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刀剑乱舞/髭膝】 秘欲之楔

Seri_:

我他妈简直智障癌……


远山白夜:



CP:髭切 x 膝丸








一言不发就开始乱飙车。




总感觉这篇发出来就会被直接逮捕的样子orz








◎现paro设定,情/色/官/能/画师剃须刀




◎关于绳艺的部分是我胡编乱诌的,如果有了解这类文化的大佬们请温柔地吐槽我




◎没有ooc也是不可能的【正色




















新的责任编辑会在八点钟的时候过来。




三条社管理精装图书的部门的人是这样通知给自己的,于是在今天,他十分罕见且不情愿地起了个大早。




洗漱完毕后没有过多久,分针也恰好指在了十二的位置,门铃声便如约地响起。




怀着一股怨气,他并没有选择马上去开门,而是在洗手间里磨磨蹭蹭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慢条斯理地将门打开。




饶是平时里一副没什么干劲的髭切,在看到三条那边分配给自己的这位责编之后,都感到鲜有的吃惊。




“老师。”




站在门外的,是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子,那头似乎有些不羁的薄绿色短发使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暴走族,不过髭切却非常清楚,不同于这样嚣张的外表,眼前的这个男人的性格认真到了执拗的地步,换句话说,他是同漫散的自己截然相反的大好青年。




“原来是你呢。”




他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兄长眼中的戏谑不言而喻,虽然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诸多的准备,但是真正当身临其境,这种难以去解释的尴尬的确也是难以回避的。




似乎看出了膝丸的这种紧张,髭切也只是微微一笑。




“那就先进来吧。”




侧身在玄关让出了一条道路,膝丸便垂着头一边道谢,一边却又目不斜视地走进了屋内。




 




 




诚实地说,这次毛遂自荐去担任源髭切老师的责任编辑,他是考虑计划了许久的。




“等等、你真的要去做源老师的编辑?那个源髭切?!”




就连同事也难以去相信一向理智的膝丸会去主动向总编提议去负责那个以魔王著称的髭切的稿子。




“虽然髭切老师的作品我是打心底佩服的,不过那个人的话。”办公室里的同僚们看向膝丸的眼神奇怪而又复杂,“那家伙是鬼才对吧......”




负责源髭切的编辑,已经换过好几个了。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其中无论是哪个,选择放弃负责髭切的理由均是模模糊糊,大抵都是用像是“髭切老师的脾气很坏”如此的借口搪塞过去,然而这样的避而不谈反倒是更加令人在意,于是髭切“魔王”的地位便从此在三条社每位员工的心中深深扎根。




“因为有特别的理由。”




“理由?”




在众人看不到的角落,膝丸眼中的温柔一闪而过。




“大概是因为,是我一直憧憬着的存在吧......”




自从高中毕业之后,膝丸便很少再同兄长见过面了。




由于父母在很久之前便离异,高中毕业之后,兄长留在了京都,而膝丸选择了备州那边的大学,能够有机会聚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




然而,这种“憧憬”,在其他人的耳中,却孑然成了另外一层意思。




“憧、憧憬吗,髭切老师好像画的是那种东西呢......果然膝丸还是大人了啊,哈哈。”




深吸一口气后,膝丸从包中拿出了髭切曾经的几本刊物。




裸/女、性/交、绳缚、以及一些奇怪而又老古的道具的这样的画面大喇喇地摊在客厅的茶几上,即使早就已经知道兄长所涉猎的是这样的领域,但是如此直白地同本人研讨这些事情还是令他的耳根因为羞赧而一片赤红。




“咳,这些都是兄、老师之前的作品,我都带过来了。”他轻咳一声,指着其中一本封面是被龟甲缚的水手服少女的画册,继续道:“这是老师上次出版的《放课后的教室》,也是至今为止反响最好的一部作品,女主角麻美子与比自己年长十岁的老师的恋情以及作为男主的小田切先生对于捆缚的偏爱,这种不伦之恋意外受到广泛的好评,当然这一大方面归功于老师的画功——”




“不伦之恋?”




“诶......?”




被髭切打断并被对方猝不及防地反问,膝丸并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我是说,刚刚你有说是不伦之恋吗?”




髭切的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看向自己。




“为什么呢?”




