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鶴一期】與花有緣 第一章 受託(短篇)

烏龜紳士:

鶴仙X花靈,養成系,帶上一點玄幻色彩


因為這篇一期從頭到尾都是合法正太加上題材有點冷就不開印調了,烏龜視情況抓個量,和說愛不一樣是番外會內收書裡,就不會貼上來了,不過一樣有公開肉,請放心


保佑我7:00搶課順利,不要登不了伺服器(*ˇωˇ*人)


~~~~~~~~~~~~~~~~


「快快長大好開花。」——鶴丸


「為什麼我們結緣的對象都不正常呢……」——鶯丸


破舊簡陋的遺跡被藤植覆蓋,零星的幾根石柱被層層苔蘚掩蓋,若不是露出幾小片灰白,只怕會被當成苔蘚團了,遺跡中最突兀的就屬放置在中央的石床,鶴丸就這樣看著躺在石床上雙手交疊於胸前的人,或者該說是遺骸,雖然這遺骸的肉體看著紅潤有彈性,不知情的只怕當他才剛嚥氣不久,不過鶴丸清楚眼前這人早已死去數萬年了,畢竟他身處的遺跡可是這人的,會闖入仙墓也是因為鶴丸的運氣一向紅的發紫發黑,難得去一趟別的位面的修真界旅遊,結果被一群在用武力解決糾紛的人波及摔到山溝裡,在意外闖進這個仙墓,連鶴丸都不得不承認,運氣太好就是這麼可怕,連串的巧合巧的連他自己都覺得虛假,偏偏這些事都是真的。


鶴丸看著殘敗不堪的遺跡,顯然沒什麼值得他帶走的,畢竟他用神識探查了幾遍,除了石頭還是石頭,一個殘本斷器都沒有,想到鶯丸在出發前提醒自己要有機緣遇到什麼就要仔細找找免得錯過讓自己後悔,所以鶴丸重複探查幾次,果然讓他發現了東西,不過卻是在那人交疊的雙手之間,能被他這樣重視顯然不是凡物,不過鶴丸也發現了要取他手中的寶物可不簡單,他只好用神識窺探遺骸的腦部了解墓主的身分好找到相對應的方法,神識一掃發現這人的記憶或損毀或流失的七七八八了,鶴丸只能知道這人是以種花、培花入道的散修,而他手裡的寶物是一顆用盡他大半積蓄換來的一顆種子。


「我說這位道友,看你在這兒少說有萬年了,若非我意外闖入只怕你又要在待上一個萬年,若有想託付的東西,我倒是可以代勞。」死者為大,鶴丸也沒那麼勢利到會為了奪寶毀人屍骨,畢竟那是造孽會損功德的,所以嘗試勸說,如果成了自然是好。


只見遺骸上頭飄出一道虛影,這是死者殘留的神識具現化,人影看著虛渺只因鶴丸之前的探查導致,不過等這虛影消散這人遺留在世間的最後神識也將消失,維持遺骸不朽不腐的靈力也會消失,遺骸自然會化作塵土。


『縱然心有不甘,花終要綻放,白某會將畢生所學授予道友,懇請道友務必讓其生長開花結果,至於身外之物若道友想要就拿去吧。』虛影說完化成一道光直接打入鶴丸的腦中,同時鶴丸感覺到左腕一陣灼熱,拉起寬大的袖子原本白淨的手腕出現淺紋,看著像綻放的花。


「哎呀~這真是出乎意料,沒想到被擺了一道,算了,閒著也是閒著,就來養養花也好。」鶴丸檢視著腦中多出的各種培植花草的知識,輕撫著手腕,看著腕上盛開的龍膽。


這種有紋身的契約是修士間的誓言的一種,多是單方訂下的,要不要守約不會硬性制約,當承諾達成之時便會消失,反之便留下,即使沒能完成誓言也不會天打雷劈報復於他,卻會產生因果成為修行的障礙,這對修士而言無疑是慘烈的報復,不過對早已是仙君的鶴丸自然是無傷大雅,畢竟要摸到成神的門檻可遠著呢!但不代表沒有那一天,而且鶴丸也沒興趣擔上因果,所以只能如實照顧種子讓它開花結果。


「誓言的圖騰是花啊。」鶴丸的手指順著線條勾勒著脕上的龍膽。


而在立下誓言後,失去最後一抹靈力的遺骸逐漸崩解化為塵土,只留下一個精巧的玉雕盒在床上,拿起這個不如他掌心大的玉盒,鶴丸小心翼翼的打開,只見裡面一塊白絨襯布上放著一顆宛若寶石的種子,水藍透明的水滴狀外核,裡頭金色腰果狀的籽仁清晰可見,指尖輕觸只感覺到一股灼熱,不若外表給人的清涼。


