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你好,你订的特效去污粉送到了2

桃色妄想:

看前三思,婶婶是个变态(´_ゝ`)




花式撩刀,一期与鹤丸惨遭毒手




上篇戳这里




 @松尾璃貓 希望不嫌我烦,因为应该还有一篇 ( ͡° ͜ʖ ͡°)
















一期一振觉得一定有什麼事发生了,才会令到自家的审神者疯疯癫癫。






距离她关上门换衣服已过去二十分钟,可是那些忽大忽小时高时低的笑声仍然回响,愈发不安的一期一振开始回想昨天审神者究竟吃了什麼奇怪的东西进肚子。




不料房门却在此时被打开,着装完毕的审神者拿着一根黑色长条状,像皮带的东西,脸上尽是如狼似虎的狰狞笑意,一手拉过一期一振进房。






只见审神者绕着一期一振上下打量,忽然又嘻嘻的低声痴笑两声,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后又佯作咳了咳清清喉咙。


被称得上灼热的目光洗礼的青年死盯着前方希望假装自然,可是无法制止紧张感爬上心头,结果不断眨眼的生理反应出卖了他,审神者更觉有趣,伸手往一期一振的头顶摸去,却吓得一期一振连退两步




「主上!! 男女授受不亲!」




审神者被一期一振的言论吓呆了,她从未听过本丸的刀会这样义正词严,去污粉也太厉害了吧!!




「呃...我只想让一期哥戴上这个而已。」






说完便把一直拿在手上的猫耳发箍和猫尾巴向一期一振展示。




默不作声的一期一振抿起唇,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审神者手上的物品似曾相识,从战场上累计下来的直觉告诉他这不对劲,虽然看似是极其普通的头饰甚至那根可笑的尾巴根本就是小孩子的玩具,但是依然打从心底里抵抗着这没由来的恐惧与不安。






僵立半晌,一期一振似是下定决心般深吸口气,在审神者面前跪下来,解下自己的本体






「请主上赐我刀解。」






不不不!!!怎麼剧情跟我想的不一样!!!






「哥哥您别动辄喊死啊!!!」






审神者慌忙弯下腰拽着一期一振肩头处的布料希望把他拉起来,可惜对方纹风不动




「主上要求的事,属下做不到,属下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沦为奇装异服的戏子。」




被一期一振这麼一说,审神者的心情瞬间复杂得很,暗忖原本把这个猫耳发箍当作圣诞节礼物送给自己的刀是你啊!! 一期一振!!  连这种龌龊的事也忘记了吗!!






不管如何都要你自食其果戴上这玩意在本丸溜一圈!!!






「戴上这个才不是奇装异服的戏子呢! 这是现世中等同王冠的存在!特意给优秀的一期哥作为奖励的!」






天啊!  我怎麼可以脸不红气不喘的撒着这离谱的谎!!






眼看一期一振无动於衷,审神者决定把心一横亲身示范,反正已服用去污粉的他们完全不理解猫耳和尾巴套在人的身上会产生怎样的化学作用,他们就像初生婴儿般纯洁!清楚知道箇中萌(糟)点就只有自己!! 只要令一期一振克服了奇装异服的观念,再换成代表奖励的话,他就会高高兴兴的戴上去!!






佩服於自己的机智,审神者连忙把猫耳发箍往头上一套,把可弯曲的猫尾巴夹在裤腰的位置然后自转一圈






「看!你的主上戴上这个后也不是奇装异服的戏子! 所以哥哥您也快点试试吧!」






那根毛绒绒的黑尾巴跟随着审神者的动作而轻微抖动,增添了不少灵活的气息,看见一期一振终於抬头望向自己,审神者跪坐下来,带有讨好意味的微笑凑近一期一振,双手不忘拨弄一下头顶上的猫耳






