅坐着看新闻。一些属下进来通报情况,抵挡敌人的那一部分士兵伤亡颇多,他们可以说是折了一队人马。对方似乎早有预谋,在支援来之前就逃掉了。同一时间地盘也有受到骚扰,不过负责的人都已经处理妥当了。髭切让他们好好处理后事,厚葬死者并且安抚家属。这些属下里头有的新来比较年轻,平时跟随在膝丸身边。虽然髭切名义上是家族的首领,但他很少出面。这几个刚跟在膝丸身边做事不久的属下看髭切做派温和,与膝丸的果敢大相径庭。在这这种紧张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医生从二楼下来,看到髭切时他先打招呼。膝丸的伤势无碍,子弹已经取出来了,需要静养,手臂最近不能做粗活。因为之前神经绷紧太过,所以现在得好好休息。

       送了医生离开后髭切来到膝丸的房间。刚经过完治疗之后的膝丸正在睡觉。髭切拿着图书馆借来的书安静地翻阅。时钟在身后滴滴答答,云中滚过几道雷声,髭切的手指在书本上某个词语游移,好像细心解读着它的意思。当听到呻吟声的时候,他合上了书本。

       “你醒了?”

       膝丸先是听到声音,脑子还有些迷糊。他转过头去看到髭切唤了声:“兄长。”

       “嗯。”髭切伸手探了一下膝丸的额头。“身体感觉如何,要吃点东西吗?”

       “谢谢兄长。我很好,没有事。”

       髭切打量了一下膝丸有气无力的样子,看着他干涸的嘴唇,髭切倒了一杯水,伸手扶着膝丸喂他喝,膝丸这才感觉好受点。他有点难堪地说:“抱歉,居然让兄长看到我如此不成器的样子。”

       “这有什么,小事情不必在意。”髭切让膝丸重新躺好。这时,外头传来了敲门声,刚才通报的属下进来报告:“Boss,顾问,那边的派人过来,说想来和我们聊聊。”

       髭切一脸好奇,对方刚袭击完他们居然还敢登门造访,膝丸皱起眉头。听到髭切说他去看看的时候,膝丸马上阻止:“不可以,兄长你怎么能特意去见他们。”膝丸一口回绝,然后吩咐属下:“回绝他们,有什么事情留言就好。”

       看着属下领命出去,髭切微笑看着膝丸:“真是很有威仪。这样倒是看不出谁是兄长了。”

       好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拦住Boss并且代为下令。虽然髭切没有责怪的意思但膝丸却感到了不安,为免误会他马上解释:“我并没有要冒犯兄长的意思。只是……”

       “好了好了,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呢?”髭切无奈地截了膝丸的话头,按下弟弟的肩膀让他重新躺回床上。“你是病人,现在好好休息吧。啊,对了。”髭切拿出图书馆借来的书说:“不如我给你阅读床头故事吧。”

       “……兄长,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在哥哥的眼里,弟弟永远是孩子。”不管膝丸的反对,髭切已经翻开了书页。他仔细浏览着目录,然后说:“嗯……说哪一段好呢?”

       髭切决定不去考虑这些小事,随手翻到哪一页就从那里说起。膝丸不知道前程提要,自然是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他没有提出异议,因为听不听得懂也没关系,他本来就困了,髭切的声音放得很轻,就好像羽毛一样轻飘飘。膝丸听着听着,想起自己小时候和兄长在图书馆的日子。那时候兄长也是这样放轻声音,膝丸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髭切给没看得懂的自己讲解故事。回忆的画面温暖而且令人安心,想着想着膝丸渐渐就睡了。

       直至膝丸睡着,髭切合上了书本。他放轻脚步走出房间。刚才的属下正要来报告,髭切见到他就问:“对方说了什么?”

       年轻的属下抬头一见是髭切,马上立正报告。对方是来登门致歉的,他表示没来得及控制手下某些激进派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实在非常遗憾,希望这次的意外不要影响他们的关系。连日来的冲突对两边的家族影响都不好,他们Boss的女儿很欣赏膝丸,希望可以有个机会见面,说不定两个人会很聊得来。

       “真是虚伪的人啊,难为你们日常经常和他们打交道。”髭切也不傻,言外之意他听得明白。他问:“之前对方提出的条件除了毒品交易之外,还有联姻这一层吗?”

       “是的。”

       “这样啊。”

       属下观察髭切的反应,之前膝丸就说过不要让髭切知道,但现在他报告完髭切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稍微问了一些关于另一边家族的事情,吩咐暂时不要让膝丸管太多了,他需要休息。不过那个年轻的属下虽然答应了,但是好像总是不放心。髭切温和地看着他再问一次:“还需要我重复一次吗?”

