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鶴一期】與花有緣 第三章 成長

烏龜紳士:

鶴仙X花靈,玄幻色彩+一點現代


再次聲明一期是合法正太,不能接受請點右上角,你好我好大家好


烏龜要開始衝刺趕搞了,所以會專心在與花上面,不會在摸魚去填坑,不要問我開坑,然後發現這篇會寫的比預期多就把短篇撤掉了,因為我也不知道會寫多少╮(╯∀╰)╭


然後被勤奮的自己嚇到了。゚(゚´ω`゚)゚。


~~~~~~~~~~~~~~~~


「小花朵的啟蒙老師要慎選!」——鶴丸


「我覺得你已經把他養歪了。」——鶯丸


鶯丸一臉頭疼的看著坐在桌上的幼童,看著約四歲的他用短小的四肢緊抱著身前的玻璃罐,伸出白胖的小手不停的把裡頭剔透的珠子拿出,咬碎,拿出,咬碎,就這樣不停的重覆著。


「喀擦——喀崩——喀擦——喀擦——」


「我說一期啊……」鶯丸揉了揉額角,看著處於暴食狀態的一期只感到頭痛,某人壓抑太久大爆發,把孩子兩手一丟並留下幾罐仙力珠後就跑去別的地方浪了,簡直是個問題家長,不過小孩也沒多正常就是了……


「嗯?」一期抬頭,用他的大眼無辜的與鶯丸對視,嘴裡依舊沒停的吃著仙力珠,從三天前他被送到鶯丸家後他的嘴就沒停過,原本有十罐仙力珠被他吃到剩手中的半罐。


「我知道你很想和鶴丸一起去玩,但是他需要私人時間,畢竟他為了照顧你,從你還是種子開始憋了一千兩百年了,現在你可以自己行走也能開口說話他自然想出去放風。」


「嗯,父親大人的辛苦我自然知道。」但是不代表他會希望離開父親,尤其是在知道自己是父親在別的位面帶回來的,對於父親遠行就感到厭惡,因為他怕父親回來他就多了個弟弟或妹妹,畢竟當了兩百年的獨子,父親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對於任何搶奪父親注意力的生命體一期絕對排斥。


「知道你還這樣鬧脾氣。」鶯丸看著明顯在鬧彆扭的一期只覺得頭疼,一期黏鶴丸的程度超乎他的想像,而且這樣暴食下去怕是會爆體,但是卻勸不聽。


「……父親不該趁我睡著的時候把我送來的。」說到這裡一期心裡感到一陣委屈,鼓起肉嘟嘟的小臉扁了扁嘴,眼角泛起了水光,淚珠滑落伴隨著一股清香。


「哎呀!怎麼哭了呢?」鶯丸拿出手帕讓一期擦眼淚,雖然鶯丸也覺得鶴丸趁一期睡著的時候把他送來很惡劣,但是像鶴丸臨走前講的一期醒了他別想走讓鶯丸無法反駁。


「從、從我化人之初至、至今兩百年從沒離開過父親大人……嗚、嚶~我的聲音是父親大人一字一句教我發聲,我、我的骨架也是父親大人替我撐起的,更別說我至今仍需要父親大人哺餵……父親大人是不是嫌棄我了……」剩下的半罐珠子被他塞入口中嚼碎


「不會啊,我看他挺喜歡你的。」感覺一期體內的仙力處於飽和狀態讓鶯丸鬆了口氣。


「那……鶯、鶯丸大人,父親大人會給我帶弟弟或妹妹回來嗎?」一期認真的詢問。


「基本上不會,畢竟他對於照顧有生殖器官的生命體肯定沒興趣。」鶯丸摸了摸下巴,對於鶴丸排斥人體生殖器這個毛病他覺得挺奇葩的。


「生殖器官?花?父親大人討厭花!」一期的淚水流的更洶湧了。


「不是花,是人體的。」鶯丸差點忘了花是「生殖器」這件事了,不怪一期現在情緒有些失控。


「人體的……生殖器?長成什麼樣子?」一期的注意力被人體的生殖器轉移了,眼淚有緩和的趨勢。


「你和鶴丸一起洗澡兩百年都沒看過!?」這下子換鶯丸驚訝了,因為一期帶香的體質鶴丸很喜歡拉著他一起洗澡的,特別是泡澡,連衣服也一起洗呢。


一期茫然的搖搖頭,難道父親大人的身體跟他不一樣嗎?


