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刀剑乱舞/一药一】 See sheer (中)

Seri_:

CP:一期一振 x 药研藤四郎 x 一期一振




脑洞大开的产物,大概是甜甜的又有些苦涩的东西吧。


笔者是个考研狗,更新会比较慢一点。




◎现paro还是什么莫名其妙的paro反正说不清楚的设定,一药一only。


◎OOC飞起,请不要留下同主题无关的评论,大感谢。


◎未完待续,择日更新。












“Ichigo——”


耳畔亲昵的称谓甜蜜得做作到黏腻的程度。


然而元凶紧紧箍在自己脖颈的那节手臂的力道却与之截然相反,凶猛暴力得仿佛想要将自己窒息一般。


一期费力地偏过头,便看到穿着水手服的药研。


青春期男孩的身体还未完全发育,再加上他原本就十分清瘦的体型,这样的打扮意外地没有什么违和感。


“一期先生。”


不光是自己,连同桌子对面的井口小姐也是一般的目瞪口呆,达到这样的目的过后,一期注意到药研眼中的嫌隙一闪而过,立马换成往常那样飒爽的笑容,朝着自己打招呼道。


“真是凑巧,刚好路过这里,朋友还说要不要进来吃些东西,可是我并没有那么多钱呢,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一期先生在这里。”


“原、原来是这样吗——”


“可不是嘛。”


他亲密地靠着一期的座位一起挤在一块,一只手亲昵地攀住一期一振的一只胳膊。


“这位小姐是一期先生今天约会的对象吗?”


被那双带笑的藤色眸子注视着,那样如同宣战一般的笑意令井口不由得如坐针毡。


 


 




“是的呢,粟田口先生是我的后辈,想想之前还没有请过他吃过饭......”


她拿起手边的咖啡,强装淡定地小小抿了一口。


“那、那你呢,也是粟田口先生的朋友吗?”


被容貌娟丽的女子中学生忽然缠住,这样老套又暧昧的桥段总是会令人强行联想起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援交?网恋?还是所谓的幼妻——


“是我的同租人。”


从刚开始就保持着缄默的一期蓦地开口,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令药研不由得饶有兴趣地打量起他。


并不是恋人,更不是所谓的兄弟。


不知道一期这样的回答是出于怎样的目的,他面色不善地去了前台结了账,朝井口道歉过后,便同药研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餐厅。


 


 




结伴的路上鲜有地沉默不语,意识到一期并没有开口的打算,药研也识趣地同样安静地朝着家的方向走着。


回到家后,一期将门锁好过后,便面无表情地脱掉外套,重重地坐在了沙发上。


药研不以为然地瞥了他一眼,转身从冰箱内拿出瓶装的大麦茶。


“打算让我去做饭吗,大哥——”


“这就是你的态度吗?”


对方这样不以为意的态度成功成为了点燃他理性背后死死抑制住的愤怒的引线,面对自己的叱责,那个人只是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喝着手中的饮料,这样仰起的弧度能够清晰地看见他鼓动着的喉结。


将瓶中最后一点茶喝光,药研随手将它丢到了垃圾桶,一屁股坐到了一期一振的对面。


他大喇喇地坐着,裙子也是随意地顺着他的动作向上翻着,隐隐露出了下着的男士内裤。


一期垂下眼,深深呼出一口气。


“你从哪弄的这套衣服?”


最先问的竟然是这个问题,出乎自己意料地,药研也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是逢坂他姐姐的。”


“......为什么会有他姐姐的衣服?”


“逢坂自己偷偷拿的,早上忘了把便当塞给他姐姐了,那个小鬼,竟然叫我一起假装A女高的学生给他姐姐送过去......”


一期仿佛只是想要弄清他那身女装的出处而已,问完这个问题之后,他便继续沉默起来。


这样消极的反应完全出乎了药研的预料,在这之前,他甚至还以为一期会像之前那样教育自己一整晚。


“这样就完了吗?”


