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刀剑乱舞/一药】 不净色象

Seri_:

CP: 一期一振 x 药研藤四郎




前阵子去旅了个游,真真感觉到看得再多不如多去走走


好像是废话了……




◎一药only,各种私设定,对号入座高抬贵手


◎会有一点点拉灯的部分


◎大概已经不仅仅是ooc的程度了……


 




 




 




“此乃遗世之至宝,请您过目。”


献上之人将手中那物小心地递向左右侍从,他匍匐在地,朝着座上那人露出十分谄媚的笑容。


那是一柄短刀。


刀身雪白清亮,刀背敦厚而刃侧却锋利异常,一看便是名家之作。


“嘛,虽然经历过本能寺的那次大火多多少少有点损坏,不过也让拿手的刀匠重新锻造过了。”


闻言,至高的天下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吉光的刀果真是名不虚传。”


“那可不是,更何况这还曾是那位魔王的爱刀。”


第六天魔王。


藤色的双眸在秀吉的身后那侧牟然睁开。


“信长公的怀刀。”


紫眸的主人是名十分漂亮的少年人、不对,此刻的身形,该说是青年或许更为合适。


那双藤色的眼中满是露骨的讥讽。


“药研通吉光。”


 


 


“一期哥,今天轮到我和你手合了哦……”


药研推开一期一振的房门,而那位兄长却浑然不知,他盘腿坐在桌前,桌上摆着审神者从外界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一期正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之中晃动的人影。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兄长的身后。


一期一振打开了niconico网站的MMD区。


天知道他怎么知道这个弹幕视频网站的地址以及如何拥有了nico的账号。


屏幕中的一大一小模型正随着音乐而舞动着,然而却又在一瞬间,那个相对较矮的小人儿忽然拔高了身形,连相貌也变成了大人的模样,也在此刻,播放屏幕瞬间也被涨起的弹幕给刷满。


“成年的药研果然很棒呢。”


“是这样吧!我也是这么觉得呢——”


下意识接过对话,在他转过身的那秒,一期一振的那声“呢”戛然而止。


正主也兴致勃勃地盯着眼前的屏幕,以自己为模型的人物做出充满着性暗示的舞姿,取而代之的是换来一波接一波更加疯狂的弹幕。


房间之内除却音响播放的歌声,再也没有了任何其他的声响。


包括一期一振的呼吸声也是。


MMD舞蹈播放完毕过后,便是真正的鸦雀无声。


“你一定感觉很羞耻吧。”


……


药研同往常并没有什么差别,他含笑着,看着面前石化的兄长。


“想要解释什么吗,一期哥。”


“&*sdjdh;#ji 吧。”


“什么,可以大声一点吗?”


看出一期一振将要进行的动作,药研赶紧地环住了对方的腰部。


“……请你干脆杀掉我吧!!!”


“不要这么冲动啊一期哥,这只是个人爱好,我可以理解的。”


“被当事人看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爱你哦一期哥。”


挣扎着预备朝自己拔刀的一期动作一滞,他扑通一下坐在地上,绝望地用手捂住了脸。


 


 


明明有现成的对象,却又偏要躲在房间观看以目标为模型的MMD。


大概是被好哥哥的设定给紧紧束缚住了、


……吧?


他这一点也是非常的可爱。


“原来一期哥喜欢这样的我吗?”


“不、不是,只是觉得很新鲜而已……”


虽然心里是这样觉得,可是口中的提问还是丝毫不客气。


药研拖长了声音,戏谑地哦了一声。


“呐,想看看吗?”