「嗯,這個問題你等鶴丸回來替你解答好了,畢竟你的教育問題是他負責的。」鶯丸直接把責任推給鶴丸,畢竟這問題有些棘手,他教了如果有違鶴丸的意願就糟了,按照他的推測,鶴丸可能到一期長大都不會告訴他男女的差別。


「喔……」一期有些失落的頭,突然他抬起頭高興地看著某一處並跳下桌子,腳步略為不穩的跑向目的地,只見一期所看著的地方出現一道裂口,鶴丸就這樣走出裂口,不過和出去時不同的是他身上多了一件雪白的大氅,上頭還鑲了一圈絨毛。


「父親大人——」一期高興的撲到鶴丸身上,而鶴丸看到一期自然也高興的將他抱起。


「小花朵有沒有想我啊~」


「想,非常想!」一期高興的在鶴丸懷裡蹭了蹭,不吝嗇的在鶴丸臉上親了幾口。


「我也想你呢~不過你是不是哭過……」看著一期紅紅的眼眶鶴丸頓時怒了,他養了一千兩百年的嬌花,別說打了,罵都捨不得罵,更別說人人都知道他是他在養的!


「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去替你解決他!」


「喔,請就地自裁吧。」鶯丸拿出另一個杯子沏茶。


「我的錯?」鶴丸頓時不解,畢竟自己人不再呢,又怎麼會……哎呀!不是吧!


「小花朵你老實說是因為想我才哭的嗎?」


「嗯。」這一聲鼻音有些重。


「這、這……也不是我不帶你去……」鶴丸就這樣抱著一期坐在石椅上,讓他坐在自己腿上,一邊輕拍著他的背安撫他。


「畢竟你的修為還太低,不說打倒對手,光是穿越的過程都會傷到你,所以我才不帶你去的。」


「您在我睡著的時候把我送來,我以為您不要我了。」在這個世上一期只認識兩個人——鶴丸和鶯丸,而鶴丸更是他的父親,在當初醒來看到在鶯丸家讓他覺得自己是不是被送人了,雖然沒受過真正的教育,但是一期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在這世上是微不足道的,甚至能當禮物相送,這是都是他聽那些花花草草聊八卦時聽來的。


「怎麼會呢!來~這個給你。」鶴丸拿出一個白色的絨球,下方有著金色的吉祥結並綴著流蘇,看著很是可愛。


一期接過,只感覺那絨球有熟悉的氣息,吉祥結和流蘇帶著一股威壓,似有流光閃過。


「不說下面的結,那絨球是你的毛吧?那披風上的也是吧?」禽類每一次進階時都會退去一身的陳羽換上新羽,鶴丸就會把那些羽毛收集起來,並按照用途分類,他的宅邸裡就有不少他的羽毛做的東西,小到首飾大到武器都有。


「是啊!不過這件披風和那吉祥結就是這次的戰利品。」鶴丸自豪地抬頭。


「就這兩樣?」鶯丸質疑的看著,就算是帶一期回來那次鶴丸他好歹也得的一些培植的傳承,但是這次救兩樣東西,相較之下寒酸許多。


「是啊!別小看這兩樣了,這件披風可是寒焱蠺絲所織的呢!」


「這可真是撿到寶了!」一向情緒反應不大的鶯丸聽了都高驚訝的看著鶴丸的披風,畢竟那可是寒焱蠺絲呢!


「寒焱蠺很珍貴嗎?」一期不解地問,伸手摸了摸鶴丸的披風,絲滑而冰涼,撫過的感覺宛如流水般。


「很珍貴呢!」鶯丸直接和一期解說這寒焱蠺絲的妙處,聽的讓一期大呼驚奇,能隨溫度調節有冬暖夏涼之效的材質,還不弱於龍鱗的防禦,再加上觸感絲滑,即使他無法染色只能維持雪白的原色也夠讓人惦記了,不怪這寒焱蠺絲那般珍貴,更別說牠在這個位面已經滅絕了,少數留下的織品更被擁有者藏在寶庫中,像鶴丸這樣大咧咧的穿出來的一隻手都數不滿,不過鶴丸當然沒那麼無腦,他自然是做過一番手腳才穿在身上,也因此鶯丸沒有在第一眼就認出這是寒焱蠺絲。


「那麼這個金色的吉祥結又是什麼材質?」一期好奇的撥著下面的流蘇玩,流蘇細密顏色金黃,仔細一看會發現它反射著七彩的流光。


「是金龍的鬃毛喔!」鶴丸一臉神秘兮兮的擠眉弄眼的看著鶯丸。


「還真的是大收穫呢……」鶯丸已經不想吐槽好友的運氣了,居然能遇到金龍,還剃了對方的鬃毛做吉祥結和流蘇,「而且龍本身還帶著極強的防禦力,就這一點點的鬃毛也大有用處,讓一期戴著自然多了一分保障,你不會就是衝著這點剃了人家的毛吧?」


