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YOI無法自拔
刀劍沼底,各種雜食,各種排列組合🙆
主三日鶴一期排列組合
藥研男前我嫁
源氏兄弟萬歲
轉lof內喜歡的太太的作品💕


你好,你订的特效去污粉送到了

桃色妄想:

看前三思,本丸有病,脑洞来自评论again


全员反常向,这是一个复仇的故事(ง๑ •̀_•́)ง


感谢 @松尾璃貓 点文,食用愉快ヽ(✿゚▽゚)ノ






「欸....这家人怎麼这样麻烦.....什麼?? 原地转三圈后往左边走五步,然后敲三长两短的暗号.....」


春雨后的闷热潮湿令人不爽,偏偏这个收件人的要求十分奇葩,看看手上的纸又看看缠满杂草的围墙,不知伏在哪儿的蝉儿催促似的鸣叫愈加响亮,烦扰至极的速递小哥不由得火冒三丈,仰头向天大喊


「收件啊啊啊!!!! 亚象逊来送......唔唔!!!」


一阵尘土扬起,眨眼间突然被人从后掩住了嘴,速递员大惊之下猛力挣扎,对方用尽蛮力,柔软纤细的手掌依然死死覆在脸上


「别作声!!! 我是收件人啦!!」


男子闻言立即停止了动作,审神者缓缓放松了力度,神情却依然紧张兮兮的东张西望,确认没有异样的状况后赶紧从速递员怀中抢走纸箱大笔一挥签收了


「帮我看一下风。」


审神者一脸诚恳的拍拍速递员的肩头,然后躲在一边的矮灌木丛窸窸窣窣地拆开包装,把手心大小的罐状物品珍而重之的收好。


在作巫女打扮的少女抬头的一瞬,速递员看见了,她眼里蕴含着勇者无惧的光芒以及嘴角噙住即将复仇成功的笑意。


那个本丸没事吧?


****


整个本丸,只有厕所最安全,大概没有比这个更可悲了吧。叹了口气的审神者背靠木门脱力的滑坐在地上。


想当初婶婶我可是打着“人刀共融‧乐满家园”的旗子希望各派刀们融洽和谐相处,身先士卒把办公室中门大开表示不要见外有事来诉,完美诠释了何为当今现世一流企业最风行时尚的共用工作空间,奉行赏罚分明,不摆无谓的老板架子,大家齐心一致共闯明天。


可惜不知由何时开始连寝室的纸门也被大开了!!! 


害我晚风一吹混身一抖,迷迷糊糊的发现有人钻进被窝!! 吓得我魂窜三尺高,之后定神一看,原来是萨摩耶aka小狐丸,不只卷走了一半被子还毫不客气的大手一抱把自己捻回窝里当暖炉,妈咪啊!! 打死我也不敢动,怕被舔.....


好不容易到天亮,小狐丸终於放开手臂僵硬的我,起床而去。正当我松一口气打算极速补眠时,门又被打开了!! 似乎是早起散步的三日月爷爷,不知道原来他想干什麼但此刻他却紧贴着我不慎露出的后腰,还轻声嗟叹什麼很久没有skin♂ship了。


别说得像欲求不满的旦那!!


事后立即审问小狐丸,他却一脸无辜的说自己只是回应主人的期望,既然主人生活态度都偏向欧美风,那麼欧美家庭的大型犬可以上床睡是常识吧? 美剧不是这样演的吗?


无言以对。


好吧问问三日月为什麼进来抱着我,他竟然愣住了,瞪大眼看着我良久不作声,然后沉重的点点头,看似感触良多的说


「对啊,主殿也到思春的年纪了,发春梦实属正常,老头子我还有幸担当主角呢。」


究.竟.在.说.什.麼.呢??  


现在想起清誉被毁还心生不忿,审神者不禁悲愤交加抱头呻吟一声,不料响起了两下敲门


「主上? 没事吧?」


「没....没事。」


「肚子痛吗? 主上的生理期应该是下星期才对.....幸好还有红糖,主上啊,您换好后开门让我帮您揉揉,不要忍着。」


「不是....生理期。」


整个本丸快要连厕所都不安全了,审神者有点想哭。


烛台切光忠这把刀很暖,照顾周到厨艺又好,只是有时太尽责了,连这样私隐的事也计算得清楚,甚至之前替审神者补衣服时全身的围数也知道了,然后有一阵子餐桌上全是木瓜的配搭,饮料一是豆浆二是牛奶,不喝的话他就好脾气哄着


「主上,女孩子的身材就在这几年决胜负,发育期一过很难追,虽然不是说您胸小但是做个不被男人一手掌握的女性较好,这样才可win win双赢,顺带一提男性心目中的理想是D罩杯。」