湿润的吐气贴伏在自己的耳边,如同恶魔诱惑的耳语一样,明明知道这是对方的惯用的把戏,却依然无法抗拒。


药研趴在一期宽厚的背后,小声在他耳畔嘀咕着。


“一期哥想看的话,我有变成那样的办法哦。”


“说的话,就答应你。”


此刻,他如同一个普通的、被色欲上脑的男人一样。


“……好的。”


“说清楚点,不说清楚我可办不到哦。”


“拜托药研你。”


一期忽然的反身,他紧紧拥住背后的药研,像头牲畜一般、大口地在他的后颈呼气。


“给我看看那个样子吧。”


 


 


示现一色,一切众生各个皆见种种色相。


 


 


他盘着腿,随意地坐在长兄的面前。


“初次见面了,御前大人——”


“你不必那样称呼我。”


一期不悦地紧蹙着眉头,坐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兄弟的名讳早就有所听闻。


不对,该是说大名鼎鼎了。


“我算是你的大哥了,像骨喰鲶尾那样称呼我就行。”


他轻咳了声,端正好姿态,凛然一副长子的架势。


“药研通,既然来了大人的身边,我还是希望你忘掉过去的那些事情,好好地服侍秀吉大人才是……”


“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药研疑惑地歪了歪头,打断了一期的话语。


“可是,你之前不是——”


“哈哈,什么嘛,过去的事情我都不记得啦!”


他大笑起来,蹭到了一期的身侧,他豪爽地揽住兄长的肩膀。


“风雅的事情我可不擅长呐,总之有什么话大哥你大可直说,兄弟们说话难道不应该像竹筒里倒豆子一样吗。”


药研的态度十分的直爽,他看起来似乎真的是如同听说的那样热忱又豪迈,没有任何骄纵的架子。


却也像极了某个人。


他安心地松了口气。


“干嘛什么都学那只秃鼠。”


 


 


药研笑吟吟地看向自己,表情跟之前的丝毫无差。


“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混账!”


他朝着药研大声怒骂,顺手想揪住对方,却被药研识破,药研灵活地钻向一边,让一期扑了个空。


“哈哈哈哈哈笨蛋!”


药研捂住肚子毫不客气地嘲笑起来,他淘气地朝着一期做了个鬼脸,便一溜烟似的从房间内逃开。


 


 


药研通是忠诚之刀。


据说是畠山政长自尽之时无法用此刀刺穿腹部,一怒之下将他扔向角落的药研,药研却立即被贯穿,“舍不得爱惜自己的主人死去”,而药研通这个名字也由此而来。


是否如传言所说的那样忠贞已经不得而知,不过,单单从外表上来看,这确实是把十分精致的短刀。


连同它的付丧神也是一般的美丽。


不同于其他短刀的付丧神那样如同孩童一般的外表,或许是经过重铸,药研看上去完全是修长的大人模样。


只是比一期矮上稍许,一期一振是太刀,这非常的正常。


午后的时候,他看见了正在同三日月闲聊的一期一振。


“好久不见了啊,三日月老爷。”


无视一期的存在,他上前热情地同三日月打起了招呼。


这令身为长兄的一期有些吃味。


“哎哟,这难道是药研通吗?”


“正是本人哟,老爷不会忘记我了吧。”


“哪里哪里,前阵子还和骨喰提起你这个兄弟呢……不过你似乎长大了些了?”


打量着药研身形的三日月忍不住咋舌。


“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会长大的付丧神呢。”


而一侧的药研只是毫不在意地摆手笑笑,寒暄了几句过后,他便抽身离去。


……


“您之前就见过他了吗?”


听到一期突然的提问,三日月像个上了年纪的人一样考虑了半晌,然后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还是老样子呢,这可不是坏事呀。”


一期沉默不语。


他紧抿着薄薄的双唇,琥珀色的眼里波澜不惊,三日月瞥了他一眼,便很快理解到这家伙在执拗些什么。


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大志乃是心魔。”


“……您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一期,你是刀,可是要活很久很久呢。”


三日月用那大大的袖子掩住了嘴角,讪笑了一声,仿佛戏谑一般说道:“那先走一步了,御前大人。”


 


 


所御之臣下。


身侧之大名。


他每日都会端正地坐在秀吉的身侧,听着这位天下人所构想的霸图。


他甚至会为此激动振奋。


太阁殿下是不会输的。


“太阁大人年纪大啦……”


“闭嘴。”


