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刀劍亂舞】今天也是愛著你 (3)

安琳芙爾:

OOC、OOC、OOC、很重要說三次


我原本只想寫上下兩篇而已(抱頭


一期哥哥終於出來了,接著準備黑ヾ(*´∀`*)ノ


一期一振x女主→←←鶴丸


現世Paro


這是篇外遇文,會被雷的嬸嬸可以右上角或上一頁不送了。


起源都是這篇的評論,太萬惡了


嬸嬸名字捏造


對不起我是筆下平靜內心黃爆的女人(つд⊂)
















一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不熟悉的床上,依偎在比平時枕邊人更白皙的胸膛上,酒後頭痛的妳也不是什麼起床會六親不認的人,馬上就發現狀況不對勁。


扭動身子想要離開對方的懷裡,卻發現自己胸前與身下那片布料並沒有堅守岡位,大腦當機的那十來秒,眼前的男人已經睜開那炙熱的亮金看著妳。




「妳要始終亂棄?」




看著妳不自覺微開的嘴與詫異容顏,你沒心沒肺地在心裡笑了出來,臉上卻是滿臉憂愁宛若被婆婆長期欺負的小媳婦。




「妳昨天把我當成一期……」妳聽見他這麼說。




發生在床上的事情如同震撼彈。


昨夜交.歡的景象模模糊糊地在妳的腦海中撥放,那張在床上才會顯得放.蕩的面孔被一期一振以外的人看到了,自己那張嘴到底發出多少的呻.吟.聲?




接著妳整個人驚嚇到將衣服套了套就衝出房門。




一回到家,妳將包包和外套隨手丟在客廳的沙發上,脫下的衣服也隨意地丟在浴室外,接著轉開開關,讓蓮蓬頭跑出那還未轉熱的冰水打在自己身上。




滿腦子混亂,妳讓冷水替肌膚發出了顫慄的抖動,也替自己那混亂的腦子做些降溫。


經由多年下來,一期一振對妳的觀察與告知,妳的酒量不算好也不算差,最多就是可以在外應酬的中等程度,而明瞭自己酒量的妳也都會克制自己,再者、在一群瘋子裡頭妳的酒品可以稱上相當了得,幾乎是喝了酒就會趴在旁邊不想動,沒多久便進入夢鄉。




所以,我藉酒上了鶴丸?


是我強了他?


還是他強了我?




昨夜的記憶停在妳和鶴丸喝了最後一杯酒,之後妳便趴倒在吧台上,之後、之後…?


之後呢……?




妳不願意去猜忌自己的青梅竹馬,但事情的走向卻不得不讓妳這麼想,替原本就在疼痛的腦袋雪上加霜。




不想知道。


不想去知道。




鶴丸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他、他才不會做這種事情…




猜忌、


恐慌、


不解、


信任、


不信任。




大量的負面情緒打破防備的消波塊,如海嘯一般席捲而來,無法忍受攻勢縮起身子蹲著,妳摀著那緊咬下唇不放的嘴,任由蓮蓬頭撒下來的熱水與妳的淚水起舞。




既然如此,就當作是我的罪吧。


是我沒有拒絕鶴丸的罪。


是那一夜沒有推開他的,我的罪孽。




這樣就好了。


這樣就好了。




我們什麼都沒發生過。




已經失控的場面使妳縮回了自己的保護圈。






××××××






一期一振一回家就看見那坐在客廳看著電視的身影,伸手拉了拉拘束的領帶走過去,誰知道一走近便看到那微腫的雙眼與發紅的鼻頭。




「發生什麼事情?」被對方一拉,妳自然地倒入對方的懷裡,左右搖動了腦袋瓜蹭著一期一振的胸膛,熟悉的味道令妳放鬆。




「就是想到一些事情。」




「被同事欺負了?」聽一期一振這麼說,妳一時之間不能理解,"哈?"了一聲。




「妳昨晚不是說要安慰女同事?」




抬頭望向那疑惑的亮金,妳明白鶴丸昨天動了妳的手機,不想再去思考,妳又縮回去繼續撒嬌。




「說是對方太優秀,整天擔心自己被拋下就分手了。」


轉移話題的同時順便說出了心中的擔憂。




「實彌還是在擔心這個嗎?」




妳聽見一期一振細微的嘆息,接著他摟著妳的力道明顯加大。




「您總是擔心這種小事情。」




妳抬起頭正想反駁對方,左臉頰卻被對方撫上,反射性閉上左眼一瞬,接著再睜開便看見那毫不掩飾的慾望,滿載和煦愛意。




「要我說幾次都行,一期一振此生只愛著名為實彌的女人,無論發生什麼事。」




盯著那述說愛語的嘴唇,妳在對方含情脈脈的神情中環上對方的後頸,朝那討喜的嘴吻了上去。




「一期不會拋下我,對嗎?」妳撒嬌般地發出比平時可愛的聲音詢問著。




「只有妳拋下我,沒有我拋下妳。」一期一振寵溺的捏了下妳的鼻頭。




「才不會發生那種事情!」頓時間,緊張的妳用力抓著一期一振的手臂,外層的西裝外套因妳的力道拉出皺褶。




「我是一期的,正如一期是我的,所以、所以才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不知怎麼地今天的妳比平時慌亂,異常的狀況令一期一振吃驚,帶點心疼將手伸到妳的背後緊抱著妳。




「最喜歡你了,最喜歡一期了。」不想再回想起五条鶴丸越線的舉動,不想回憶起自己沒拒絕對方犯錯的那個瞬間,妳悶在一期一振的懷裡持續說著這兩句。




彷彿講給自己聽。




一期一振不太懂為什麼妳莫名反常了起來,一直溫柔待人不失禮節的笑容此時已不存在,存在的是那嚴肅沉思,毫無笑容的面容。




在妳不知道的時候,我已然被愛與忌妒給俘虜。





评论
热度 ( 60 )
  1. 栗栗栗栗子安琳芙爾 转载了此文字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