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刀剑乱舞/一药】 Black Rain

Seri_:

CP: 一期一振 x 药研藤四郎




试试写写并不温柔优雅的一期一振


相当恶劣以及内黑的一期兄


 
 


◎R注意


◎现paro设定


◎脑子有洞的一期兄出没,现在走还来得及


◎鹤丸大量出没,没错,下篇就是【哔......


 
 




 


““吉光君,准备好了吗?””


““是。””


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将裤子的褶皱抹平,对着并不透明的玻璃打量着自己西装的前襟。


 
 


鹤丸经过礼堂的时候,稍微留心地朝里面看了一眼。


新生会已经进行到新生代表致辞的环节了。


舞台底下的座位早已经被坐满,他仔细地环顾了一圈,不光是稍显稚嫩的新生,在座的观众里还有许多自己熟悉的面孔。


““吉光君好帅……”


台下的女生们小声地讨论道。


吉光一期一振。


台上的那位男子这样介绍自己道。


这次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似乎是个样貌相当周正的孩子。


“此次在贵校作为新生代表,在感到非常荣幸的同时,我也是相当的惶恐。”


一期有些羞涩地笑了笑。


这个不足挂齿的细节引来了女生们相当不得了的躁动,鹤丸身边的一位长发的女孩甚至忍不住小声尖叫了起来。


他有些苦恼地堵住耳朵。


“真是不得了啊,吉光君……”


鹤丸望向台上优雅得体的一期一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如果作为演员来评价的话,打满分也不足为过吧。”


 
 


新生会结束过后,他灵活地避开那些向他索要联系方式的女生们,穿过内部的楼梯,从礼堂的侧门走了出来。


“真是相当精彩的发言呢,恭喜你,吉光君。”


站在门外的白发男子让他着实吓了一跳,对方朝着他露出得逞的笑容,不紧不慢地说道。


一期抑制住心中的不快,他恢复起平日那样温和而得体的样子,简单地朝他道谢。


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放过他的念头。


“吉光君,人的眼睛可是不会说谎的哟。”


“您似乎……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呢。”


鹤丸环住他的肩膀,开始小声地笑了出来。


“吉光君其实很寂寞吧。”


“嘘。”他接着补充道,“我能猜到你会反驳我的哟,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呢。”


“因为我和你,可是同一类人啊。”


一期回头看了看不怀好意地笑着的鹤丸,嘴角营业式的笑容慢慢收回,整个人的气场如同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一样冰冷而无机。


 
 


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叫做鹤丸国永,是大自己一年级的学长。


他接过鹤丸朝自己递来的啤酒,将拉环打开后,他开始小口抿着瓶口喂喂冒出的气泡。


“所以按照一期君所说的,现在只剩下弟弟这唯一一个亲人了吗?”


“是的。”


一期和鹤丸蹲在学院教学楼一侧偏僻的楼梯口,一句搭着一句地交谈着。


“父母在我读国中毕业的那年过世的,原本几天还打算商量带我和弟弟去游乐园,下班回来的路上,公车出了事故。”


“喔,这个我倒记得,似乎很惨烈呢,电视上也报导过。”


“是的。”


一期盯着手中的易拉罐。


“靠着这笔巨额保险一直活到现在。”


“真是不容易呢,一期君。”


“不过这些年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药研非常的乖巧懂事。”


“哦,你的弟弟吗?”