药研站在附近,听到一期的叱责过后,不以为意地一笑。


“一期哥,你要用你那双眼睛好好看看,就算眼睛长得再好看也不是用来作装饰的。”


药研的话令他愈加的烦闷,他抡起身侧的靠枕,砸向这个碎嘴的弟弟。


药研还是那样,灵敏地躲过一期的攻击。


“啧啧,你看看你,愈发像那只秃鼠了。”


过于习惯听到那个不敬的称呼,一期反而习以为常了。他沉住一口气,转身反问起药研:“既然是忠诚之刀,你到底是为何不愿意好好服侍太阁殿呢?”


“一期哥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我不愿意了,你可是刀哦,学着多疑可是不好。”


药研这样的回答令他无言以对。


结果又只能他一人生着闷气。


药研笑嘻嘻地坐到了一期的身边,他断定了此时的一期一振不会再对自己暴力。


“你似乎已经完全臣服于那个人了呢,秀吉年纪大了,也已经糊涂了,总有会不在的一天。”


“……信长公离开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想的么?”


“织田大将啊……”


药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思了半晌。


“织田大将是个了不起的人呢。”


“所以说一个优秀的主公是会值得去为他一生悬命的。”


“那之后呢,还想做些什么?”


一期的话噎住。


“你无法去改变什么,为何不好好去做一把刀呢?”


他乏味地托着腮说道。


“什么忠诚之刀,只不过是那个家伙没有勇气去自尽罢了,我可是相当锋利的……”


 


 



 


 


本丸里,一期惊喜地看着同他想象中的那般、变得修长而又挺拔的身躯。


不再像是之前还存有孩童那样稚嫩的面容,原来带着一丝丝颊肉的脸庞被拉长,变得更加的瘦削与刚毅,他的眉骨深刻,鼻梁挺直,而眉形与双眼却仍带着传统日式美人的味道,眼角狭长而挑起,藤色的眸子里流动着敏睿的光彩。


这样的药研穿着一期睡觉时所穿的浴衣。


“没有合适的衣服,暂时就拿一期哥的衣服穿穿了。”


他有些苦恼地系着腰部的带子。


“好像还是大了一点呢,嗯?!——”


 


 


视角突然被翻转,他直愣愣地躺在身下柔软的床铺,一期紧紧环抱住自己,脸侧是他柔软的水色的发顶,一期的脸埋在他的脖颈间,药研无法得知他此时的表情。 


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忐忑。


“怎么了?”


“没什么……”


一期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过了许久,他才诚实地说出:“这样感觉好棒。”


“怎么说呢,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听了一期的自白,药研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果然是这样吗,和孩子发生那样的关系还是有股犯罪臭吧……”


“这个时候就用不了说这种煞风景的话了。”


他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药研,并用实际行动堵住了那张只会让人头疼的嘴。


 


 


这是更加色气的亲吻。


像之前的欢爱的时候,虽然也会有接吻,但也是一期单方面十分温柔的施与,大概也是考虑到对方少年一般的身体以及自己内心的罪恶感,不仅仅是亲吻,就算是同药研的性交也是十分循规蹈矩的。


此时,一期仿佛一只失去理智的雄兽一般,他将嘴唇毫不犹豫地贴紧身下那人的双唇,磨舐的同时,舌头也同样缠住对方的舌尖挑动,时不时还会用力地吸吮药研口中的涎液。这样的接触使得原本安静的居间内充斥着情色的吸溜声响。


完成这个吻之后,一期抬起头,伏在药研的身前,怔怔地看着他因为缺氧而双颊泛红大口呼吸的模样。


“有点太激烈了……”


“抱歉,我会控制一下的。”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一期的手中动作却不尽然


 




拉灯部分请走:


http://goldfishcocoon.blogwo.com/2016/01/22/【刀剑乱舞一药】-不净色象-【r18】/


or


http://ww3.sinaimg.cn/mw690/006clVP4gw1f2odvm5npcj30c8dt0kjl.jpg





评论
热度 ( 150 )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