虽然没有说错但总觉得这种过份的关怀有点可怕,尽量逼自己不往奇怪的方向想的审神者只好扁扁嘴啜饮豆浆,微笑而半瞇起单眼的光忠暗忖幸好天生侦察值低的主上没发现刚替她做了个全身扫描。


「嗯....那可能是快到,最近您特别喜欢吃甜胸部大概也有点涨痛....」


光忠依然贴心的报告着观察后所得的结果,当然后半句自动调低声量了(笑)


****


审神者兴奋得不能入睡。


刚刚趁厨房正忙碌地准备晚饭的时候,没人发现的空隙之间偷偷地把缺货多时,国外专利版的特效去污粉混进味噌汤,不愧标明是迅速溶解无色无味,看着众人五滋六味的咕噜咕噜的喝下去,感觉大家都被淨化了!


虽然觉得短刀们也喝了好像不太好,但去污要从娃娃开始准没错,反正当作预防也好,日后也能做个正气真汉子! (๑•̀ㅂ •́)و ✧


****


第二天早上审神者睁开眼立即来个深呼吸,觉得空气也像加了十亿个负离子一样清新干淨!  


「主上? 一切安好吗?」


心情特好忍不住手舞足蹈甩头发的审神者急忙刹住了动作,看门外的剪影今天的近侍应该是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这把刀呢,大部分时间是温柔好相处的哥哥,实际上有着隐性调教系白切黑的倾向。


比如有一次万屋里的蜜桃味润肤露售罄了,那就买香梨味吧,当天晚上沐浴后,一期一振过来工作室交报告时也没有异样。


可是第二天浴室内的香梨味润肤露换成了蜜桃味,虽然心里觉得怪怪的但又没理由不用吧? 结果那天一期一振竟然给我吃冰淇淋,要知道他一向都不给我在晚饭后再吃零食,说什麼对消化不好又会对弟弟们做成坏榜样,所以我立即喜滋滋的抢过冰淇淋快速撕去盖子,却看见跪坐在旁的一期一振笑得灿烂,那笑容实在吊诡,我顿时僵住了动作,咽了口口水问道


「有什麼值高兴的事吗?」


「嗯,有啊。」


女生的直觉突然响起警号,像坏掉的弹幕不停显示“别问!! 有好吃的就快吃!!”可惜人类就是犯贱


「能告诉我吗?」


「今晚有我爱吃桃子啊。」


他却莫名其妙的蹦出一句,接着坐近一些把我披散在肩的头发束好,就这样自然地逾过主从的距离安坐在我的左后方


「快吃吧,一会儿融化了就不好吃了。」


我还是纠结,我讨厌不清不楚的答案


「有你爱吃的桃子,那为什麼要请我吃冰淇淋?」


「嗯? 当是奖励吧!」


直至把冰淇淋都吃光光了,忽然一阵冷意袭来我才意识到一期一振很可能是重新换了润肤露的人,他爱吃桃子所以奖励是指我用了蜜桃味的润肤露吧????


他把我当什麼啦!!!


以我狭隘的思想这样“做得对就给予奖励”的形式只适用於调/教!!!


细思恐极!!



沉思半晌,审神者决定试试去污粉的功效是否如广告所说的一样,能把所有污念驱走,恢复用者的纯洁心性,於是走过去把纸门推开了一点


「早安一期,吃早饭了?」


「早安主上,还有十五分钟才....到...吃...嗯....」


一身军服水蓝发色的青年突然支支吾吾别过脸去,露出的颈侧泛起些许淡粉迅速爬上耳根,半藏在碎发之中的耳珠也染红了。


「主....主上....先换...」


似乎用尽力气勉强挤出几只字,却在最后噤声咬咬牙,手搭上门框猛力把门关上。


可惜未能成功。


审神者冒着夹断手的危险挡住了,嘴角扬起了一抹带点疯狂的笑容。


那个一期一振竟然害羞了啊啊啊!!! 


用指尖点了点一期一振攀在门框正发抖的手,他立即如触电般退开,审神者难掩愉悦却又故作慵懒妩媚的说道


「一期哥,怎麼了? 嗯? 」


一直低头的一期一振羞耻得快要哭出来,自己竟然目睹只穿单薄寝衣的主上!! 已不是土下座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属下不对! 不应与尚未更衣的主上会面! 实在污衊了主上的清白! 请刀解了我!!」


审神者闻言捧腹大笑,用指节轻拭去快溢出眼角的泪珠。


去污粉有用! 真的有用! 从未看过如此纯良的一期一振小白兔!! 你们撩婶婶撩得可高兴了,这次我要当回本丸的主人!


TBC


哈哈哈哈龙颜大悦! 可以专心肝刀了!


ヾ(*´∀ ˋ*)ノ

评论
热度 ( 364 )

© 栗栗栗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