「这个可是奖励喔? 只给哥哥您一个!」






不知道是思考中还是怎麼了,一期一振完全不给任何反应,清透的蜜金色眸子只顾直盯着审神者眉飞色舞地极力推荐,一时摸摸耳尖表示做工仿真度高,一时又扭腰转身撸一下近臀部的尾巴讚叹毛色手感真的不错云云,最后还拉拉一期一振的袖角嗲声嗲气哄着






「哥哥您就试试看嘛~」






敌不过如此安利,一期一振顺从的点点头答应了






「既然如此,属下就戴上吧。」






如果审神者也有飘樱花设定的话,那房间里的花瓣量肯定多得能使人窒息了。






愉快的哼唱着不成调的歌,一边努力地踮高脚尖的审神者小心翼翼地把猫耳头箍固定在水蓝色的软发上,指尖轻巧的调整最佳角度。


相较之下,稍微曲腿弯腰的一期一振却绷紧了全身肌肉,生怕失平衡冒犯了快要把整个人贴上来的审神者,下垂的视线刚好对上舒展开漂亮线条的颈项,那处的薄肤随着略高的体温隠约散发出似有若无的香气,莫名的迷蒙感觉正经由嗅觉直达脑袋,可是身体的反应总比大脑快,心跳渐渐加速,不消一刻耳根已红得像快滴出血来。






当审神者掀起了军服下摆准备把尾巴夹上皮带,一期一振尴尬的侧身躲避,脸颊的那片玫红更显出色,审神者摇头啧啧两声示意美人逃不了,笑吟吟的一把揪住了近腰脊骨的皮带把尾巴扣上,完事后更佯作替他整理衣饰,实际上手指已恶意的钻入紧束的裤腰口,一路进攻把碍事的衬衣下摆撩开,灵巧的指尖直接挑开内裤边,来回轻轻磨擦敏感的尾骨位。


大胆的动作所诱发的酥痒感使一期一振脱口惊呼一声,随即羞怯得用手背抵住自己的唇,止住了声音却忍得眼眶都泛红了。






「听说猫咪这个近尾巴的部位被摸的话会很爽,如何呢一期猫?」




笑得八颗齿全露的少女如此说道。






****






鹤丸国永早上起床时已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情,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却又说不出来,像有一位相识已久但面目模糊的老朋友突然离去,心有戚戚然。


下意识摸着胸口近心脏位置的白衣男子神情哀伤的走向审神者的工作室,垂肩含胸拖行脚步,一步唉声两步叹气,看似没精打采半开合的双眼,却从像轻柔白羽的睫毛间流露一丝狡黠的光芒。






「主人,我.....」






计算好时间和距离,在审神者从公文中抬头一瞥的瞬间,鹤丸犹如所有身患间歇性昏厥的女子一样腰柔身软好跌倒,头仰天眼反白咚一声晕倒在地,还不忘打侧脸露出轻皱眉头的可怜相。




审神者瞪大了眼,愣住了好一阵子才急忙放下笔,顾不上仪态直接爬行至鹤丸身边,推了推他无力的手臂




「鹤....鹤丸你别吓我!这种事一点也不好玩!!快点起来!!」






听到审神者略慌张的叫喊,整人大成功的鹤丸简直乐开花了。






「......鹤丸!!我真的被吓倒了,拜托你醒醒!!」






作贼心虚的审神者紧张得连嗓子都沙哑了,咽一咽口水,吸一下开始发酸的鼻子,俯身凑近观察鹤丸。短促的温感气息一下一下的拂过鼻樑,细微的气流带动落在脸颊的发丝感觉痒痒的,原本静止不动的眼皮反射性的突跳几下,审神者再定睛仔细的看看,发觉那双漂亮的睫毛确实在轻颤,猛地直起了腰板狠狠地吁一口气。






还以为去污粉有副作用!!!竟然在这个时间点装死吓我!!!鹤爷您能有一天不折腾我吗???