       不知道为何,这位属下忽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他连忙答应。髭切微笑着点头的时候,那股沉重的感觉又消失了,好像只是错觉一样。还没搞懂是怎么一回事的属下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自从爆发了这一次冲突之后,接下来这几天双方总算安分了一点。虽然髭切说过让膝丸少理家族内部的事情专心养伤,但膝丸私下还是有处理着公务。虽然违背兄长的意愿令他感到愧疚,但是他相信为兄长分忧这事是正确的,就算兄长要斥责,他也不打算退让。对于膝丸如此为家族鞠躬尽瘁的精神,他的属下都打心底里敬佩。

       膝丸在家族之中非常有人望,家族内有很多年轻人都愿意追随膝丸。与之相比髭切更加像是被老一辈的人认定的正统继承者,按照长幼顺序继承家族,而且为人也实在太过随性。年轻的属下想起之前和髭切的接触不禁摇头,但若是提出疑问那就是对家族的不尊敬,所以他们也只是私底下偶有讨论。

       平静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一周,膝丸的身体好多了。他正想去找髭切问安,却被告知髭切一大早出门去图书馆还书。膝丸正想询问护卫方面的事情,当天跟随髭切的护卫就急冲冲回来,告知膝丸那些人闯入了图书馆说想“邀请”髭切和对面的boss共进晚餐,好好聊一下上次他们提出的建议。髭切跟他们走了,并没有带护卫。

       膝丸听到之后十分愤怒,髭切的护卫都不敢看他们的顾问。膝丸虽然想斥责,但也无可奈何。boss的命令是绝对的,他们也只是听话遵从而已。

       膝丸只能马上让人备车前往。他看了一下手表,距离髭切被带走大概有三小时,希望中途不要出什么事故。坐在副驾的年轻属下从车镜窥见了膝丸焦急的样子,他忍不住说:“顾问,这并不是你的问题。Boss他这两次行事都太过轻率了。”

       “这样的话不要让我再听到第二次。”

       膝丸对于兄长的话绝对遵从,不允许任何人质疑自己的兄长。属下不禁想髭切真是个幸运的人,有能干的弟弟像死忠一样为其效力,有长辈在后为其撑腰,就算不作为也不会被斥责,真是非常幸运的人生。

       在到达目的地下车的时候,水滴落在手上,膝丸抬起头。黑沉沉的天空开始落下雨水,雷声在云中忽然一炸,膝丸听到年轻的属下呢喃了一声:“下雨了啊。”

       住宅铁门紧闭,按下门铃也没有人出来接见。从铁栏往里头看去,住宅里头有灯光,看来应该是有人在的。等待了大概三分钟都没有得到回应,膝丸下令:“直接进去。”

       他们翻过铁栏和围墙,这时候天空已经下起雨来。他们快步穿过小花园然后来到正门,此时雨势已经变大,膝丸的外套也有些微湿。他们靠在门口两边,年轻的下属贴着门打听里头的情况,然后朝膝丸点点头。正准备强行突入的时候,门被缓缓打开。

       所有人都马上戒备起来,随时做好拔枪的准备。大门打开的速度就好像小舟在海上飘了一个世纪。当大门终于开启的时候,一名穿着得体的少女站在门口。她就好像一个僵硬的人偶,表情惊恐,嘴巴一直颤抖。她今天的打扮似乎是别出心裁,可惜扭曲的表情令她看起来格外狼狈。她的衣裙上面全部都是血,但身上没有受伤。

       膝丸认得这是那个和他们不对付的Boss的掌上明珠,不过她现在的样子太奇怪了,大家都感到不安。只有膝丸冷静地问:“你好,小姐,我有事要找你的父亲。”

       膝丸感觉到这名小姐全身都在抖着,说:“好,好的。”

       她僵硬地把自己移动到旁边,膝丸终于看到里头的情景。仆人还有护卫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四周。他们有的手里拿着枪,但估计子弹还没射出就已经被一刀毙命,没有太多的伤口,大部分受伤的地方集中在心脏和颈部。当膝丸正要转过头询问的时候,那名小姐已经吓得抱着头躲到角落。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把自己缩在一角不断地呐喊:“我只是听他的话开门给客人……不要杀我!求求你!”