一期点了点头,不由自主地露出宠溺的笑容。


他打开背包,拿出了自己的钱包,打开后将里面的照片递给了鹤丸。


“很可爱吧,我的弟弟。”


照片里的是一期和他的弟弟,不同于兄长蜜色的皮肤,一期的弟弟看起来似乎有些病态的苍白,他睁着那双紫藤色的眼睛,乖巧地牵着兄长的手,露出可爱的笑容。


“确实很可爱呢。”


“对吧。”


他拿回照片,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回钱包。


“不光很可爱,而且非常的懂事,成绩也相当的不错,可是让我相当自豪的弟弟。”


“是吗。”


鹤丸饶有兴趣地望向他,一期似乎仍然耽于对弟弟的回想之中。


不得了啊,他这样的表情。


似乎爱被填满过后,逾越出来的就是占有了呢。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药研一起生活一辈子。”


一期一振温柔地笑道。


 
 


虽然一期并不喜欢鹤丸这个人,不过意外地,只有在这个偶尔观察入微得有些令人生气的男人面前,他才能完全释放自我。


“交往真是一件无趣的事情。”


他有些费力地对着鹤丸解释道。


“一旦确定了恋人的关系,两个人都会被束缚了起来,这种和社会契约没两样的关系为什么偏偏被一些傻瓜竭尽全力地追求呢?”


“大概是,一期君之前所交往的对象并不是你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罢了。”


“刚开始接触的时候都很可爱,可是慢慢了解过后,这些可爱生物的本性便让人避而不及了。”


“哪里有你所说的那么严重。”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鹤丸下意识地问道:“那你的弟弟呢?”


“什么?”


“我说药研君,如果是和药研君呢?”


一期懵然了几秒。


“你、你说什么……”


“果然我没有想错呢。”


鹤丸朝着他狡黠的一笑。


“一期君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交往的对象根本就不是药研啊,所以才会这样的迁怒吧。”


“靠一期君的这张脸的话,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手到擒来的,你怎么就不确定,你的那位可爱的弟弟,难道不会跟你周围这么多献媚的花朵一样,毫无理由地喜欢上你呢?”


 
 


药研是,喜欢着自己的吧。


 
 


被鹤丸拆穿了心底隐藏起来的龌龊的念头,一期却丝毫没有被发现这样不伦的羞愧。


“一期兄?”


似乎能够想象得到,这个乖巧又美丽的孩子被自己压在身下,朝着一直赖以信任的长兄递来疑惑的眼光,丝毫无法联想到自己即将被兄长侵犯的发展。


“喂,一期,你要坏掉了哦。”


“什么嘛,还不都是你的错……”


他捂着脸,在手掌下发出模糊而低沉的笑声。




 


“话说鹤丸,要不要和我一起玩玩?”


一期笑着朝他提议道。


“反正对象都是那些可爱的傻瓜们,要不要试试,加入我们?”


“这可不像你之前的风格啊,你不是说你有洁癖吗?”


“反正都已经弄脏了,不对、母狗们本身就很脏。”


鹤丸看着这样的一期一振有些咋舌。


“你之前可隐藏得真好呢。”


“不把你一起拖下水可不行呢。”


他看着一期亲昵地搂住身旁的女人,在她耳畔说着相当露骨的情话。


真是虚伪的男人。


鹤丸在心底厌恶地评价道。


 
 
 


果然还是不能够满足。


女人的大腿满是柔软的脂肪,不够那样的纤细和韧性。


腰也不够细。


不是柔软的黑发。


更关键的是,永远不会像那样毫无保留的信任地看着自己。


他坐在地板上,腰部的脊椎抵住了房门。


“一期兄。”


“一期兄,开饭了哦。”


门外传来药研的声音。


他烦闷地捂住了额头。


“一期兄?”


房门被推开,露出了一道小小的缝隙。


他回过头,看着药研那双藤色的双眼正透过那道缝隙担忧地看着自己。


一期难耐地咽了口口水。


“药研,哥哥有点不舒服。”


“可以让我进来看看吗?”


“好的,那进来后,药研替哥哥治疗一下吧。”


他站起身将房门完全打开,将连自己肩头都没到的弟弟环住在胸前。


“我们开始,治疗吧。”


 
 




拉灯内容移步:


http://goldfishcocoon.blogwo.com/2015/07/14/black-rain/


or


http://ww3.sinaimg.cn/mw690/006clVP4gw1f2odvntu49j30c89or1kx.jpg


 

评论
热度 ( 185 )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