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刀剑乱舞/一药】 ギャンブル (上)

Seri_:

CP: 一期一振 x 药研藤四郎


         鹤丸国永 x 药研藤四郎




在欲望的驱使下,我没有忍住我的手。


笔者是个文盲,不要在意细节,这就是个很纯粹的肉,炖得还不好吃


我的OOC可是突破天际的OOC




◎吉原paro设定


◎R18注意


 


 
 


 


吉原游廓,花魁道中。


并不宽阔的道中挤满了慕名而来的男人,黑发的少年一边撑起巨大的纸伞,一边还得警惕地注意着四周蠢蠢欲动拥挤的男人们。


“嘛,就这样挤着看,其实也看不清恭子小姐吧。”


另一边负责护卫的杂役凑近药研,小声地说道。


“可是很热闹不是吗?”


“确实倒是热闹。”


在夜晚整齐悬挂着的红色灯笼摇曳着妖冶的光芒,华美的花车开道,侍从们搀扶着恭子缓缓地游弋过四周爱慕亦或者是艳羡的眼神。


“不过坐在那上头的话,倒是看得很清楚呢。”


他抬起下巴示意着,药研随着他的视线望向他示意的方向。


面容俊秀的蓝发男人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观看着花魁游行的场景。


“那似乎是吉光府上的大人呢。”


“原来如此。”


他会意地点了点头,便继续撑起纸伞,跟随着护卫的道路缓缓走去。


 


 


富贵也好,平凡人也好,皆是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东西。


眼下只要挣够更多的钱,支撑起这个小小的家族即是万幸。


“药研哥。”


乱推开房门,小声地呼唤道。


“唔,怎么了?”


“我想和药研哥一起睡。”


乱掀开被子,灵活地钻进床铺。


“那晚上不要乱踢被子哦。”


“不会的啦。”


他紧紧抱住兄长的一只手臂,将脸埋入对方带着高温的身体。


“药研哥好温暖。”


“唔。”


“你不会抛弃我们吧。”


“当然不会。”


他揉了揉乱柔软的长发。


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这个家族。


 


 


“哟,一期,今天要不要去玩点新的花样。”


“您的兴趣我确实是不敢恭维。”


在吉光府上,鹤丸兴趣缺缺地看着一期整理着最近的账目。


“喂,我说这种事情交给下人去做不就可以了吗?”


“殿下如果觉得无趣的话,大可不必来找我,自己寻欢去罢了。”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鹤丸撇了撇嘴,他站起身绕到了一期的后背,一只手搭住对方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  “呐呐,我说一起去玩玩吧,上次不也是去看了恭子的道中吗?”


“当然会有回报的,上次你提到的那个交易,我仔细想想,也不是完全不可行的。”


一期深深叹了口气。


“那真是乐意之至。”


“我说过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样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家伙比我会玩多了。”


鹤丸毫不避讳地露出鄙夷的神情。


 


 


夜幕的玉屋,一天的日常才正要慢慢开始。


游女们穿着华丽的和服进进出出,亦或者是假装无所事事地斜倚在门侧,等待诱惑着这一晚的爱情。


“药研,麻烦过来一下。”


须磨小声呼唤着他,药研注意到她的动作,小跑着过去。


“有什么吩咐吗,须磨小姐。”


“有不得了的大人要过来。”


她的脸浮现出红晕,有些兴奋地小声说道。


“想拜托药研君给我梳个好看的头发。”


“这种事情就放心交给在下吧。”


他尾随着须磨进入房间,待对方端正地坐好后,便站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散开她华美的长发。


“那是怎样一位大人呢?”


“是五条殿下家的鹤丸殿呢,那可是位非常俊朗的殿下啊。”


还有吉光府的那位大人。


须磨补充道。


药研梳发的动作一滞。


“那可真是个好机会啊。”


“当然。”她凝视着铜镜中映出的美丽的女人,“不过,像那样的大人,仅仅是逢场作戏罢了。”




 


一期看起来似乎是位非常温柔的君子。


他耐心回应着每位献媚的花朵,丝毫不见不耐烦的神色。


药研站在角落,食指缠住自己有些过长的鬓发。


看起来已经不需要修剪了。


对方金色的眸子对上了自己。


他像猫一样吊着自己藤色的瞳孔,含蓄却又毫不羞赧地朝着他一笑。


的的确确看到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


 


 


“你也是今晚打算绽放在这里的花朵吗?”


“如果大人您希望的话。”


 


 


拉灯内容


http://goldfishcocoon.blogwo.com/2015/07/04/ギャンブル-(上)/


下篇鹤药,择日更新




长微博防炸链接:


http://ww3.sinaimg.cn/mw690/006clVP4gw1f2hg4jlhbuj30c8f51npd.jpg

评论
热度 ( 125 )
  1. 栗栗栗栗子Seri_ 转载了此文字
  2. 栗栗栗栗子Seri_ 转载了此文字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