他不甘心地瞪向一期一振,然而对方却没有搭理自己的打算。


“喂,难道你自己不想解释一下吗?”


药研站在一期一振的身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随后,他竟一把抓过一期的领口,强迫着对方同自己对视。


“不想跟我解释刚刚的情况吗,大哥。”


攻势逆转,那个孩子咄咄逼人地瞪着自己强迫着某个奇怪的解释,仿佛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一般。


“谁教会你这样没大没小的。”


“嗯、你说什——”


“看来骄纵并不是什么正确的教育方法啊。”


只感觉抓住一期一振领口的双手被蛮力一把扯开,紧接着一振翻天地覆,瞬间的晕眩过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被一期摁在沙发内,一只手将他的头偏向沙发的一旁,一只手毫不费力地将自己的双手向后反剪住。


 


 




这样暴怒的一期一振已经许久未见。


“我是希望你做个好孩子的。”


“你可是真把我当孩子了呢,其他时候一期哥你可不是这样的、唔嗯!”


后脑的头发忽然被一期扯住,突来的疼痛使得他不由得吃痛出声。


“今天是药研不对,道歉吧,趁我还没有彻底愤怒。”


即使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还是像往常那样温和得缺乏波澜,然而一期一振手上的劲道却丝毫不留情。


“混蛋,根本、根本就是......”


“还没有反省吗,需要我来帮忙吗?”


药研吃痛地眯住一只眼。


这根本就不是平常温柔得几近懦弱的一期一振。


他竟然也会有这种动作。


愈来愈像一个「人」。


 


 




但是,并不需要如此。


 




 


他曲起的一腿,将膝盖对准了一期的腹部。


“别开玩笑了,你这个白痴。”


腹部的疼痛令他发出一声闷哼,药研趁机从一期的桎梏中脱身,灵敏地翻身到一期上头,令这场攻势又一翻转。


他的表情阴鸷而疯狂,那双藤色的眸子由于愤怒而大睁,他捏紧拳头,对准一期露出的那半张脸,毫不留情地挥了过去。


“错的是你才对,白痴,混蛋。”


“明明是你,叫我不要接触什么来历不明的女人,你自己呢,你这个现行犯。”


药研的拳头砸在一期一振的腹部,一期又是一声吃痛的闷哼。


从逃离本丸过后积攒的所有压力、恐惧、迷茫,统统在今天完全的爆发。


“是你让我和你一起逃出来的啊!明明和你在一起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啊!”


药研像是缺氧一般大口大口地呼气。


“为什么不愿意承认是我,害怕她会知道你原来是,对自己那个异装癖弟弟上下其手的变态吗——”


“够了。”


准备继续挥下的拳头突然被握住,紧接着,“咯吱”的声响从手腕处传来,药研瞳孔蓦地缩紧,脱臼的疼痛令他瞬间失去知觉。


“你什么都不知道。”


一期站起身,他抓住水手服后颈的领子,将药研拖着,慢慢走向自己的房间。


“药研被保护得太好了,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像是丢一件垃圾似的,随手将一脸懵然的药研扔进房间,一期面无表情地将房门关上。


“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种量变其实一期自己也慢慢察觉到。


譬如,吃坏了东西就会生病,流血了需要包扎和止痛,如果昨晚没有休息好、那么一天的话都会疲倦不堪。


因为,作为人来说就是如此。


如果这个时候再让自己像在本丸那样、熟练地使用刀械,也已经做不到了。如果濒死的时候没有了救援,那么就会真正的消失。


没有复数的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


对了,还有药研。也许药研自己没有发现,可是日夕相处的一期却察觉到,药研长高了。


他会像普通的男孩子一样,变成像自己一样的大人,即使在本质上,药研早已经就是个大人了。


这些变化令他感到恐慌。


今天这样暴躁,甚至失去理智而动手的药研更是前所未见,他竟然会像个女人一样为这样不足挂齿的小事争风吃醋,以及顶撞了自己。


假如再也没有了骁勇而无所畏惧的药研藤四郎,以及温和包容又忠诚凛然的一期一振。


取而代之的是平凡的粟田口药研与粟田口一期。


这些,都是药研所不知道的。


 


