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刀剑乱舞】 对象Y 【一药】

Seri_:

CP: 一期一振 x 药研藤四郎




写了一下最初心中所想的一药


被自己否决的暗恋以及永远不能告知对方的情感


双向单箭头




明明一药的萌点就是这种禁忌的背德感(住嘴














这就是、本丸吗?


他好奇地环顾着冶炼室,刀匠笑眯眯地朝着山姥切解释道:““这是粟田口派的一期一振,嘛,也是吉光殿下唯一所作的一把太刀。””


山姥切点了点头。


““一期一振殿下,和我一起去见见主人吧。””


““欸、是!””




 




他跟随着山姥切,走在本丸狭长的廊下。


一期抚摸着自己华丽的制服袖口,一边小心张望着开满繁茂樱花的庭院。


首次拥有了人形的他,对着本丸的一切都感觉到好奇。


山姥切推开审神者的房门,颔首示意一期进去。




 




““一期一振。””


面带着容纱的女子和蔼地称呼他道,一期跪坐在她面前,虔诚地朝着审神者土下座。


““没想到这次能够召请到你,真是让人格外的惊喜。””


““不胜惶恐。””


一期抬起头,他注意到审神者身后坐着个小小的少年,正也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


审神者注意到一期的目光,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近侍,立即恍然大悟。


““这是药研君,说起来,一期还是药研君的兄长呢。””


兄长?


药研与一期一振俱是一脸茫然的神情。


““不过说到底你们还从未见过面,有些陌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审神者掩袖笑道。


““要不要趁现在培养一下感情呢,一期君?””




 




““您好。””


那位少年人首先打破沉默,友好地朝着自己笑道。


““……你好,药研。””


药研看到他这样有些拘束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


““哈哈,您似乎有些太紧张了呢,不过凭空多出来一个兄弟,确实是让人难以相信。””


对方澄澈的藤色眸子满怀着笑意看着自己,一期下意识匆忙解释道:““并不、并不是难以相信,与其说是惊讶,有像药研这样一个弟弟,可能现在的我有些过于高兴了。””


““是吗。””


药研露出愉快的笑容。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其他的兄弟?””


““欸?!””


““噗嗤。””他终究没有忍住,颤抖着肩膀笑了出声,““您难道只以为,就只有我一个弟弟吗?””


药研站起身,朝着一脸惊异的一期伸出自己的手。


““走吧,一期兄。””


他看到少年人对着自己露出相当好看的笑容,一期有些羞涩地握住他的手,由着药研带领着自己向着粟田口的房间走去。




 




吉光一生所铸的短刀数量相当的丰富。


一期一振站在房间的中间,那些比起自己来说矮小很多的弟弟们相当热络地环绕着自己,似乎已经非常期待着自己的到来。


这就是家族的感觉吗。


他微笑着抚摸着弟弟们小小的脑袋,露出十分幸福的笑容。


所有的兄弟都娇憨地黏着自己。


除了药研。


他看到药研斜靠在门框,朝着自己与他的兄弟投递来温暖的目光。


“因为,我也是哥哥嘛。”


药研是这样跟自己解释道。




 




“药研也是把我当做弟弟来看待了吗?”


“与其说是当做弟弟,应该说,我正在适应能够依靠兄长的感觉吧。”




 




本丸的生活比起曾经作为一把刀来说,真是有趣丰富多了。


一期跟随着部队的其他成员,尝试着第一次出阵。


“放心吧一期兄,我会保护好你的。”


“欸、明明我才是当哥哥的那个……”


“嘘,小声点,敌人要来了哦。”


药研的话音刚落,一只口衔着短刀的怪物朝着他们飞驰而来。


“斩断它!一期兄!”


他本能地听从着药研的命令,举起他那把佩刀朝着敌方一击,那只骨状的怪物发出凄厉的叫声,似乎受到相当不得了的伤害。


“很厉害嘛,一期兄。”


“等等、小心你的背后!”