「這還真是漂亮呢!若不是知道它是種子,只怕我也會當它是寶石。」鶴丸拿起種子在細碎的光線下照耀,本就剔透的外核更顯透明,裡面的籽仁更顯的燦爛,而且有細微的靈力在裡面流動著,一絲絲的擴散到外核,讓水藍裡帶著金絲更顯的美麗。


「這下子有趣了。」感受到種子在吸收陽光中的靈力,這自然沒什麼,真正讓鶴丸有興趣的是這顆種子竟然在吸收他指尖散發的仙氣,這顯然不是常規可解釋的靈植。


「開始期待這朵花的樣子了。」鶴丸將種子放回盒子裡,並將鑲嵌在盒蓋上的戒指取下後放進自己的空間飾品中,神識掃過戒指裡面,沒意外都是盆栽、靈土、靈植、種子之類的東西,這倒是省去他準備這些東西的功夫。


隨後鶴丸抽出佩刀,朝虛空揮劈勾勒一番,隨著他的動作出現一個繁瑣的陣法,當陣成的同時空間被撕開一個裂縫,這是鶴丸用仙力直接開闢的回家通道,當他完全進入裂口的同時陣法迅速關閉,除去遺骸的消逝,仙墓內一絲異動皆無,殊不知在鶴丸離開不久,也有人意外踏入遺跡內,前後不過幾秒鐘,不過機緣就是這樣,注定是誰的別人怎麼樣都拿不走。


仙界,百鳥峰,鶯丸悠閒的坐在後院泡著茶,替放在對面的茶杯沏滿,隨後替自己添茶,眼前百花齊放蜂蝶飛舞,幾隻靈智未開的鳥兒停在他身邊清唱著,氣氛顯得悠揚和諧,令他滿意的闔眼享受這自然的樂章。這時,石桌的上空出現一個陣法,隨後空間被撕裂一道白影落下,驚飛原本據在此處的鳥兒,而落下的白影則隨意的盤腿坐在桌上自顧自的拿起桌上的茶杯飲下裡頭的熱茶。


「回來了啊,這次找到什麼寶物了。」鶯丸淡笑的看著放下茶杯的鶴丸。


「就一顆種子,和一些鼓弄花草的玩意兒。」鶴丸替自己再添一杯茶,隨後從空間裡拿出玉盒拋給鶯丸。


鶯丸接下後,打開一看,自是驚艷於裡頭宛若寶石的種子。


「對了,鶯你看過這種種子嗎?」鶴丸詢問鶯丸種子的來歷,畢竟他在腦中翻找過所有記憶,連同多出來的花卉知識都沒有這顆種子相關的記憶,只好詢問比他年長的友人。


「沒呢,縱然我比你年長,這種子還真沒見過,畢竟是其他位面的修真界出現的種子,我們沒見過是正常的。」


「這下子麻煩了……」鶴丸伸手耙了耙頭髮,臉上立刻露出困擾的表情,抬起的左腕衣袖滑落露出誓言。


「的確麻煩了,不過你的象徵花居然是龍膽,我還以為會是金鳳花呢~」誓言會因人而異,這種以花草為誓的多會出現自己的象徵花,所以有些人無聊想看看自己的象徵花是什麼就會去立相關的誓言,而且鶯丸還看過一個壯碩魁梧的男子的象徵花居然是雛菊,讓他當場被茶水給嗆到,卻又不可自己的笑著。


「為什麼是金鳳花?」


「你上次從人界帶回一本花語錄送我不是嗎,裡面說到龍膽的花語是愛上憂傷的你,和你根本不符,金鳳花的孩子氣、外向、『童貞』還比較符合你。」


「那倒是,不過單說童貞你也是金鳳花。」鶴丸贊同的點頭,至於鶯丸的童真他自然聽出其中的意思,但是那又如何?鶴丸最驕傲的除了他原型的一身白羽,其次就是他死守至今的童身。


鶴丸身為一隻仙鶴本是仙人的坐騎,只要跟了一個仙人自然有不少的造化,但是他卻不甘屈於人下,縱使他父母的主人是修為極高的仙君,但是他毅然決然地踏上獨自修道一途,最終成仙甚至成為仙君,除了因為他自身努力與機緣外,和他至今死守的童子之身也有關係,畢竟他雖為仙鶴終究是禽,在慾望上一旦沾染上便不易脫身,在修仙一途上,不分種族性別,最忌諱元陽或元陰受損,所以像鶴丸這種大齡童貞是非常普遍的,不過能死守至今的也能看出此人的意志堅定。