暗中拭泪的审神者心里苦却又不能说,深呼吸几回待心情稍微平伏后,挽起袖子准备一巴掌往那颗白毛脑袋呼过去时,灵光一闪发现自己差点忘记今天是撩刀的好日子!! 火速抽手而回的她意味深远的向仍然装死的鹤丸国永笑了笑。






四周忽然平静下来,即使鹤丸用尽他的侦察力也感觉不到审神者有什麼动作,又不甘心偷偷张望怕破局,可是在紧闭的黑幕后开始浮现出各种不好的可能性,最怀的情况是审神者真的被自己吓昏了,想到这里,愈发不安的鹤丸决定放弃恶作剧,万一审神者有事自己可会自责不已啊!






当鹤丸准备张开眼睛时,耳朵突然被人用指尖沿着形状勾勒,修剪圆润的指甲还轻轻挠刮敏感度极高的边缘,吓得不轻的他完全不敢妄动半分,任由耳尖升起的炽热蔓延出去。






审神者玩味的看着透薄的耳壳渐渐染成粉红,仍然执意装死的鹤丸开始忍不住了,紧皱眉头抿起双唇强忍如蚁爬的微痒感,甚至连缠绕金链的白皙颈项也开始变得粉嫩。鹤丸难耐但又乖巧地接受挑逗的模样令审神者十分满意,她俯下身直往发红的耳边吹了口气






「唔啊啊!!! 主人不要这样!!这...这....耍流氓啊!!」






鹤丸直接炸了,激动得用双手掩着眼在榻榻米上左右滚动,审神者特别高兴,笑嘻嘻的继续调戏






「不要这样?这是你装死吓我的惩罚。」






「唔唔!我们不计前嫌好不好?嗯....太近了....啊女孩子别贴太近这样不对!」






无视鹤丸扭动着身躯希望远离自己的意欲,审神者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呵.....想不到喜欢恶作剧的鹤丸意外是个容易害羞的保守派呢?来,看着我,为什麼这次要装死,玩笑开太大了吧?」






「对不起......主人求您别闹了!」






当然不是想知道答案,而是想看到鹤丸难得一见的窘迫神情,审神者加大力度意图分开他死死地捂住脸的手,鹤丸显然坚决不从,审神者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称得上变态的笑容,决定使出最后绝招




「呐,鹤丸再不乖乖放手的话,我会对你做些很可怕的事唷?」




「呃! 主人您别这样说话!好端端一个女孩子变流氓了谁污染您啊!!」




审神者用拇指指腹抚过鹤丸从剪裁独特的手套所露出来的皮肤,从以前就一直很想这样抚弄这双充满骨感美的手,嫩薄的皮肤隐约透出一丝丝的青蓝色静脉,中指与无名指被柔润的黑皮革包里,馀下的三指却又完全不加掩饰,极白与极黑相衬之下形成强烈的存在感。




随着少女的鼻息愈来愈近,呼吸所带来的微暖落在半裸露的手背上,以为审神者要亲上来的错觉令鹤丸紧张得脑海空白,明明已是遮掩了视线,但仍然紧闭起双眼。






就在此时,审神者张嘴伸出小舌,绷紧的舌尖由食指的根部慢慢舔上,经过稍曲的指节到达淡粉色的指甲,然后徐徐落下一吻,温热软糯的唇瓣也恰好擦过指尖附近的眉骨。






鹤丸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连唔哼声也卡在喉咙,残留在食指那种湿润的触感在脑内被放大,甚至已脑补出她的表情和动作。






兽慾得逞的审神者看着肢体僵硬如冰封的鹤丸,抿一下唇又再度注视另一只手的食指




「再不放手我就继续舔这边了♥」






TBC






啊啊啊!!!!我终於舔了鹤丸的手!!prprprpr




边写边脑补一期猫猫猫已萌炸!向上看着主人露出讨吃的目光,不理会他的话就会侧着小脑袋来蹭小腿撒娇!! 




喵喵喵! 


跪求投餵一期猫!! (*////▽////*)



评论
热度 ( 298 )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