一期下意识地想护住身旁的药研,在他的背后耸立着个拿着巨大武器的面目可憎的大个子,正挥舞着那把似乎比药研还要大上一点的刀,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与药研。


药研微微地回头瞥了一眼,却令自己始料未及的是,他借助弓身跳跃时产生的巨大冲击力,轻快地跃上怪物的臂膀,并风驰电掣般将自己的刀刃对准怪物的后颈。


“连刀柄都要贯穿了哦!”


一期看到药研露出必胜的笑容,右手摁住刀柄将刀身用力一推,狠狠扎入怪物的后颈。


完美的一击必杀。


敌人应声倒下,药研轻快地从它的身上跃下,拔出了镶入后颈的短刀。


“真是厉害……”


一期由衷地赞叹道。


“嘛,像这样的攻击方式仅仅只能对付这样笨重的家伙罢了,如果一击不能把它弄死,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他讪笑着挠了挠头。


“嘛,再怎么说,我也是短刀。”


药研弯身捡起地上掉落的刀剑。


“一期兄会变得越来越强大的。”


他回头对自己笑了笑。


“当然,我也不会认输的。”


一期望着他回头远去的背影,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嘴,而右手却紧紧握住自己的佩刀。




 




如同药研所说的那样,那种以命相搏的攻击方式,如果无法做到一击必杀,那么付出的代价也将会是惨痛的。


“有破绽啊,药研。”


他挥刀格挡住药研对自己的攻击,对方眼中的不服气一闪而过,迅速抽身而退,蹲下身揣测着一期下一步的攻击。


由药研自己提出来的手合番。


刚刚那一次蓄力的突刺被一期所看穿,对方轻松地挡住自己的攻击,并凭借更大的气力将自己逼退。


“做得不错嘛,一期兄。”


“你还有招数没有使出来吧,我可不能因为这一次的侥幸放松警惕呢。”


“那是当然。”


药研将刀尖对准一期一振,迅速朝着他攻击过来。


“哈,就只是这样吗?”


一期侧身用刀柄挡住药研的刀刃,体型原因而导致的力气上的差距一览无余,他看见药研变得有些吃力的表情,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


“就是现在。”


凭借着刀刃碰撞的支撑力,药研压下自己的重心,下身腾空而起,矫健的双腿朝着一期的腹部狠狠地蹬去。


“什么……”


一期重心不稳地倒下,手中的木剑也随之掉到了一旁,药研趁机一跃而上,坐在了一期的身上,他的双腿夹紧了一期的两侧的腋下,将木质的短刀抵住了一期的喉咙。


“还是不够呢,一期兄。”


他笑嘻嘻地站起了身,向着仰躺在地上的一期伸出了手。


“没想到你还使用体术,这简直就是犯规……”


“没说过手合不能有其他肢体上的接触吧,再说我这样的小个子,如果想要胜利的话也只能另出新招了。”


“你真是相当了不得的演技啊……”


一期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期兄进步得太快了,让我觉得有些害怕。”


那个少年直视着自己,耿直地说道。


“难道输给我很丢脸吗?”


“并不是。”他摇了摇头否认,“只是在想,如果我没有做得更好一点,一期兄大概就再也不需要我了吧。”


“……你说什么呢。”


一期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环紧这个清瘦的少年,温柔地抚摸着他柔软的黑发。


“药研永远是我的弟弟,我所要做的是保护好你,被反过来保护的话,那我这个做兄长的就太失职了。”


“尽情依靠我一点吧。”


他呢喃着说道。




 




药研是个不服输的弟弟。


也许是在自己没有来的日子肩负起太多的责任,无论是日常里令人信赖的药研,还是战斗中勇猛无畏的药研,这样出彩的他经常令人忘记他作为一把短刀的事实。


作为“人”来说,他真是太完美了。


一期一振最近老想着药研的事情。


“有些事情弄不明白,想向主上讨教一下。”


一期跪坐在审神者的座下,诚恳地说道。


“生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嗯?一期君生病了吗?”


“我想是的。”


他苦恼地搔了搔脸颊。


“这阵子胸口老感觉到苦闷,总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可是。”


他抓紧大腿裤子上的布料。


“可是,如果一见到那个人的话,这种难受就会烟消云散,因为不想让自己痛苦就会一直想着那个人,然而一旦想着他,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就会愈加的强烈。”


“我是不是、生病了?”