身為禽的鶴丸和鶯丸早年為了守身吃了不少苦頭,萬物間自有定律,除了生與死還有繁衍,修仙一途就是要掙脫桎梏,不過在成功之前自然要遵守定律,因此仍有繁衍的時期,在這期間兩人因為時間剛好錯開正好約制對方,避免對方犯下大錯,直到兩人修出人形這樣的狀況才有好轉,也因為那段時間的無法克制讓鶴丸覺得情慾就是這般可怕的東西,在化成人後對情愛之事更是避之唯恐不及,而且讓鶴丸對情事不放在心上還有一個原因,他覺得人體的生殖器官很醜陋很噁心,光是想像要交合在一起就渾身不舒爽,對於任何要坦誠相見的行為排斥到極點,所以在知道伴侶多會發生性關係後直接斷了談情說愛的念頭,何況當初若不是鶯丸在一旁極力阻止,他早就自斷欲根當仙界第一隻太監鶴了。


「我可從沒否認過。」鶯丸淡笑著把種子放回盒中還給鶴丸,「不過鶴丸你有想過一個問題嗎?」


「嗯?」鶴丸撐著頭發出疑惑的悶哼聲。


「這個靈植照你的話來看是一朵花,但是它是雌珠還是雄珠你清楚嗎?幸運一點就是雌雄同體,但是如果是雌雄異株的你該怎麼辦?只有一個性別是沒能孕育後代的,尤其是我們都不清楚它是什麼。」


「……呵呵呵,應該是雌雄同體的吧?對吧?是啦!唉……反正種出來就知道了。」鶯丸沒說鶴丸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一旦真的只有單性別,那他可要給它找到配偶好結果啊!但是其他位面的植物能輕鬆找到的嗎?用羽毛想也知道不可能。


看著鶴丸拿著那顆種子一直嘀嘀咕咕著雌雄同體的,鶯丸眼神閃了閃,一隻手背到身後輕掐幾下,神色帶上幾分玩味。


「鶴丸。」


「怎麼了?鶯你可別告訴我你算出它的性別了。」鶴丸深知好友的掛算能力,多少他跨位面帶回的東西都是他算出來歷的。


「怎麼可能,跨次元、跨位面的東西都會受限制沒那麼容易看穿的,不過你和這朵花有緣,好好照顧它吧。」語氣高深莫測。


「你不說我也會好好照顧的,雖然不見得能成神,但我對增加障礙沒興趣,不多說了,我先去給這顆祖宗弄個盆子。」鶴丸說完人便消失了。


看鶴丸顯然沒聽懂他話中的含義,鶯丸不禁搖頭嘆息,畢竟鶴丸他自己無意間斬斷大多數的姻緣線,甚至掐斷不少大好姻緣和對方交惡,縱然有僅存的幾條,鶯丸還是常算出鶴丸孤老一生膝下無子的命運,畢竟這和他排斥情愛與性事大有關係,不過在種子出現後發生了轉變,現在他看不透鶴丸的姻緣,許是因為跨位面的影響,不過能影響到多少是因為有人因這朵花而和鶴丸結緣這道是好事,不過鶴丸能不能把握這唯一的轉機就不是他能控制的,就如同他自己也沒想過會愛上一隻妖魔…… 


回到自己的宅邸,鶴丸翻閱種植靈植的相關知識,從那枚戒指拿出一個刻了聚靈陣的花盆,將靈土鋪好,並在上面放上幾顆靈石好過濾靈氣的雜質提高精純度,一切佈置好便將種子小心翼翼的種下。


「種子啊種子,拜託一定要發芽啊,別爛死在土裡啊。」看了記憶,鶴丸才知道不是所有種子都能發芽的,有多數都會泡爛在土中,所以鶴丸格外小心的替種子澆水,為了保險起見還在水裡摻入自己的仙氣。


「不過用仙氣養應該很快就會長大吧……」鶴丸有些不確定的看著花盆,畢竟他感覺到種子本身就像個聚靈陣,周圍的靈氣都被它迅速吸走,不過在吸到仙氣後速度有緩和下來。


然而,這顆種子成長的速度出乎意料的緩慢,一百年了,這顆種子才衝破外核冒出芽來,用神識看著冒出的嫩黃色芽頭,鶴丸有種苦盡甘來的感覺,整整一百年隨時待命照顧這顆種子,若不是感覺到裡面有靈力流動他都懷疑這顆種子是不是死了,不過持續種下來鶴丸才發現自己高興的太早了,這顆種子破核後幾乎以五十年一長的勢頭緩慢成長,雖然五十年對鶴丸而言不算什麼,但是他是個靜不下來的,但是為了養花他只能放下娛樂。