「是啊!不然我幹嘛沒事去單挑一隻龍,還是龍裡面最難搞的金龍,而且和那隻龍打了幾天牠才甘願讓我剃幾刀。」當然是幾刀就把他的鬃毛剃光了,自己沒剪牠的龍鬚、砍牠犄角再給牠抽筋扒皮已經很仁慈了。


「果然沒那麼容易拿到,我當這是被人採集好的。」鶯丸還真當這龍鬚是跟那件披風一起拿到的。


「父親大人為了我?」一期驚訝的看著鶴丸。


「這算什麼,小花朵是我兒子,我不對你好對誰好,到時候讓你嫁出去受苦了就麻煩了。」對於一期,鶴丸自然把他當成兒子或是女兒,畢竟他的性別還不明,所以鶴丸把他當兒子來教,當女兒來寵,不過讓一期出嫁這點是不變的。


「父親大人對我真好!」一期聽了以後自然知道這掛飾的用處,馬上把它掛在胸口處,稍大的絨球和吉祥結佔滿了整個口,長長的流蘇都垂到腿間了。


「這大小對一期而言太大了吧?」鶯丸看著與其說戴飾品,更像是被飾品帶的一期無奈的搖搖頭。


「沒關係啦~這結我做出來就是要讓一期戴到大的,做大一些才好的。」


一期聽了,非常感動,他有一個處處替他找想的父親呢!而自己還那樣無理取鬧,吵著要跟在他身邊,這讓一期感到羞愧。


「父親大人,我、我也做東西送您。」只見一期伸出手催出自己的仙力,沒多久手中就出現淡藍的光芒,用著雙手把光團擠壓在擠壓,最後用體內僅剩的仙力替手中的物件塑形,沒多久他手裡出現一個剔透的淡藍色戒指,樣式有些粗糙,依稀能看出上面是一朵花。


「真是的……沒說要讓你回禮啊!」嘴上這麼說,鶴丸高興的接過戒指往左手的中指套上,畢竟這是小花朵送給他的第一個禮物,而且還是用他教的方法做的,這讓他更是高興,更別說戒指的大小剛剛好,而且上頭的花勉強看出是一期的本體,以自己的本體當作裝飾足以看出一期的心意之重。


「心口不一,不過一期這手藝是你教的吧?」鶯丸看著一期凝結仙力製作戒指的手法就知道是鶴丸教的。


鶴丸的雙手靈巧擅於製作,而他本人也對此樂鍾不已,他在仙界是有名的工藝師兼匠師,他的仙府是所有仙君裡最精緻華麗的,裡面滿是他製作的東西,幾乎一半的房間都被他堆滿了他的作品,而他的絕活就是用仙力製作的小物件,不過這種仙力作的飾品只有幾位交情深厚的人能收到,所以有人用這種方式評斷和鶴丸的交情。


「是啊~在他耳邊念了好幾十年了,不過因為他體內的仙力一直不夠所以連最簡單的珠子都做不出來。」


「嗯,仙力不足……喔!」鶯丸原本還不解地看著一期,不過在想到那十罐空了的仙力珠倒也不覺得意外了,畢竟身為植物的一期身體比他們更能儲存仙力,不過這樣猛烈的存入又瞬間消耗很傷身體的,所以他開口跟鶴丸講了一下。


「怪不得剛剛我覺得小花朵有些重,不過鶯丸,一期這樣暴食你怎麼沒阻止。」鶴丸揉了揉一期的肚子,發現裡面的仙力有些紊亂。


「你家的嬌花我可不敢動粗。」說的動就不用動粗了,對於這種事鶯丸怎麼會沒阻止。 


鶴丸聽了在心裡計畫一系列的療程,他現在打算帶一期回去幫他擴張一下經脈,畢竟他一口氣吃下這麼多又迅速消耗,對他的身體是一種傷害,就算植物能儲存能能量也一樣,原本收到戒指的喜悅淡了不少,帶著一期和鶯丸告別直接施法瞬間回到自己仙府裡的房間。


直接退去一期身上的衣服讓他趴在床上,鶴丸在他趴好後毫不猶豫的伸手在他身上幾處點了一下,不用多久一期如一灘爛泥似的趴著,因為他支撐身體的骨架被鶴丸強行打散了,畢竟那些骨架只會阻礙經脈的擴張,確定一期體內的每一根骨頭都變回柔軟的骨筋,鶴丸這才伸手在一期的身上推拿按壓。


「以後心情不好,什麼都可以大吃特吃,就是仙力不行,吃多了會爆體的,你還那樣迅速消耗掉,很傷身體的,懂嗎?嚴重一點還會傷到根本,直接打回原形都有可能。」


鶴丸開始說教,畢竟一期暴食可不是件好事,而且經過這次鶴丸發現自己只教一期他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是不行的,一些基本的觀念都沒有教他,如果再發生這種基本的錯誤導致出事了那絕對不是件有趣的事,而且他對著一期根本兇不起來,要當他正經的老師是絕對不行的,不過倒是可以考慮讓別人教他,這人選最好要和他種族相近而且學識淵博知無不言的人……歌仙是不錯的人選,但是人界對現在的一期多少有影響,鶴丸怕一期會被人界的穢氣所影響,甚至被侵蝕,除了歌仙鶴丸心裡還有個人選,但是讓他來教肯定會養出一朵和他一樣的妖花,而這正是鶴丸最不樂見的,所以還是只能拜託歌仙了,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價歌仙才願意來仙界當一期的「啟蒙」老師。