 




 




“为什么......”消化掉提问的内容之后,他在脑海中努力地组织起语言,有些磕磕巴巴地解释起来,“因为小田切和麻美子的关系是师生吧,而且,小田切还比对方年长那么多,对、对了,那个爱好也不是特别的正常吧......其实我想说的是很罕见的意思。”




半晌过后,他并没有听到髭切的回应,小心将头抬起之后,膝丸竟发现对方正一脸不满地望向自己。




“我还期待,你会和之前的那些家伙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撇了撇嘴角,“看来并不是如此嘛。”




髭切这样的回答令他感到十分的意外,然而,那种本该占有特殊地位的自己竟然会被同其他人相比较的愤怒却更胜一筹,原本打算同兄长联络感情顺便好好合作的心情瞬间便烟消云散。




纵使是膝丸,语气中的态度也不免僵硬起来。




“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我站在一个正常人的出发点。”




“哦?那你的意思是说,作为这些东西的产出者的我就是不正常的咯?”




面对髭切这样咄咄逼人的态度,从最开始就积累起来的怨念悉数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难道不是吗?”




不知道为何,原本还态度谦恭的膝丸突然站了起来,看向自己的表情又是困惑又是愤怒。




“明明那个时候的兄长还是很温柔的吧,兄长根本就不会画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当得知三条社中以某样卖点而人尽皆知的源髭切其实是情色官能画师的时候,膝丸起初是拒绝相信的。




因为是被放置在心中最神圣的位置的、纯洁无暇又温柔无害的兄长。




“为什么呢......”




“你这样,倒像是。”并没有因为膝丸所说的内容而激怒,髭切看到这样满脸沮丧的膝丸,慢吞吞地开口解释道,“倒像是发现一向纯良的妻子竟然被心有歹念之人玷污,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又无能为力的丈夫一样。”




“不对不对。”




无视那样震惊而一脸无法置信的膝丸,髭切赶紧摆了摆手。




“抱歉抱歉,这样的比喻可能对你来说太过分了吧,应该是一直为丈夫守身如玉的妻子却意外被心有歹念之人玷污,而且还是多人哦,满怀着束手无措的悲痛与对丈夫深深的歉意这样的设定才更加适合你呢。”




“这样才更过分吧喂!”




这样的髭切已经到了槽点多到难以去找到一个稍显合适的切入点去反驳他的程度了,最关键的是对方还这样一脸天然地看向你,明明说的是那样过分的话题。




 




 




“不过,刚刚你有叫兄长了吧。”




“没、没错......”




刚刚在情急之中,膝丸称呼了他为兄长,之前用“老师”来代替兄长的称呼也是为了更好地适应这份工作......




“太好了呢。”




令膝丸感到意外的,髭切露出了十分怀念的笑容。




“还想着你刚刚一直‘老师老师’的叫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呢——”




“我怎么可能会对兄长有其他意见!”




......




简直就是意料之中又如同本能一般的反应。




假如以第三人的角度去看的话,膝丸这家伙简直就是被髭切完全驯化好的了吧。




就连膝丸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那张白皙的脸一瞬间被羞意和懊恼地充斥得通红,而坐在另一边的髭切笑意之中的“计画通り”的意味也全然不言而喻。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希望你好好地服从我的爱好。”




髭切捡起摊在茶几上的其中一本,一边随意地翻阅着,像是事不关己一般地补充道:“虐待狂,抖S,还是捆缚运动的爱好者,随便你怎么想都行,只要好好配合我就可以了。”




“你、你说什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露出十分和善地笑容,“难道不愿意吗?”




“当然了啊!我可没有这种爱好!”




“不用这么激动嘛,既然不愿意的话,我当然是尊重你的选择了,不过——”




蓦地,髭切突然站起身,就这样居高临下地望着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的膝丸。




“或者,那就麻烦弟弟你好好尽上身为我的编辑的责任,让我们一起努力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吧。”




这样被动的位置,再加上髭切浑身所散发出的魔王的气息,在这种压迫之下膝丸此时脑中一片空白。




身前的光亮被这个男人所吝啬地遮掩盖住,唯一能够看见的,只有在阴影之下却依旧亮得渗人的那对蜜色的双眸。




“为什么,明明我是为了规劝兄长才过来的啊......”




“所以说,你要选择哪个呢?”




髭切饶有兴趣地等待着膝丸接下来的选择,不过对于这个答案,大概也早就已成竹在胸了吧。




 




 




果然,这家伙是鬼才对吧。












拉灯内容请走:




http://goldfishcocoon.blogwo.com/2016/04/21/【刀剑乱舞】-秘欲之楔-【r18】/




or




http://ww2.sinaimg.cn/mw690/006clVP4gw1f34qb90jskj30c8asxkjl.jpg


评论
热度 ( 291 )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