“不是哟。”


审神者笑着否定道。


“大概是一期君,喜欢上那个人了吧。”


“喜欢?”


“是的,喜欢。”


审神者开始费力的解释起来。


“想立马和那个人见面、想拥抱他,若是在一起便会感觉到快乐,若是被强行分离便会无比痛苦,这种感觉就是喜欢哟。”


她有些羞赧地扭过头。


“当然,这是我在现世那边总结出来的啦。”


“不过一期君的话,这种感觉大概就是喜欢吧,不会错的。”


“那么、我应该怎么办呢?”


“一期君所说的那个对象,是谁呢?”


他张口,那个名字正准备呼之欲出。


不对。


一期忽然愕住。


“怎么了,一期君?”


“没、没什么……”


他尴尬地笑了笑,将头撇了过去。


“我想,应该还是我生病了,并不是喜欢吧……”




 




药研是自己优秀的弟弟。


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生病了,要自己好好治疗才行。




 




由于池田屋的地图的开放,短刀们开始活跃起来了,作为本丸练度最高的一把短刀,药研义不容辞地负责起队长的职务。


“主上。”


一期简单地朝着审神者行礼,便匆忙地走了进来。


“主上,听说您选择药研作为主力部队的队长?”


“是的呢,药研君也欣然同意了。”


“主上,药研是短刀。”他有些着急地解释起来,“他每次战斗都是那样,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受伤,让他去那样的地方会不会太危险了?”


“可是,小夜君和爱染君也是短刀哦,我明白一期的心情,一期君要对这个孩子更自信一点呀,药研君很强的。”


“那么,可不可以让我一起过去。”


“一期君。”审神者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期君并不适合去夜战,你自己知道的。”


她站起身,示意一期跟着自己一起出来。


“我也给一期君布置了任务,趁着现在还没有出阵,去和药研君打个招呼吧。”




 




他在本丸的庭院看见了药研。


药研牵着一匹马,朝着自己走来。


“一期兄。”他朝着自己飒爽地挥手道,“听说一期兄要去阿津贺志山,所以帮你把马给牵出来啦。”


“什、什么……”


“一期兄不知道吗?”


药研看向审神者,后者无奈地朝着他摇了摇头。


“一期君准备一下,跟着大部队去阿津贺志山吧。”


“为什么……”


“一期君也需要锻炼自己,喏,药研君已经把马都牵出来了,好好给大伙儿看看你的实力吧。”


药研也向着自己投来自信的目光。


“祝您武运昌隆,一期兄。”


他有些难过地垂下头。


“你也是,武运昌隆,药研。”


一转眼间,他恢复起之前的表情,朝着药研温柔地笑了笑,就像是平常那样。




 




背德之情根本就没有存在。


他一直这样暗示着自己,药研是自己重要的弟弟,也是令自己引以为豪的弟弟。


所以,纵使偶尔出现了不应该的情感波动,也是不能被允许的。




 




阿津贺志山之行非常的顺利,并没有出现检非违使。


“哈哈,太阳快要下山了呢。”


领队的三日月望了眼山边摇摇欲坠的夕阳,将敌方掉落的刀剑捡了起来。


“说起来,似乎这次是吉光你的弟弟负责池田屋的作战呢。”


“是的。”


“那真是个相当厉害的孩子啊,想必你也是感到十分的骄傲吧。”


“药研确实是让我引以为豪的。”他笑着朝着三日月颔首,“三日月殿下您也了解我的弟弟吗?”