雖然一期化人已經有兩百年了,但是前期他的神識沒開啟,他只能依循本能尋找食物,和鶴丸學習如何說話,不過語言的組織仍然不能流暢,而且無法自由控制仙力,等於他無法把仙力均勻的分布於骨筋之中撐起自己的身體,鶴丸只好用自己的仙力替他撐起,並教他起臥坐站爬走等動作,直到他一百歲身體明顯脫離嬰兒體型成長成四歲幼童這些狀況才有所好轉,不過卻也有新的煩惱,一期的飲食來源依舊是自己這點就算了,畢竟他還沒辦法自行吸收天地靈氣,不過讓鶴丸最頭疼的是一期他無法變回原型。


「現在我除了父親大人的仙力外根本吃不了其他東西。」一期忍著痠痛嘀咕著。


「還狡辯,等到你進階了我要給你找老師。」


「父親大人要請誰當我的老師?」


「等你的身體在長大一些吧。」


「晉階又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父子倆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鶴丸像捏麵團一樣揉捏著一期的身體和四肢,一邊用仙力擴張他的經脈,雖然分神在和一期聊天分散他的痛覺,不過從沒忽略一期身體的變化,感覺到手下的身體緩緩的抽長鶴丸便停下動作看著,說起來一期維持四歲的樣子太久了,都讓鶴丸擔心他的身體是不是出了什麼狀況,不過看這樣子這次一期貿然的補充仙力到是因禍得福,不過卻也要花更多時間鞏固根基,鶴丸起身默默退出房間在房門設下重重的結界和防禦陣法替一期守門。


等到鶴丸感覺到裡面的仙力趨於穩定後已經是一百年後了,解開層層封印,打開房門只見一期的身體直接長到八歲大大小,身上帶的香氣更加濃郁,臍上的寶石在上頭嵌得更深了,不過……


鶴丸的手掌直接在一期依舊光裸的跨間來回撫摸,他很喜歡撫摸一期這裡,不光是因為沒有礙眼的生殖器,更多是因為這裡的肌膚額外細膩、香味和其他地方相比相對濃郁,尚未受過正統教育的一期自然不知道自己被大吃豆腐,只當這和摸頭是差不多的親密動作。


「父親大人我好餓……」一期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要吃的,他才剛晉階,體內的仙力自然不會不足,不過是他嘴饞想吃仙力罷了。


鶴丸笑一下也沒說什麼直接低頭用唇貼上一期的,任由他吸食自己的仙力,而撫摸一期胯間的手也沒停過,甚至打著圈用不同的方式撫摸,和一期想念他仙力的味道一樣,他也很想念一期這裡的觸感。


一期立刻抱住鶴丸的頭,急切的吸吮著,努力把仙力吞下肚,直到他感覺飽了才鬆口,而鶴丸的唇被他磨得紅腫,而且還被他糊了一嘴的口水,頓時讓一期害羞的別開頭。


「好了,我們去量身體吧,你的衣服都要重新做了。」


「嗯!我想要有很多的花紋,像之前一樣。」因為鶴丸的房子太過華麗進而影響到一期的審美。


「好~上面還會有流蘇、飄帶、玉扣之類的,我一定會把你打扮成最可愛的花的。」對於一期的喜好鶴丸自然清楚,在這一百年他也收集了不少適合裝飾在童裝上的材料。


「我明明是漂亮!」一期深知自己的本體是漂亮,而不是可愛,不過父親要把他打扮的可愛他也不是不行。


「漂亮可愛,這樣好嗎?」鶴丸笑的看著一期更顯得可愛的臉孔,圓潤的大眼神采飛揚。


「嗯,可以,而且父親也漂亮,這樣我們父子都漂亮。」一期高興的看著鶴丸。


「一期,你父親我是俊美喔。」


「嗯?俊美?」


接下來鶴丸就替一期量著身版,同時嚴肅的解釋俊美與漂亮的不同,他才不會承認被孩子說漂亮打擊到他的自尊心,他明明是俊美!

评论
热度 ( 50 )
  1. 栗栗栗栗子烏龜紳士 转载了此文字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