兩百年了,看著抽高的嫩芽,鶴丸非常感動,就在盆子上多放了幾顆靈石,而鶯丸看著就像新生嫩芽的靈植,只覺得這個靈植不單純,但是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便放棄思考,反正有長出來總歸是好事。


四百年了,嫩芽終於長出了葉子,而鶴丸為了照顧它,婉拒了不少邀約,讓原本幾個有意與他結緣的人,摸摸鼻子找其他人去,畢竟仙君雖少但不是只有鶴丸一個,在遠遊的鶯丸算到鶴丸的姻緣線又斷了不少,只覺得定是鶴丸又因為心理問題做了什麼事傷到人了。


六百年了,終於生出了蓓蕾,期間鶴丸不時好奇的戳著宛如百合的花蕾,不過和一般花蕾的翠綠不同,那是金與白的幼嫩花蕾,看著花蕾呈現自己喜愛的顏色,鶴丸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感覺到花蕾輕顫,又好奇的再次伸手戳弄,不過接下來都只是隨著金黃的花莖搖擺,剛才的輕顫似是他的錯覺,不過鶴丸卻神色複雜的看著指腹。


八百年了,花蕾長大了,而且腹部處更加的膨大,甚至有些透明,能依稀看見裡面的水藍,讓鶴丸好奇這朵和百合類似的花裡面究竟藏著什麼樣的秘密,不過長大了的葉子卻不似百合葉那樣長在花莖上,而是生長在花莖底部,葉子的形狀長並在葉緣處呈現鋸齒狀,前幾次鶴丸都被割傷,在之後當他碰觸葉緣只覺得非常柔軟不刺人,不過讓鶴丸更好奇的是幾次自己受傷流出的血都被葉緣所吸收,偏偏都看不出靈植有所變化。


一千年了,花蕾更大了,花瓣呈現半透明狀,裡面的水藍更加清晰,隱約看出是另一個花蕾,重瓣花顯然引起鶯丸的興趣,不過在知道鶴丸整整照顧這朵花一千年不曾和人互動,但是姻緣線卻斷了半數只因為種花讓他心情複雜的看向花蕾,原本以為是招桃花的,沒想到竟然是個斬桃花的,簡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不過鶯丸也不會和鶴丸說這些,畢竟他巴不得所有姻緣段個乾淨,不過這人卻矛盾的怕寂寞,導致鶯丸比當事人操心姻緣這件事,他相信會出現一個喜歡精神交流勝過肉體交流的人能陪伴鶴丸。


鶴丸看著花盆中亭亭玉立的花苞隨風搖擺著,金色的花莖晃出優美的弧度。


「唉~都一千年了,為什麼還不開花呢?」鶴丸忍不住戳了戳花苞,指尖依舊是炙熱的溫度,鶴丸常常在想這朵花會不會哪一天被自己烤乾了。


「沒花苞不開花就算了,有花苞還不開簡直是折磨人。」鶴丸歎息,吐出的仙氣被面前的花兒給吸走了,同時花苞動了。


「不會吧?抱怨一下就開了,早知道我就在三百年前抱怨了……」鶴丸瞪大眼的看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綻放的花苞,不禁暗想怎麼開花的速度和成長的速度差那麼多,隨後被花兒的姿態驚艷的呆愣著。


百合般的花苞綻放,露出裡頭的藍色花蕾,水藍花瓣層層綻開,原來裡頭的水藍竟是重瓣罌粟,當罌粟盛放裡頭的花蕊嬌滴滴的佇立在罌粟瓣中央,那樣挺直的花蕊分明是百合的,不過周圍卻有一圈罌粟的細小花蕊。


「這還真是……」鶴丸還真沒想過有這樣矛盾的花存在,純潔的百合與魅惑的罌粟,兩者結合在一起卻有異樣的美感。


伸手輕觸,柔嫩細膩的花瓣滑過指尖,鶴丸只覺得指尖有些麻癢,撥著罌粟瓣細數發現竟有十重之多,看著金黃的花蕊不禁伸出手指戳上,指腹下的黏液有些溫熱,讓鶴丸迅速收回手指,同時花的周圍散發出點點星光,最後是整朵花散發出強烈的白光,那道強光越來越耀眼讓鶴丸不得不瞇起眼睛用手擋住視線,不過他依稀看見花的樣子隨著光逐漸改變……

评论
热度 ( 57 )
  1. 栗栗栗栗子烏龜紳士 转载了此文字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