“称不上是了解,不过那孩子,偶尔也是相当的好强呢,和他手合过几次,感觉真的是……”


三日月摸着自己的下巴,试图努力找出一个合适的形容。


“感觉真的是,有点太拼命了。”


“吉光。”他收起之前散漫的神情,忽然严肃地对自己说道,“像药研这样的好战固然没有什么不错,可是竭力相搏也是会伤其自身,作为长兄,我还是认为你得劝劝他。”


“似乎药研他……把我当做竞争的对象了吧。”


一期撇过头,隐忍住胸口中的苦闷。


“是这样吗,那更得由你解开他的心结才是啊。”


“该解开心结的人是我才对。”


他苦笑了一声。


“三日月殿下,大概不会知道的吧。”




 




池田屋作战部队是在深夜出阵的。


一期回来的时候,并没有赶上同药研告别,他缓缓走到手入的房间,靠坐在墙壁的一侧沉默着。


他并没有受伤,甚至连刀装也没有被破坏掉。


毕竟自己是实力强大的太刀,更因为稀有的缘故,还可以配置更多的刀装。


但是药研不能够。


他看起来是那样的瘦小,纵使在短刀中算得上是较为高一点的个子,可是和自己比起来,和那些身形巨大的怪物比起来,真的是太瘦小了。


或许并不应该用弱小来形容他,这个孩子似乎正为此反驳而不竭余力。


一期将头埋进臂膀之中。


也许正因为他这样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拼命,自己的视线才会被他如此所吸引吧。


“我在干什么呢,又在想这种不可能的事情……”


寂静的手入室里,只传来他低声的叹息。




 




药研带着部队其他的成员回来了。


作战的结果并不是很理想,找错了方向不说,自己还被对面的大个子枪在肩部捅了个大洞。


“真是可惜啊……”


“哪有的事,已经尽力了嘛。”


一同作战的伙伴堀川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意识到他肩部的伤口,立马将手挪开。


“抱歉,没有考虑到你受伤了。”


“小事啦。”


药研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他回敬给堀川一个放心的笑容,将腋下的作战报告递给了他,挥手告别道:“大将那边就先麻烦你去告知一下吧,我先去手入室那边,很快就好。”


“你自己要注意一点哦。”


药研推开手入室的房门,诧异地看见坐在里边的一期一振。


“一期兄这是在手入吗?”


他有些着急地检查着一期的身体,发现对方衣冠整洁,并没有什么伤口。


“真是吓到我了,还以为你受伤了呢。”


“明明受伤的是你才是。”


药研瞥了一眼身上大大小小的挂彩。


“我这边并不重要……”


“药研!”


一期感觉到愤怒和无助,他将药研小心地托到旁边的病床,面无表情的解开他的衣裳。


“喂喂一期兄,我自己可以……”


“我是长兄,这种事情由我做才是。”


似乎被一期话中的内容所扼住,药研愣住了一会儿,便垂着头任由一期给自己处理伤口。


“您总是对我摆着兄长的架势呢。”


“可是这是事实不是吗。”


“当然,您的确是一位优秀的兄长,但是我……”


他自顾自打断自己的话,立马否认般摇了摇头。


“但是我还是,想让您看到我的力量啊。”


“我可是不止一次看到。”


将伤口处理好后,一期立马替他穿上了外套,将头扭过一边。


“甚至有时候会想,药研你是不是并不希望有我这样一个哥哥吗?”


“并不是。”


他望着一期后颈细碎的蓝发,又忽然放弃般叹了口气。


“不过,偶尔也会这样想吧,如果从另一个方面来说。”


“确实。”


一期握紧自己的双拳,额头的碎发遮住了他的双眼。


“偶尔我也会想,假如药研不是我的弟弟就好了。”


手入室又陷入尴尬的沉默。


一期站起身,拥抱住药研。


“可是药研,你永远是我最引以为豪的弟弟,永远都是。”


感受到一期温暖的体温,药研也下意识地抱紧他。


“您也是,我会一直因为有一期兄这样优秀的兄长而自豪的。”




 




无论是谁,均是吉光的骄傲。




 




一期走出了手入室,便如释重负般靠在屋外走廊的柱子上。


“险些就没有克制住呢,真是万幸……”


他用手背掩住了自己的双目。


而另一边的手入室内,药研垂着头涣散地盯着肩上一期替自己包扎住的伤口,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看来不再努力一点是不行的啊。”




 




不能够被察觉到,这种污秽的情感。


纵使被割裂在不同的空间,而这种由吉光所绑定的认知却是一致的。




 




永远不能所被告知的对象。









评论
热度 ( 115 )
  1. 栗栗栗栗子Seri_ 转载了此文字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