 




狭隘的出租房的卧室内,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到了半夜的时候,房门终于被一期推开。


他穿着满是褶皱的衬衫,袖口以及衣领最上面的那处扣子都不翼而飞。


他从冰箱拿出包装简易的速食便当,以及还没有开封的大麦茶。


简单地加热过后,他又将这些东西拿回卧室。


卧室内仅仅开着盏床头小灯,昏暗的橘色灯光隐约地映出床头的另外一人。


“吃吧。”


一期将便当递给了药研。


对方也并没有客气,拆开筷子过后,便埋头囫囵大吃起来。


然而,由于动作太大,竟扯到了嘴角的伤口。


“......唔嗯。”


一期瞥了他嘴角边处的乌青一眼,便拿开他手中的便当盒,从床头柜取出了酒精和棉签。


“张嘴。”


而药研也意外乖巧地张开嘴,任凭着对方拖住自己的脸颊进行消毒。


“都是药研你自找的,别觉得痛了。”


“你自己不也是,也别觉得自己无辜了。”


药研打量着一期身上青紫的痕迹,以及他有些微微肿起的右脸。


“需要我帮你治疗一下么?”


“来吧。”


就着刚刚那根棉签,一期自己也不计较,安静地让药研替自己处理起身上的伤口。


 


 




然而作为人也是,在发泄过后也是能够冷静下来相互谅解的。


床下破烂的水手服以及其他衣物也悄悄证实了在这之前发成的搏斗。


“是井口小姐擅自决定的,而且在工作上也帮助过我,这种事情也没有办法推脱。”


拧开大麦茶的瓶盖后,一期仰起头喝了口,便淡淡解释起来。


感觉到背靠着自己的药研也微微一怔。


“......我也是,太冲动了,做了这些荒唐的事情,抱歉。”


相互和解过后,无论是一期还是药研,均是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明天的话,一期哥要去怎么和那位小姐解释呢?”


“或许也是件好事。”


一期的发言令药研一愣,于是他便继续补充道,“井口小姐知道我不是单身后,这种不必要的麻烦也不会再有了。”


“......不会有影响吗?”


“唔?”


“我是说。”他有些害羞地撇过脸,“不会说你,私底下和未成年人交往,也许还是援交——”


“噗嗤。”


身旁的一期破功笑出声,药研有些恼怒地看向他。


“我是说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这种事我会解决好的,不过倒是你,怎么和你同学解释呢。”


一期指了指地上乱作一团的女子制服。


“总不该说,是和兄长玩了什么奇怪的Play......”


“这种事情我也会自己解决好的!”


他不满地打断一期,再加上股间没有清理好而一片湿润黏腻的触感令他烦闷地皱起眉头。


“反正是逢坂他姐姐的东西——”


 




 


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的眸子蓦然睁大。


 




 


Riko。


那个无法提及的名字再一次在脑海之中响起。


虽然无法用任何证据去证实,但是药研却依旧能百分之百的确认。


仿佛身临其境一般,连耳边都似乎响起了挂在本丸中的风铃被吹起的声音。


 




 


“怎么了?”


察觉到药研的反常,一期收起了刚刚不正经的笑意,一脸担忧地望向药研。


“有件事情,也许一期哥你无法相信,可是,那是真的。”


药研紧紧握住身侧那人的手掌。


“我看到了,那个「人」。”


时间仿佛也瞬间滞涩住,一期一振无法置信地看向自己。


 




 


“我看到大将了。”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颤抖着补充道。









评论
热度 ( 58 )
  1. 栗栗栗栗子Seri_ 转载了此文字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