       看着她疯疯癫癫的样子,膝丸让下属看住她。大概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他带同了几个下属上楼。一路上到处都是护卫的尸体,那些死者就好像是指示的道标,所有人一直跟着来到最后一个房间。看着鲜血溅到墙上,窗外的惊雷一闪而过,年轻的属下吓了一跳。

       膝丸从容地推开门,属下总算回过神来。在宽大的书房里头,有一名男子叠着脚坐在书桌上。他左手拿着书本,修长的手指翻过新的一页。书桌后的窗外是被雷电闪得一片惨白的天空,但他好像听不见一样,阅读的表情温和而专注。当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他满足地合上书本。

       “真是一本好书,来这里一趟真是非常有意义。”

       若不是外头死了太多人,年轻的属下估计真的会以为髭切是来这里和人借书聊天。但是在髭切的周围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鲜血就好像喷绘一样溅得周围都是,只有他看起来出奇地干净。听到有呻吟声的时候,年轻的属下马上看向一旁。

       一名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他好像已经被吓得失去了语言能力。所有人都认得出这是对面的Boss。他的手臂受了伤,血一直在流但是不敢发出声音。髭切微笑看着他,在髭切的眼神底下,害怕得想要逃走的Boss完全不敢动。在所有人都震惊得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的时候,膝丸走了进去。

       膝丸在众目睽睽之中在髭切面前单膝跪下,抬起髭切的手亲吻他的手背。髭切居高临下地低下头看着膝丸,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动作。那一刻年轻的属下的脑海就好像被蛊惑了一样想,这是他们的Boss,旁人对他的跪拜是那么地理所当然,鲜血是不敬者的归宿,他们没有资格在他面前抬起头来。

       “我是来迎接你的,Boss。”

       髭切收回手,然后离开桌子站在地上,任由膝丸帮他披上外套。他正眼也不瞧周围的尸体,在死亡之中从容穿梭。来到那名Boss的面前时,髭切停住了脚步,然后走过去弯下腰,把一把还残留着血迹的小刀交给他。

       “你放心,我的原则是不会对女士和妻小动手。你请用这个,不必客气。”

       他亲切而愉快地说着,好像是来赠送生日礼物的客人。但当那把刀落到掌心时,对方却好像被巨石压到一样整只手往下沉。他看着髭切的眼神如此绝望,好像想请求一丝怜悯。但年轻的属下分明看见,髭切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意。那样的眼神,就好像嘲弄着人类的鬼一样残忍。

       髭切冷漠地转身,再也不看那个失魂落魄的男人了。

       所有人都安静地跟在自己的Boss和顾问身后离开。好像觉察到那名属下的困惑,他的老前辈小声地跟他说:“那些家伙也是太不自量力,居然以为自己可以绑架Boss。”

       年轻的属下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看着周围的尸体问:“这全是Boss一个人做的吗?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呢?你该不会真以为Boss是靠着老一派的支持才成为Boss的吧。那些人太傻了,居然以为自己有资格跟Boss谈条件。”前辈瞄了瞄髭切的背影说:“新人,光看外表就去判断一个人的话,你还嫩得很啊。”

       年轻的属下想起了那天自己和髭切报告,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膝丸时那种沉重的压力。他看着髭切的背影,想起他刚才的笑容,于是再也不说话了。

       那边膝丸一直跟着髭切走,他听着髭切说:“不是让你期间好好休养,其他都不用管吗?”髭切斜了一眼看向膝丸的属下。“你可真是有一群能干下属呢。”

       “他们并非不听兄长的话,一切都是我要求的。兄长,你……”

       “没关系。事情已经解决了。接下来其他地盘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处理吧。”髭切懒得去追究那么麻烦的事情。不过膝丸看他的表情就明白,重复的事情髭切不想再提第二次。所以他听话地沉默了。现在一切已经解决了,髭切拍拍手掌说:“反正讨厌的老鼠都不在了,你就好好休息了吧。”髭切侧头看向膝丸的手臂,问:“伤好点了吗?”

       “啊,是的,已经好多了。”

       外头几声惊雷,天空下起了倾盘大雨。疯疯癫癫的小姐在走廊里走着。她像幽灵般从髭切身边经过,摇晃着身体通向了后头的那个房间。

       当惨叫的声音从远方传来的时候,髭切扭动门把推开门。雨水稀里哗啦地倾盘而下,所有凄惨的叫声都被一场大雨掩盖了。髭切抬起头看着阴沉的天空,眯起眼睛微笑。

       “雨真大啊。”

       【END】

 

 

 

 

 

 

 

 

 


评论
热度 ( 331 )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